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胸都没我大
    ,!

    苏灿走进了会所,这里亭阁楼榭,小桥流水,配上太湖石堆砌的假山上,那座四角亭,以及亭中那个弹古筝的女人,幽幽琴声,别有一番南国文人园林的魅力。

    苏灿和杜贝贝在一个身段妖娆的旗袍女引领下,向着宴会场所走去,穿过回形廊,一栋双层的古香古色的木制建筑出现在眼前。

    小楼看似古典,不过当苏灿和杜贝贝进入其中,却发现内里装饰的极尽豪华,精美的浓彩壁画,耀眼的水晶灯,带着蕾丝花边的窗帘,都透着一股西方建筑华美的韵味。

    中式的外表,配上奢华的西式内里,让这栋小楼透着一股内敛的豪奢。

    虽然宴会还没有开始,不过这宴会厅内,已经不乏客人,这些穿着得体的男女,三五成群的聚拢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着,让这宴会厅形成了一个一个不同的圈子。

    曾经有人说过,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圈子,百万富翁有百万富翁的交际圈,千万富翁有千万富翁的圈子,这或许就是身份决定圈子,因为苏灿看了一眼那些个圈子,里面居然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默默的算计一下自己钱包里没有超过三位数的零花钱,好吧,自己适合穷**丝的圈子。

    “苏少,欢迎欢迎。”正在苏灿将一双眼睛瞄向宴会厅桌上的美食时,一个阴柔的声音满是欢快的响起。

    听着这个声音,原本饿了一天,肚皮扁平的苏灿忽然没有了胃口,扭头就看着宋破军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苏灿眨眨眼睛,看着满脸笑意的宋破军:“咦,你的脸上的巴掌印消了?”

    “……”

    原本满脸笑意的宋破军表情一僵:“苏……苏少开玩笑了。”

    “苏少不敢当,我不过就是一个小职员,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被辞职了,现在是无业青年。”苏灿扯扯嘴皮,表情淡漠的道。

    “被辞职了?”宋破军明显也是一愣,不过接着一脸大喜,“那简直太好了。”

    “……”苏灿眼皮子忍不住就是一跳,看着眼前这个娘娘腔,怎么就有种伸手把这张‘粉脸’抽成猪头的冲动,感情老子被辞退了,你丫的很开心是吧,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注意到苏灿不善的眼神,宋破军赶紧摆手:“苏少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没工作了,我这边正好有个好的工作,或许你会感兴趣。”

    “你给我介绍工作?”苏灿看一眼宋破军,再看看宋破军一侧的大胡子,接着一个白眼,“没兴趣,我那个死鬼老妈给我生了个歪把子,可不是用来当‘搅屎棍’的。”

    于是,宋破军一张‘粉脸’一僵,接着一点点的涨红,而一侧的大胡子,一张脸却是漆烟一片……

    “对了。”原本准备远离这对gay的苏灿脚步又是一顿,扭头看着宋破军,“名爵酒吧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名爵酒吧?”宋破军一脸狐疑的看着苏灿,“名爵酒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怀疑是你干的。”苏灿语气森森的道。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宋破军本能的身子一缩,躲到了大胡子手下身侧,防备着苏灿的偷袭,对于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也是心有余悸。

    “放心,今天我不打你。”苏灿笑眯眯的道,“怎么着这里也这么多人,揍你多丢脸。”

    宋破军松一口气,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儿庆幸:“我……我真的有一件大事找你相商……”

    “苏灿,快……快过来,这盘牛肉简直太好吃了。”宋破军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大呼小叫的声音打断,扭头看着不远处餐桌前正往嘴里塞肉的杜贝贝,‘俏脸’就是一烟。

    苏灿也是一脸尴尬,对着宋破军咧嘴干笑:“不好意思,这家伙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

    说着,不理会嘴角直抽抽的宋破军,转身就急不可耐的向着杜贝贝走去:“你简直太过分了,你……你……居然吃独食!”

    “这是我的,统统是我的。”

    “……”

    宋破军看着不远处,那一男一女抢成一团,完全就是一饿死鬼投胎的姿态,表情也是一片僵硬,不过此时目光也是注意到了坐着轮椅的身影,眼睛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眯,接着脸上又是荡漾起‘妩媚’的笑容,快步的迎了上去……

    王跃虎脸上带着目空一切的傲然,面对宋破军对着笑脸迎上来,也不过就是微微点头示意而已,而注意到不远处,那两个为了一碟肉,你争我夺男女,王跃虎眼底透过一丝不屑:“乡巴佬永远都是乡巴佬,狗改不了吃屎!”

    说着不理会一侧的宋破军,示意酒鬼推着他走向酒宴安静的一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傲气,王跃虎自然也有,身为王家的嫡子,在场又有谁可以配跟他站在一起?就算是宋家那个娘娘腔,也没有这个资格。

    苏灿和杜贝贝两个吃货在餐桌上毫不顾忌的扫荡,终于还是引起了那些故作矜持的名流或怪异,或轻蔑鄙夷的目光,不过这种目光只是短暂的停顿,紧接着,所有目光都好似被吸铁石吸住了一般,落向了大厅门口位置,就连原先躲在清净角落的王跃虎,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投向会所门口。

    有些人注定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就如眼前的苏山,她并没有浑身穿满lv,也没有扛着爱马仕的包包,甚至脸上也没有画着精致的妆容,可是她从踏进大厅的那一刻,就连今晚宴会的主人,都在这一刻失去了颜色,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原本一个个聚集的圈子,在这一刻,都好似被强力磁铁吸住了一般,不由自主的挪向了门口方向,眨眼间就将苏山团团围拢在中央,阿谀奉承之词此起彼伏,以至于宋破军,和此刻刚刚进来的龙图,都被晾到了一边。

    正在努力往嘴里塞着一块鲍鱼的苏灿和杜贝贝目光也是落在了对方的身上,不过紧接着,苏灿的视线再次专注的看着手中的餐盘,好似没有注意到对方一般,反而是一侧的杜贝贝,一双眼睛带着审视,挑剔的盯着对方看……

    “切,有什么了不起吗。”杜贝贝左比右比,最后只有傲娇的挺起胸膛,“胸都没有我的大。”

    “咳咳……”苏灿差点儿被嘴里的鲍鱼呛死,看着一侧杜贝贝那副傲娇的嘴脸,有些忍俊不禁,这丫头……也就只剩下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