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寿礼
    ,!

    苏灿正在低头努力的跟鸭舌较劲,忽然感觉眼前似乎一暗,狐疑的抬起头,就看见端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还有老人身边带着和善笑容的宋破军,以及那些带着或狐疑,或探究,或好奇,或嫉妒的目光的男女。

    苏灿眨眨眼睛,努力的咽下嘴中的鸭舌,抹去嘴角的油渍,小心翼翼的道:“难道……我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我只是很好奇,能够让我们家军儿挂在嘴边的年轻俊杰,到底是何方神圣。”宋老爷子一双眼睛带着探究的打量着苏灿,接着微微的点点头,“脸颊棱角锋芒,此面相本是头角峥嵘之辈,不过双眼内敛,能够忍一时之不能忍……你不是枭雄,就是一世奸雄。”

    苏灿面色微微一变,接着脸上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宋老爷子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小职员,昨天还被炒鱿鱼了,我就是一**丝。”

    “真正有钱的人从来不说自己钱多,只有那些口袋里没钱的人,才会穷咋呼,真正有身份的人,从来不是靠着自己银行卡里的存款多寡体现。”老头子乐呵呵的笑着,似有所指的道,“你很好。”

    “我想,宋老爷子这次是真的看走眼了。”就在一群人因为宋老爷子对眼前这个家伙的评价而讶然不已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王跃虎瞟一眼满脸油腻的苏灿,脸带不屑:“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而已,以前是一个被人玩弄的小兵崽子,现在不过就是一个仰人鼻息的小秘书,这次来这里,完全就是借机混吃混喝。”

    听着王跃虎的话语,周围的一群人看向苏灿的目光,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丝鄙夷,而躲在不起眼的角落,观察着这一幕的钱秧秧,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看着被一群人围观的苏灿,钱秧秧心中莫名的一痛,秘书又怎么样,他们凭什么看不起秘书,就算是秘书,他也是自己一个人的秘书,跟他们何干。

    特别是那个四肢不全的混蛋,凭什么对着苏灿颐气指使,他算什么东西,难道什么时候,残疾人也能高人一等了?

    钱秧秧想要站出来,为他辩解,可是脚却如同被黏在地上一般,难以挪动分毫,而就在这时,一个刁蛮清脆的声音响起:“喂,死残废,你说谁混吃混喝呢!”

    说话的是杜贝贝,此时那只肉呼呼的手里,还抓着一个鸡腿,一双眼睛却满是凶狠的瞪着王跃虎。

    “你们难道不是混吃混喝?”王跃虎脸色阴沉了下来,恨不得撕烂这个丫头片子的破嘴,“今晚是宋老爷子的寿宴,我们都准备了寿礼,你们好像没有准备吧?两手空空的来,不就是混吃混喝嘛。”

    “谁……谁说没有准备的。”杜贝贝梗着脖子道,不过语气中不由有些心虚,偷偷的踢一脚苏灿,“苏大哥,咱们准备的寿礼呢?快拿出来!”

    “……”苏灿就忍不住直抽抽,自己啥时候准备的寿礼呀,哥今晚来了,确实就是混吃混喝来着。

    “怎么?拿不出来的吧?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王跃虎眼底已经涌起一丝得意,一张原本苍白的脸都因为兴奋而涌起一丝不健康的酡红,而看着这一幕,一群围观者也是忍不住指指点点起来。

    苏灿暗自咬牙,恶狠狠的瞪一眼挑事的王跃虎:“谁说我没有给老爷子准备的?我……恩,这次听说宋老爷子八十大寿,我专门去苏杭的灵隐寺,求高僧开光了一道护身符。”

    说着,苏灿随手从身上摸出一张黄橙橙的纸条,上面用朱红勾勒着繁杂的纹路,看的周围一群人都是一愣一愣的,而苏灿却是满脸肉痛:“老爷子,这张符可是我花了两百万才求来的!”

    “噗……咳咳……”正在喝橙汁的杜贝贝差点儿没有被呛死,抬头看着苏灿满满真诚的模样,杜贝贝都有些看不下眼了,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明显睁着眼睛说瞎话!

    “好,好,你有心了。”老爷子一张褶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居然亲手从苏灿手中取过了那张黄纸,小心翼翼的叠起,而后贴身放在胸口兜里。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周围围观的一群人心中都是懊悔不已,没有想到宋老爷子居然信佛,一张鬼画符似的玩样儿,都郑而重之的放在胸口,要知道他们先前送的那些字画寿礼,哪个不值个几百万?可是宋老爷子连看都不看一眼。

    轮椅上的王跃虎脸色难看,心有不甘的道:“宋老爷子,你可别被这个家伙给欺骗了,别是这家伙随便在街头找个算命的神棍随手画的呢。”

    听着王跃虎的话,即便是对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杜贝贝,也是忍不住想要点头附和,那玩样儿,却是是从那个神棍和尚手里得到的,而且没花一分钱。

    “心意不在贵贱,心意到了,我能感觉得到。”宋老爷子淡淡的看着王跃虎道。

    王跃虎还想说什么,不过宋老爷子目光已经落在了一侧的宋破军身上:“军儿,你们两个,以后要多亲近亲近。”

    “是的,爷爷。”宋破军恭敬的弯腰道,接着对着苏灿微微的点头示意,这让苏灿忍不住就是一脸的腻歪,自己对娘娘腔可没有兴趣,如何亲近?自己又不是他身边那个喜欢给他当搅屎棍的大胡子……

    不过苏灿心中真的很好奇,难道宋安被自己踢爆了老二,还有自己跟宋破军之间的矛盾,这个老头子就不知道?

    苏灿观察着老头的表情,还有眼神,却没有看出丝毫的异样,如果是装的话,那这个老头也就太危险了。

    最起码自己做不到自己孙子被人踢爆了二弟,自己还能对愁人笑脸相迎的。

    “唉,老咯,只是几句话,就没有了精神。”宋老爷子好似没有注意到苏灿探究的眼神,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态,满脸歉意的对着四周的客人拱拱手,“军儿,给我好好的招待贵客,我这个老头子,先去休息室休息,大家不要拘束,今晚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