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我要你靠近她
    ,!

    “什么!”宋破军瞪大了眼睛,好似听错了一般,难以置信的瞪着苏灿。

    “我说……我要五五分账!”苏灿脸上闪过难以抑制的贪婪,“我要之后那个什么新能源百分之五十的股权。”

    “这不可能。”宋破军如同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一脸坚决的道。

    “那就是没法合作咯。”苏灿耸耸肩膀,转身就向着水榭外走去,“不过你今晚这个提议不错,回头我跟龙家合计合计,或许人家会答应……”

    “等等。”听着苏灿的话语,宋破军眼皮子一跳,看着苏灿的背影,他唯有咬咬牙,“我能够最多……给你百分之零点五的股权……”

    “四六分。”

    “不可能。”

    “三七?”

    “……”宋破军脸色铁青,“你应该明白,这里面关系到各方的势力,我能给你的极限只有百分之零点五,你不要小看这零点五,如果新能源投入市场,他产生的利润可以说是真正的万亿计,苏家的东电很牛是吧?昨天大盘收盘,它的总市值达到了九千亿,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个新能源比之东电,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灿停住了脚步,扭头看着宋破军眼中绽放的光芒,微微皱眉:“一成!”

    “这是我的底线。”看着宋破军还欲再言,苏灿冷声的道。

    宋破军犹豫了许久,最终咬咬牙,点头道:“成交。”

    苏灿乐了,笑眯眯的凑到宋破军面前,看着一脸肉疼的宋破军,忍不住挤兑的挤挤眼睛:“你或许该坚持一下的,说不定百分之零点五,我也会同意呢?”

    “……”宋破军眼皮连跳,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自己四十二码的鳄鱼皮鞋扣这个家伙那张欠抽的脸上!

    宋破军咧着僵硬的表情:“你赢了。”

    “那既然合作……”苏灿坐在水榭边栏上,“那我我该怎么做。”

    “想办法靠近钱秧秧,然后俘虏她的芳心。”宋破军开口道,“追女人的戏码,不需要我教吧?”

    “靠近钱秧秧?”苏灿乐了,“你还没睡醒么?知不知道她身边现在有多少个保镖护着?”

    “一百零三个。”宋破军看着苏灿道,“一共分两组,领队是蔓玥,两组24小时交替保护。”

    “一……一百多个。”苏灿一脸夸张的表情,“娘娘腔……不,宋大少爷,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我虽然是能打,但是也不可能打得过一百多号人……”

    “我不是让你去打!”宋破军转身看着水榭外的夜色,“后天,钱氏集团会面向社会召集一批保安,你只需要去应聘就对了!”

    苏灿一脸讶然,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让自己做的,居然是去钱氏集团应聘保安。

    宋破军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妩媚’了:“以后同在一栋大楼,想要靠近她,你总会有办法了吧?而且,我相信,就算你不靠近她,她发现你之后,也会主动的靠近你。”

    “……”

    苏灿愕然的看着宋破军,没有想到这个娘娘腔居然如此揣透人心!

    不过想到他可以跟她同一个公司,虽然不再是那个小秘书,同在一间办公室,但是最起码可以经常在眼皮子地下,而且这不正是木槿把自己炒鱿鱼,想要的结果?

    简直一举两得!

    看着宋破军一脸郑重的表情,苏灿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就确定我能够应聘成功?而且,你怎么知道对方后天就一定会招聘保安?”

    “这个就不是你该考虑的了。”宋破军一脸冷漠的道,“你只需要按要求做就行,之后的行动,我会通知你。”

    苏灿摸摸鼻尖,笑眯眯的道:“看着你这张臭脸,真想抽你。”

    于是,宋破军脸色的冷漠就再也无法保持得住了,他还真怕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下一刻真的会一巴掌上来,这家伙可是有前科的。

    “算了,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苏灿转身离开了水榭,“记住,以后不要用这种命令的口气,那样我会抽你……恩,不要再跟我玩小动作,名爵的那个女人如果有意外,我会杀人的,还有……别说不是你干的,不管是不是你干的,她不能有事,我只认定你了。”

    “……”

    “奥,对了!”苏灿又停住了脚步,扭头对着宋破军笑眯眯的道,“今晚送给你爷爷的寿礼,老贵了,你看……能不能折现?”

    宋破军脸色一烟,满是愕然的看着苏灿,这个混蛋,还有一点点羞耻心吗?

    看着苏灿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宋破军语气有些不爽的道:“多少钱。”

    “不多不多。”苏灿搓搓手,“也就四百万。”

    “多……多少?”正掏钱包的宋破军动作一顿,接着眼珠子差点儿没有掉出来。

    “四百万。”苏灿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刚才没开玩笑,那玩样儿真的是一位高僧开过光的,要不,看在熟人的面上,给你打个9折?算你五百万?”

    “……”宋破军感觉自己的脸上就好似打了玻尿酸一般,僵硬的好似不是自己的了,你丫的,还能不能再要点脸,你丫的,数学体育老师教的!

    “难道我的折扣还不够心动?要不给你个大大的折扣?”

    “我给。”宋破军赶紧打断眼前这个家伙没有底线的无耻,“回头我送你府上。”

    “什么府上不府上的,你们有钱人就是讲究,回头送我家里就行。”苏灿乐的咧嘴露出一口的大白牙,心情大好,扭头就走,没想到一张破黄纸,居然都能够卖出这价钱,果然有钱人都是人傻钱多。

    苏灿走了,不过水榭里的宋破军一张脸却比夜色还烟,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不过想到先前苏灿的威胁,他忽然有点儿后悔自己出的那步馊棋,好好的,让龙家去对付那个女人干什么,现在他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便宜,还惹了一身骚。

    现在他不但不能动那个女人,而且还要保证那个女人不被别人动!

    不过同样今天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这个姓苏的点头同意了,虽然付出的代价大的让他肉疼……

    饶过了回形走廊,身后的水榭已经遮挡在一片垂柳之后,而原先带着轻佻笑意的苏灿,脸上却是一点点的冷漠了下来,果然宴无好宴,宋破军好好的请自己来参加这个寿宴,主要目的还是先前水榭中所交谈的那些吧。

    而从对方能够准确的报出钱秧秧身边的保镖人数,能够准确知道钱秧秧公司的招聘事宜,而且能够保证自己被录取,这其中,说明了什么?

    说明不知不觉间,钱秧秧的那个钱氏集团,早就被宋破军渗透了。

    想到从之前恐袭,钱宇恒的重伤昏迷,到现在宋破军主动找上自己,一步一步都好似被精细计算过一般,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烟暗中掌控着这一切!

    不过,既然对方找上自己,自己就将计就计,最起码自己这样可以在钱秧秧的身边,能够更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想到钱秧秧当初抬起枪那一刻眼底透出的绝望灰败,想到昨天在佳人服饰大堂,钱秧秧目光看向自己是透出的那股令人心碎的灰暗,苏灿莫名的烦躁,沉沉的吐一口气,转身就准备回宴会厅,带上杜贝贝准备回家。

    不过刚抬脚转过一个廊角,阴暗的荷花池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却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让原本走路的苏灿脸上也是止不住的一变,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

    “她……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