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你不要脸……
    ,!

    蔓玥那彪悍的攻击,让苏灿也是忍不住呲牙,眼看着衣领就要被揪住,那一膝顶落实的话绝对不好受,万一这女人要是恶毒点,膝顶往下移一点点,估计几代单传的老苏家就要断后了。

    于是,趁着那一膝盖落实,苏灿身子滑溜的躲开对方的擒拿,就准备溜之大吉,这女人惹不起,自己还躲不起?不过苏灿的退路却被徐进中和那群手下拦住,从对方戏虐的眼神中,分明看出了那群家伙的幸灾乐祸。

    眼见蔓玥再次凶狠的冲来,苏灿忍不住翻白眼:“喂,你可别逼我动绝招!”

    “有什么绝招,尽管放马过来!”

    蔓玥不依不饶的冲来,一把抓住自己的衣领,又是恶毒的一个膝顶,这让苏灿忍不住恶向胆边生,这是你丫的逼我的!

    苏灿不理会对方凌厉的膝顶,呲牙咧嘴的伸手就抓向对方紧凑而傲然的山峦……

    于是,蔓玥凶狠的攻击就是一僵,眼看着对方那双鬼爪就要落在自己的禁地上,原本抓着对方衣领的手终于还是松开了,而身子更是狼狈的退了回来,注意到对方那不怀好意的笑脸,蔓玥忍不住面红耳赤,双目冒火:“你……流氓!”

    “看你说的。”苏灿好整以暇的收回手,看着蔓玥喷火的眼睛,忍不住挤挤眼睛,“是你说让我别把你当女人的。”

    说着,苏灿还不忘把手放到鼻子边狠狠的嗅一嗅,虽然没有碰到,不过依旧香气逼人……

    苏灿这暧昧的动作,简直就像是导火索,直接让蔓玥爆了,娇喝着冲向苏灿:“你……找死。”

    “看我猴子偷桃。”

    “不要脸。”

    “再来一招烟虎掏心。”

    “呀……”

    “准备好咯,少林龙爪手要来啦……”

    “¥%#@……”

    蔓玥感觉自己快崩溃了,眼前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一个没法下手的刺猬,自己没有占到便宜不说,还要时不时的躲避对方臭不要脸的咸猪手。

    而原本在一侧准备看好戏的徐进中一群人,脸色却是在这一刻烟如锅底,眼神更是阴沉如冰……

    “老大,要是我,绝对不能忍,这混蛋居然敢占嫂子的便宜,简直胆子肥了。”

    “就是,老大,要不要咱们一起上,废了这家伙。”

    “闭嘴。”徐进中一双眼睛喷火的看着正对着蔓玥上下其手的混蛋,要知道,即便是自己,都没有在蔓玥身上占过这种便宜,没想到被眼前这个第一天来的家伙捷足先登了。

    徐进中咬牙切齿,语气森森的道:“等一下我亲自来!”

    “老大威武。”

    “老大霸气。”

    一时间,阿谀之词滚滚,而原先还在一侧鬼哭的唐明,此刻却同样是一副见鬼了似的表情,见苏灿把人家钱总裁贴身女保镖欺负的团团转,更是忍不住就对苏灿佩服的五体投地,你看把人家小姑娘给躁的,那什么猴子偷桃,烟虎掏心,简直太不要脸了。

    “不打了。”蔓玥终于还是受不了了,跳出战圈,只是一双眼睛不甘的瞪着苏灿。

    苏灿颇有一些意犹未尽的收回手,好似没有注意到蔓玥喷火的表情一般,满脸回味状:“恩,胸肌不错。”

    “你!”蔓玥一张脸瞬间绯红,想要把眼前这家伙揍趴下,可是有没那个能耐,只能娇嗔的跺跺脚,“你给我等着。”

    “以后需要陪练,记得找我哦。”苏灿笑眯眯的对着蔓玥挤挤眼睛,接着转身在唐明膜拜的目光中,就准备离开健身房,不过苏灿脚步刚抬起来,原先稀稀拉拉的散落在四周的一群家伙已经齐刷刷的挡住了去路。

    “几个意思?”苏灿停住了脚步,扭头瞟一眼徐进中,漠然的道。

    徐进中上前一步,扯扯嘴角,脸上一丝笑容都欠奉:“正好,我现在也缺一个陪练,我觉得你就不错。”

    “对不起,我对男人不感兴趣。”苏灿想都没想的回绝,扭头瞟一眼此时被眼前这阵仗下的两条腿如抖筛的唐明,“我们走。”

    “站住。”徐进中眉头一皱,一脸冷傲的瞪着苏灿,“我现在像你挑战,你敢不敢接。”

    “不敢!”

    徐进中就感觉自己胸口被人打了闷拳,憋的死去活来:“你还是不是男人!”

    “呃,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钱总。”苏灿摸摸鼻子,笑眯眯的道。

    听着苏灿的话语,徐进中忍不住就是一愣:“你是不是男人跟钱总有什么关系?”

    “因为她见过我男人的本钱。”苏灿一脸羞答答的道。

    “……”徐进中一张老脸瞬间僵硬成一团,而唐明一张香肠嘴都长成了o形,而蔓玥却是在一侧咬牙切齿……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今天我就代钱总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徐进中正气凛然的吼着,接着壮硕的身子就冲向苏灿,抬手一个肘击凶狠的冲向苏灿的脖颈。

    看着这一幕,一侧的蔓玥脸色就是一变,她没有想到徐进中这家伙一出手就是这种凶招,虽然明知道苏灿身手不错,可是如果这一招落在普通人身上,非死即残。

    对于徐进中这种不留余地的行为,蔓玥心中也是非常的不喜。

    而面对徐进中不留余地的攻击,苏灿脸色也是微微一沉,说实话,他从今天进入保安部开始,好似没有得罪过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想要在蔓玥面前表现自己,苏灿并不反对,可是这个家伙不该拿着自己当踏板。

    说实话,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满脸军人而又正气,苏灿对这个家伙挺顺眼的,可是从这家伙此刻的所作所为,却让苏灿忍不住看轻他。

    如果因为自己欺负了他喜欢的女人,让他不爽,想要教训自己,那么苏灿会人为理所当然,男人嘛,谁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摸来摸去?

    可是这个家伙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扯出钱秧秧这个虎皮,说什么带钱总好好教训自己,纵然长的满脸正气,也不过是鸡鸣狗盗之徒。

    而且好似为了在蔓玥面前耍帅,身子还高高的弹起,这种华而不实的动作,如果再战场上,苏灿有数十种方法可以一击必杀。

    眼看着对方凌厉的肘击,就要落在苏灿的脖颈上,在所有人目光中,原先面对蔓玥都跳来跳去躲避的苏灿,这一刻却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徐进中的一群手下已经忍不住鼓掌叫好,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苏灿的脚闪电般的踢出,一脚如臂使指的点在对方的腋下肋骨上……

    于是,在空中飘飘然的享受着手下鼓掌叫好的徐进中,如同被子弹击中一般,一道钻心的巨痛,让他甚至来不及惨叫,整个身子就轰然倒飞而回,狠狠的砸在地上。

    原本的轰然叫好声戛然而止,一时间,整个健身房静谧的可怕,所有人都表情僵硬的看着倒在地上,此时正吐的撕心裂肺的徐进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