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怨恨之心
    ,!

    那群对徐进中马首是瞻的保安一个个表情怪异。

    秒……秒杀?

    看着倒在地上干呕的撕心裂肺的老大,他们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对于自己头儿的身手,他们可是有目共睹,平日里甚至能跟董事长身边的那群牛人交手的存在。

    要知道董事长身边的保镖,可是真正的精锐,他们就亲眼见过那个叫李毅的家伙,随手把镀锌六分管掰成u型。

    而自己的头儿,居然连人家的毛都没有碰着,就被人家一脚踹飞了,这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

    一侧原本担惊受怕的唐明,同样是惊的下巴差点儿没有掉下来,不过看着徐进中那狼狈的下场,他就忍不住暗自得意,这段时间,他可是没少受这个徐进中的气,有几次也被这家伙当沙包一顿胖揍,现在能够看到这家伙倒霉,他就感觉浑身所有毛孔都透着舒爽。

    啪!

    苏灿站在干呕的徐进中跟前,随手点燃一根烟,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家伙:“还以为是个高手,也不咋地嘛。”

    原本干呕的徐进中就感觉自己心窝子被狠狠的捅了一刀,他想要爬起来跟眼前这个家伙拼命,可是不知为什么,浑身上下却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使劲来,腋下肋骨更是一阵阵火辣辣的巨痛,让他只能这样屈辱的倒在对方的脚跟前,特别是蔓玥就在一侧,这让他丢尽了脸面,而对这个让自己出丑的家伙更加怨恨到骨子里:

    “你这种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场。”徐进中咬牙切齿的道,如果刚才自己小心一点点,自己怎么可能会被人家那一脚踹中。

    “嗤!”苏灿忍不住咧嘴,看着徐进中涨红的脸,真不明白这家伙从哪里来的勇气。

    苏灿懒的理会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转身就向着门口走去:“唐明,我们走。”

    “好嘞。”唐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接着就满脸堆笑,屁颠屁颠的跟在苏灿的身边,注意到那群平日里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保安此刻忌惮的眼神,浑身肥肉的唐明腰杆都忍不住挺直了几分。

    “你这个孬种,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你是个废物。”徐进中看着苏灿的背影,愈发确定刚才那一脚是个意外,这个家伙这是不敢应战,于是他叫嚣的愈发的起劲儿了。

    而且他发觉自己酸软四肢的力量又慢慢的在恢复,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一定把这个混蛋翔给打出来。

    苏灿脚步一顿,扭过头来,扫视一眼那些表情怪异的保安,没有理会地上叫嚣的徐进中,淡漠的道:“还有,以后我们二队不会再管健身房的卫生。”

    一群一队的保安静谧异常,唯有徐进中依旧在恼羞成怒的叫嚣。

    蔓玥眉头微皱,对于徐进中的作为,她心中也有些不喜,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自知之明,把别人的不屑当做怯弱,这种无知才可怕。

    “算你小子走的快,要不然,老子非要把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徐进中四肢终于完全恢复了力道,从地上弹起来,小心翼翼的瞟一眼蔓玥,而后对着已经空荡荡的大门方向,满脸凶狠的道。

    蔓玥皱皱眉,忽然失去了训练的兴致,抬腿就准备离开。

    “蔓玥,你这是要走?”徐进中脸色一变,“咱们还是开始热热身吧,不要被那些不相干的人坏了兴致。”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有心情。”蔓玥不理会身边讨好的徐进中,径直离开了健身房。

    看着蔓玥妖娆的身段消失在视线中,徐进中一张脸却是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斗大的拳头握的吱吱响,最后凶狠的一拳砸在身侧的沙袋上,数百斤的沙袋被轰的高高荡起:“苏灿!”

    ……

    “喂,你等等。”带着怒气的声音在狭长的走廊显得格外的清冷。

    原本正满脸兴奋的唐明脚步一顿,扭头就见身后正面无表情的蔓玥,忍不住就是一缩脖子,如果说对于徐进中,唐明说实话是看不起人家的,但是这位姑奶奶可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这是他表舅千叮万嘱过的。

    苏灿也是停住了脚步,狐疑的看着蔓玥:“有事?”

    蔓玥强忍着怒火,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我有事想问你,你现在有空吗?”

    “呃……没空。”苏灿摸摸鼻子,接着一揽唐明肥胖的脖子,满脸暧昧的笑,“唐明说皇家一号来了一批俄罗斯的小姑娘,啧啧,大腿又细又长,正准备邀请我去研究一下俄罗斯的炮架……”

    “呃……”唐明眨眨眼睛,自己有说过?

    “你!”原本露出笑脸的蔓玥俏脸就是一冷,手一晃,许久不见的小刀又在指尖上调动,一双眼睛已经凶狠的登向了一侧的唐明。

    唐明一个激灵,立马抖动着浑身的肥肉,很不仗义的把身边苏灿给出卖了:“我没有,我下班不准时回家,老婆要罚跪搓衣板。”

    唐明送给苏灿一个歉意的眼神,接着浑身的肥肉就抖成一团,身子跟个肉丸子似的滚向了走廊的尽头……

    苏灿愕然的张大嘴巴,接着扭头看着一脸凶相的蔓玥,咧嘴干笑!

    “你怎么来这里了?”蔓玥冷声的道。

    “看你说的。”苏灿立马苦着一张脸,“我被木槿炒鱿鱼了,总要赚钱养家糊口,难道这里还规定不准我来不成?”

    “真的?”

    “百分百的真,比珍珠还真。”苏灿一脸严肃的道,接着脸上又堆着笑容,“我现在能不能走了?”

    “不能。”蔓玥一脸酷酷的道,“你跟我姐是什么关系?”

    “你姐?哪位?”

    “你!”蔓玥嗖的一声,锋利的小刀就抵在了苏灿的脖子上,皮衣皮裤包裹的身子几乎压在了苏灿的身上,“别给我装傻,我说蔓婷那个女人,你跟她什么关系?”

    “你说她呀。”苏灿小心翼翼的伸手挪开脖子上的匕首,接着眼珠子一转,“对了,你现在不去保护钱秧秧,怎么在这里?”

    “别转移话题。”蔓玥小刀又是一紧。

    苏灿暗汗,接着瞪大眼睛看着蔓玥身后:“我靠,徐进中,你丫居然裸苯……”

    蔓玥脸上一僵,愕然的扭头,身后哪里有徐进中,再转过身来,却只看到苏灿溜之大吉的背影,只气的磨牙霍霍,不过心中却是对他跟家里那个老女人的关系愈发的好奇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