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失去的还能回来吗
    ,!

    “是,院……院长,我……我这就去安排。”胖女人整个魂儿都要被吓出来了,她没有想到对方通知的居然是这所医院的院长,而且看着眼前院长大人那副小心翼翼表情,可以想象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该有多高?

    一想到这里,她就感觉自己前途一片烟暗,偷偷的看一眼那个年轻人,让她松一口气的是,对方根本没有要‘告自己一状’的意思,这让她颇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更多的是暗自告诫自己,回头一定要把那个女人当祖宗供着。

    杨刚冷着脸吩咐完,再次转过脸面对苏灿的时候,脸上又一次堆满了笑容:“您放心,我们医院向来以救死扶伤为天职,这是我带来的医院最精锐的医疗团队,他们会全力救治这位……恩,女士!”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杨刚怒气冲冲的训斥着身边那些白大褂,“没看到病人现在身体虚弱吗?我告诉你们,要是这位女士有个意外,你们这群人都给我滚蛋。”

    看着杨刚在一侧训斥的满嘴唾沫星子飞溅,一群白大褂搀扶着林芷晴的母亲,那毕恭毕敬的姿态,简直像是清宫里面的太监伺候娘娘一般。

    或许,这就是权势的魅力吧。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对方会这样低三下四?虽然他也明白,对方之所以如此低三下四,完全是因为宋破军的原因。

    “好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怪辛苦的。”苏灿漠然的看一眼一脸义正言辞的训斥着的杨刚,扯扯嘴角道。

    “咳咳。”杨刚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接着又满脸赔笑,“苏先生,您放心,这位女士的病,包在我身上,医疗费什么的……恩,我们医院鉴于她们家庭困难,我做主,给她们全免了。”

    苏灿眉头微皱,脸上却没有应该有的欣喜:“你这是看不起我?”

    “呃!”原本‘豪情万丈’的杨刚不明白身边这位小祖宗又怎么了,自己难道做错了?

    “该收的钱,我们一份不会少。”苏灿漠然的瞟一眼杨刚,“当然,我需要你们尽全力救治她,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下次会不会再去跟杨公子好好亲近亲近。”

    苏灿摸摸鼻子,脸上的笑容却让人有种森然的感觉:“恩,几天不见,倒是甚是想念。”

    “……”杨刚吓的浑身就是一个哆嗦,自己那个儿子虽然不争气,可是那可是自己杨家的独苗啊。

    杨刚心里暗暗的下决心,为了不然这个混蛋跟自己儿子‘亲近’,自己一定要眼睛时时刻刻的盯着那个女人,一定不能让对方出意外。

    苏灿没有再去看杨刚那张僵硬别扭的脸,随着那群簇拥着林芷晴母女的医护人员向着准备好的豪华病房而去。

    有宋破军那张虎皮,他不怕杨刚敢玩什么猫腻,果然,给林母准备的病房堪比五星级酒店,一群特护忙前忙后,简直比伺候老佛爷还上心,虽然苏灿对林母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她毕竟是林芷晴的母亲,他不希望她伤心。

    安顿好一切之后,苏灿和林芷晴才离开了医院,虽然已经是深夜,不过明珠的街头已经车水马龙,两侧高档的酒店大厦,依旧灯火通明,街道两侧,人头涌动,忙碌一天的白领们,在这夜晚脱掉拘束的工作装,换上漂亮的衣裳,开始多姿多彩的夜生活。

    行步人群中,苏灿和林芷晴两人沉默不语,这座城市无尽的繁华,好似跟他们无关。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苏灿犹豫许久,终于还是鼓起了涌起,接着昏暗的光线,伸手一把拉住了那冰凉的小手。

    小手一僵,紧张的想要挣脱,可是那里能够摆脱苏灿有力的手掌。

    最终,那只小手好似认命了一般,停止了挣扎,乖乖的任由苏灿拉着,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静静的向着城中村的租房走去……

    在战场上,面对枪林弹雨都面不改色的苏灿,在这繁华的夜色下,心却紧张的好似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轻轻的拉着那柔弱无骨的小手,那一瞬间,苏灿有种回到七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夜路上偷偷拉着她的手时的那种悸动。

    七年的隔阂,一朝冰释,苏灿的心中却五味陈杂,这或许就是天意弄人吧,对于林母,苏灿心情复杂,如果说恨,他可以说对这个始作俑者恨之入骨,可是如果没有七年前那次意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他。

    她毁了自己,同时也成就了另外一个自己。

    一路沉默,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那栋小楼前……

    夜色下的小巷,昏黄路灯下,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许久的沉寂,最终,林芷晴轻轻的抽回了手,低着头,一双眼睛没有去看一侧的苏灿:“我……我要回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等等。”看着擦肩而过的林芷晴,苏灿声音嘶哑的开口,接着,一把拉过那娇弱的身子,狠狠的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恨不得将那个身子紧紧的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中。

    嗅着那发丝间熟悉而陌生的茉莉花香,苏灿满心愧疚:“对不起!”

    林芷晴吃力的推开了苏灿,仰起头看向苏灿的时候,已是双眼通红,一脸惨然的笑:“你说……过去的,还能回来吗?”

    苏灿僵硬当场,是啊,七年了,过去的真的还能回来吗?

    不过,看着芷晴那惨然无助的表情,苏灿心如针扎般的疼:“是我的错,当初都是我的错,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好吗?”

    林芷晴看着苏灿,沉默不语,只是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般,颗颗滚落,最后还是无助的转身:“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苏灿没有挽留,看着她走上楼,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苏灿才轻声的开口:“不晚,七年前,我错过了,这次我不想再错过,如果可以,我就用下半辈子来赎罪吧。”

    不过,苏灿话语刚落,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漆烟的小巷尽头,突兀的传来,却让苏灿眉头忍不住一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世上多痴儿怨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