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再遇和尚
    ,!

    苏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昏暗的小巷中,一个精光倍儿亮的光头落入视线中……

    “是你!”苏灿心头莫名的一跳,眼前这个好大光头,赫然正是那日机场碰见的那个古怪和尚。

    依旧是一身脏的已经开不出颜色的僧袍,依旧是那张好似慈眉善目的脸。

    虽然从那晚寿宴之后,苏灿就隐隐感觉到这个古怪的和尚会找上门来,却没有想到两人会在这样的场景下碰面。

    “施主,我们又见面了。”老和尚一个稽首,“看来施主是跟我有缘。”

    看着对方那张脸,苏灿嘴角就忍不住一抽,谁跟你有缘,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光头暗中跟踪自己,不过自己居然至始至终没有发现,这让他对眼前这个和尚也是高看了几分。

    不过,苏灿可没有要跟这个和尚扯皮的意思,而且眼前这个和尚,总给他一种古怪看不透的感觉,所以此刻也没有心情在这里伤春悲秋,径直转身向着自家的方向走去,不过对方并没有就这样放弃的样子……

    “施主,痴情苦,无情苦,何不半依卧佛,青灯常伴,依旧解脱?”

    “……”苏灿眼皮忍不住开始跳,我忍……

    “花落入水水无痕,风起逐云云无踪,世间万物强求不得,我看你跟我佛有缘,特来渡你出家,不如跟我远离这凡尘俗世,才得大自在……”

    “……”我再忍……

    “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面对耳边叽叽歪歪如同蚊蝇似的声音,苏灿咬牙切齿,转身对着身边的死秃驴就是一顿拳脚相加:“去你大爷的跟你有缘,去你大爷的回头是岸,我让跟踪我,你个死光头,贼秃驴。”

    “阿弥***陀佛,打人不打脸……”

    “去你吗的……”

    “你可以侮辱我的灵魂,身体,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妈,我妈何辜……”

    “我去年买了个表。”苏灿忍不住翻白眼,看着护着脑袋,缩在墙头的秃驴,却只能一脸凶狠的威胁,“别再跟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苏灿转身就走,走了一段路,偷偷的扫向身后,发现那个和尚居然真的没有追上来,这让苏灿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隐隐有些怪异,他总觉得事情似乎并不会就这样结束,他也不明白,那个和尚怎么会突然黏上自己。

    他可不会信对方说自己跟佛有缘那样的狗屁废话,而且他从来不信佛道那套鬼神之说,现在那些佛道名山寺庙,都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场所,哪里真有那些所谓的得道高僧?

    一路脚步匆匆,苏灿回到了家中,小刀依旧没有回来,杜贝贝也不见踪影,这让苏灿也是止不住皱眉,小刀夜不归宿也就罢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小小年纪,居然也敢夜不归宿?

    苏灿摸出手机,正准备给这个不良少女打电话,却见房门打开,杜贝贝满是欢喜的走进房间,接着转身,满脸恭敬的对着门外道:“大师,您请进。”

    “呃……”

    当苏灿看着灰头土脸,却非要摆出一副得道高僧模样的家伙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的时候,苏灿惊讶的下巴差点儿没有掉下来。

    “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和尚扯扯淤青的嘴角,对着苏灿一个稽首道。

    “……”

    就在苏灿眼珠子乱转,在家里寻找趁手的家伙的时候,杜贝贝已经满脸惊喜的凑到苏灿的面前:“苏灿,你是不知道,大师简直神了,刚才他跟我说今晚我有血光之灾,就在刚才,我差点儿被楼上不知道哪个缺德带冒烟儿的家伙丢下的卫生巾糊脸上了,幸好大师帮我挡过一劫。”

    “装神弄鬼而已……”苏灿咧咧嘴,一双眼睛不善的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什么装神弄鬼,上次他说你有血光之灾,你果然就受伤了。”杜贝贝此时可是满脸绽放崇拜的光彩,这让苏灿很是吃味儿。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于是,苏灿又忍不住在家里寻找趁手的家伙,不过身边的杜贝贝已经窜到了和尚身边,“大师,你算命算的这么准,要不给我算一算?”

    “女施主想要扯哪方面?”

    “爱情。”杜贝贝突然有些扭捏起来。

    老和尚一脸严肃的打量着杜贝贝,看着那副表情,倒是让苏灿也忍不住好奇起来,接着,就看着老和尚眉头微锁,正在杜贝贝忍不住心都提起来的时候,突兀的,一声沉长的咕噜声打破了客厅里凝滞的气氛:“咳咳,女施主可否施舍碗素面?贫僧已经几日未饮食……”

    “大师真可怜,您等着,我亲自给你下厨。”杜贝贝满脸同情的道。

    倒是让一侧的苏灿大奇,没有想到这丫头片子居然还会做饭?

    不过紧接着,苏灿就瞪大了眼睛,脚步已经偷偷的往自己房间里挪,看着厨房里冒出的滚滚浓烟,他已经开始同情这个老和尚了。

    特别是瞪着花脸猫似的杜贝贝端出一碗五颜六色的面,上面还摊着一个焦烟看不出颜色的玩样儿,苏灿就忍不住暗自哆嗦,这丫头太狠了,自己揍和尚顶多受伤,这丫头是要和尚的命呐。

    “大师,您快趁热吃,吃完好给我算算爱情。”

    “咳咳,贫僧忽然发现不饿了……”

    “大师,你可别客气,赶紧吃,这可是人家小丫头的心意。”苏灿已经乐不可支,能够看到这个死秃驴出丑,他心里就一阵大爽。

    “咳咳……那个……”和尚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杜贝贝,“刚才我突然掐指一算,你让我算的爱情,颇有些不妙。”

    “什么。”虽然明知道和尚是借故转移话题,不过还是很快吸引了杜贝贝的注意到,满是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和尚道。

    “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和尚有开始一脸神棍的表情,“痴情苦,无情苦,痴情多累无情苦,小丫头,有的时候,要学会放手,不若跟我远离这世间凡尘……”

    于是,苏灿就忍不住满脸肌肉都开始跳,这神棍怎么见个人,就想让人家出家,看样子是准备把他们几个一起打包带走的节奏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