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狗改不了吃屎
    ,!

    不过林志坚的手还没有碰到眼前这个混蛋,自己肚子上已经中招,那大脚丫子传来的力道之下,林志坚整个身子狼狈的扑倒在地上,紧接着就抱着肚皮撕心裂肺的干呕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显然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大堂保安,居然把公司第二股东的儿子一脚丫子踹翻在地了,这胆子也太肥了。

    徐进中也是一愣,不过让他发楞的不是苏灿敢对林志坚动手,而是苏灿的动作太干净利落了,腿一抬一收,上半身连一丝丝摇摆都没有,原先还张牙舞爪的林志坚,就已经趴在了地上,徐进中自问自己或许可以做到这样利索,但是绝对做不到对方那般的风轻云淡。

    而就在徐进中愣神的功夫,身后不远处的公司高层专用电梯门打开,装饰别致的电梯内,一行人簇拥着一个女人缓缓的走出……

    女人一身干练的白领装,将整个人衬托的干净而利落,唯一遗憾的是那张堪称绝色的脸蛋,带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意。

    看到这个女人,徐进中脸上也是出现了瞬间的惊愕,这不正是公司那个年轻的女董事,貌似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已经掌控者钱氏集团数千亿的资产。

    徐进中没有想到,集团年轻的董事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大堂,眼角瞟一眼正闹的欢的大门口方向,徐进中心中却是一乐,这下,那个姓苏的真的死定了。

    果然,原本脚步匆匆的保镖团队停住了,被簇拥在中间的女人满是错愕的看向门口方向的表情,让徐进中暗爽不已,今天这出戏,可是越来越精彩了。

    徐进中眼珠子提溜一转,跟几个手下悄悄的退到了大堂一角,眼珠子却是活络的转动起来。

    小保安暴打公司第二股东的公子,还被公司董事长抓个正着,那个姓苏的肯定是死定了,不过反正都要死,临死前自己正好可以借机踩几脚,顺便当自己的垫脚石……

    如果被钱董看中,提拔自己当贴身保镖,比这个劳什子保安可是强多了去了,他自认自己不比那群保镖差。

    钱秧秧只是呆愣愣的站在电梯口前,一双眼睛满是错愕的看着工作大门口方向,她深怕自己看花了眼,一双手死命的揉揉因为昨晚熬夜而布满血丝的眼睛,接着满是紧张的看向大门方向。

    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还在,虽然只是一个侧影,但是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是他,真的是他。

    看着他一身自己公司的保安制服,钱秧秧眼睛一红,眼泪差点儿没流下来,他来了,来到了自己的公司,而且成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保安,他是为了自己吗?

    莫名的,她那颗已经死了的心再次悸动起来,想要抬腿走向那边,走到他的身边好好的看看他,可是最后又犹豫的停住了脚步,她不知道在面对他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开口……

    钱秧秧的小举动,还是没有逃脱蔓玥的目光,看着钱秧秧那欢喜愧疚紧张交织在一起的纠结表情,蔓玥却是很不爽的瞟一眼远处的那个姓苏的混蛋。

    她真搞不明白这个姓苏的有什么好的,自己那个老姐跟这个家伙关系貌似不清不楚的,而眼前钱秧秧似乎跟他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另外她可是调查过这个混蛋,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典型的花心大萝卜。

    当然,这个姓苏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看着那个姓林的被人家一脚踹翻在地,蔓玥还是心中暗叫痛快,这段时间,她们可是被林家父子逼的够呛,相比起恶棍似的林家父子,姓苏的显然还是要顺眼一些。

    不过……苏灿不是保安二队的?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检查打卡,貌似是一队的工作!

    蔓玥眼睛微微的眯起,而此刻眼角余光注意到不远处角落里那群鬼鬼祟祟的徐进中等人,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脸色忍不住就阴冷了下来……

    “我要杀了你,混蛋,我要杀了你。”林志坚一边干呕着,一边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他快疯了,为什么会是这样!

    “居然开口闭口喊打喊杀,一看就是危险分子,老唐,我觉得这个家伙非常可疑,要不咱们带到保安部,好好严刑拷打一番?”

    于是,原本咆哮的林志坚立马老实了,他知道,这个混蛋绝对做得出来,好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唐明额头已经泛起了冷汗,这哪里是他的手下啊,这简直就是他的祖宗,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把林少拎到保安部‘严刑拷打’呀。

    唐明张张嘴,可是干涩的喉咙根本发不出丝毫的声响来,却见苏灿居然已经把目光落向了一侧那个大胸的女人。

    原先依偎在林志坚怀里,妖娆的跟个骚狐狸似的女人,此刻满脸的呆愣,她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那可是林少啊,公司里一人之下万分之上的林董的独子!

    眼前这个保镖疯了吗?

    而注意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保安那双眼睛落向自己的时候,她浑身一个激灵,吓的脸色瞬间煞白,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娇惯:“工作牌我……我给。”

    一般哆嗦的说着,一变紧张的将那张压在胸前深邃的‘沟壑’间的工作牌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递给眼前小保安,不等对方开口,就乖乖的自报家门:“我……我叫田蜜蜜,性别女,林……林少的秘书……”

    “田蜜蜜?”苏灿眨眨眼睛,接着摸摸下巴,一脸邪笑的道,“这个名字不好,一看就不够主动嘛,影响今后的事业,我看你改个名字吧,就叫舔中间……”

    “咳咳……”原本抹汗的唐明愕然的张大嘴巴,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看着苏灿那副严肃的表情,接着他就浑身肥肉都开始哆嗦,完全是想笑又憋得辛苦的那种,这家伙简直太有才了。

    而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钱秧秧也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原本沉默的心情莫名的好了很多,曾经她无数次被那个家伙的毒舌气的半死,不过现在看着,哪怕是毒舌都透着淡淡的温馨。

    钱秧秧身侧的蔓玥脸色却是发烟,她算是看出来了,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个混蛋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不过这家伙的品味也太差了,就那个大胸女人,他居然也下的了嘴!

    “恩……这上面的相片是你的?”苏灿可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人对自己磨牙霍霍,细细打量着工作牌上的免冠照,再看看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乖乖,这完全就是两个人嘛。

    双眼皮……割的,

    眼角开了刀……

    下巴垫过、腮帮磨过……

    最夸张的是免冠照上的贫乳,居然硬生生的化作了d罩杯,这得加了多少硅胶!

    这造假造的简直丧尽天良,就是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不理会一侧还在地上哼唧的林志坚,苏灿摸摸鼻子,满脸的不怀好意,却让田蜜蜜浑身一个哆嗦:“我看你这足有d罩杯,为什么照片上是a罩杯……恩,我严重的怀疑这里面肯定藏有危害公司安全的凶器,赶紧交出来。”

    “你……”田蜜蜜都快哭了,“我……我没有藏东西!”

    “怎么可能没有。”苏灿清清嗓子,眼珠子咕噜一转,接着一挺腰杆,一脸义正言辞的道,“我不信,恩……除非让我亲手检验了,眼见为实嘛……”

    一边说着,苏灿色眯眯的咽咽口水,抬起了两双手爪,还不忘挤一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