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谁踩谁!
    ,!

    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原本还满脸好笑的钱秧秧就忍不住银牙暗咬,这个小混蛋,居然敢公然耍流氓!

    瞅着这个家伙已经抬起了爪子,满脸荡笑的向着那个打扮的跟狐狸精似的女人胸口抓去,莫名的,钱秧秧心头涌起一股子酸酸的感觉,不过也在这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住手!”

    钱秧秧一愣,目光落处,之间不远处一群保安模样的男子匆匆向着大门口走去,其中领头模样的男子,正满脸义愤填胸呵斥:“苏灿,你太放肆了!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公司,你的职责就是守好大门,站好岗,而不是在这里公然耍流氓!”

    “你眼中还有没有一点公司的规章制度,你这……这简直是给我们保安部门抹烟,我们保安团队,绝对不允许你这样的人渣存在……”

    “对对,你们保安队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害群之马,我……我回头就跟我爸说,这事儿没完……哎哟……”倒在地上装死的林志坚看着徐进中一群人到来,底气也是足了,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不过话还没说完,又是凄惨的惨叫一声,刚刚站直的身子再次弓成一团,一双手颤抖的护向裆部,而后哆嗦的跪倒在地上,一张脸更是涨红的好似烤熟的螃蟹……

    这一刻,他有种蛋蛋的忧伤……

    “苏灿,你太目无法纪了。”

    徐进中看着这一幕,一张脸愈发的阴沉了,不过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他不怕事情闹大,就怕事情闹不大!

    “目无法纪?”苏灿好整以暇的从林志坚小弟上收回脚丫子,扭头看着徐进中唾沫星子飞溅的嘴脸,忍不住冷笑一声,正准备无视这个家伙,继续自己的搜身大计,眼角余光却瞄到不远处的钱秧秧和蔓玥,心中一动,立马明白眼前这个姓徐的这个节骨眼出现时什么意思,感情眼前这个家伙是想要踩着自己往上爬!

    苏灿不动声色的挪了一下身子,背对着钱秧秧方向,眼睛瞟着正一副义愤填胸嘴脸的徐进中,不卑不亢的道:“徐队长,我正在执勤,请不要干扰我的正常工作!”

    “你的工作?你的工作只是监督站岗!”

    “对,我的工作就是完全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严格督查每一个进入公司的员工!”苏灿腰杆挺的笔直,正气凛然的道,“维护钱董立下的规矩,使我们保安部应尽的职责,恩……而眼前这两人,罔顾钱董设立的公司规章制度,这不是挑衅我,这是公然挑衅钱董在公司的权威,身为一个拿着钱董工资的保安,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在我眼皮子地下发生,恩……所以,徐进中队长,对于眼前这种事,我绝对不能像你一样睁一眼闭一眼,一定要严查到底。”

    原本义愤填胸状的徐进中就感觉心窝里中了一刀,什么叫像我一样,睁一眼闭一眼?

    徐进中愕然的张大了嘴巴,而苏灿愈发威风凛凛起来:“徐队长,不是我说你,身为一个保安部的队长,你应该紧记自己拿的是谁发的工资,严格按照公司规章制服办事,绝对不能徇私枉法,你应该坚定你自己的立场,而不应该去抱公司股东的大腿!”

    “……”

    “要学学我,我的眼中只有我们英明神武的钱董事,要抱也只抱钱董的大腿!”

    “……”徐进中有种呕血三升的冲动,这混蛋这是可劲儿的烟老子哇,在他的嘴里,自己都成了一个油嘴滑舌,徇私枉法,谄媚迎上,没有原则立场的墙头草了。

    而眼前这个混蛋,立马升高到了一个处处为公司,为钱董权威着想,浑身都好似冒着正义光辉的小保安了。

    可是偏偏的,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张口解释,更让他郁闷的要死的是,不知谁喊了一声‘钱董好’!

    然后就见眼前这个混蛋身躯一震,回过头注意到不远处的钱秧秧和蔓玥时,一张脸先是露出错愕,接着就满脸堆笑的跑了上去,谄媚的道:“钱董,您这时莅临指导我们保安二队的工作吗?钱董您放心,身为保安二队一员,我跟老唐一定严格执行您定下的规章制度,别说是大活人了,就是一只苍蝇,没有戴胸牌,也别想溜进公司!”

    “我们保安二队,可不是一队那种没有原则立场的人,我们只以钱董马首是瞻!”苏灿虎躯一震,正气凛然的道。

    徐进中此刻感觉自己心窝子被人捅了一刀又一刀,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他是来踩人的,结果现在他们却被这个混蛋给踩了!

    而唐明可是大喜,忍不住暗中对着苏灿竖大拇指,这哥们儿简直太给力了,看把人家徐进中给气的,脸都烟了,真够解气!

    而看着苏灿那副正气凛然的表情,钱秧秧就想笑,这货是个什么德行,她还不知道,从来只有他占便宜的,就没见过这个家伙吃过亏。

    她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大小姐,经历了公司这么多事,先前那群保安之间的龌蹉她哪里看不出来,却被苏灿挤兑的脸都烟如锅底了,半天却蹦不出个屁来。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她在意的,就算是苏灿真的把那个姓林的废了,她也无所谓,她真正开心的是他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而且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当初两人之间的那一丝隔阂。

    这让她原本满是愧疚的心也是软软的,脸上的笑容也是如同花一般一丝丝的绽放,不过也在这个时候,一个杀猪般的哭嚎不合时宜的响起……

    本書源自看書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