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指证
    ,!

    “秧秧,你要给我做主啊!”林志坚狼狈的跑到钱秧秧跟前哀嚎着道,又深怕苏灿这混蛋再给自己来一次断子绝孙腿,眼神满是戒备的盯着苏灿。

    “请叫我钱董,或者叫我钱秧秧。”钱秧秧眉头一皱,有些不喜的道,至于林志坚的凄惨模样,钱秧秧连看都没看一眼,对于林家父子,她从来没有一丝好感。

    “钱董……”林志坚脸色一变,心也是一点点的沉冷下来,注意到不远处苏灿那张嬉皮笑脸的表情,似明白了什么,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的瞟一眼钱秧秧和那个混蛋,阴测测的道,“这个混蛋……他一个破保安居然敢动手打我,我爸好歹也是公司第二股东,这个没有尊卑的玩样儿,我想如果钱董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我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在威胁我!”钱秧秧眼皮一跳,脸色难堪的盯着林志坚道,她可以无视眼前这个混蛋,但是她不能无视这个家伙背后的那个老混蛋。

    “我这不是威胁,这么一个目无法纪之徒,居然还敢动手打人!必须开除,然后报警处理!”林志坚咬牙切齿的道,他恨透了这个混蛋,在这公司大门口,当着无数人的面,他堂堂公司第二股东的公子,被人家踩脸,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搁?

    钱秧秧就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不用说她也明白,林志坚确实是被苏灿给揍了,但是要让她把苏灿开除,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好不容易,他才来到自己身边,她绝对不会把他推开。

    钱秧秧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侧的苏灿:“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对这位林大少动手!”苏灿一脸叫屈的道,“那个啥……如果我动手的话,就让我女人胸每天小一个罩杯!”

    说完,苏灿还不忘心里默默的补上一句,自己只是动了脚而已!

    一侧,林志坚愕然的瞪大眼睛,这……这算什么发誓?

    而钱秧秧却是表情一僵,注意到苏灿投向自己胸前的轻佻目光,心中却是又羞又恼起来,这个混蛋,眼睛看着自己胸是什么意思……

    “你……你无耻!”林志坚脸色铁青,不过紧接着却是泛起一丝冷笑,“不过……你这样死不承认就以为完事了吗,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你的恶行!钱董,你可以问问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钱秧秧皱起眉头,带着一丝隐忧的看着苏灿,她肯定不能随便叫人来问,眼前这一幕,明摆着苏灿把人家给揍了!

    钱秧秧正准备强势回绝林志坚的要求,而身边的蔓玥已经漠然的指着此刻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徐进中等人:“你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徐进中也没有想到蔓玥会点到自己,原本刚才被苏灿这混蛋阴了,正不知道该怎么在钱董面前补救呢,此刻也是忍不住心中一喜,赶紧带着几个手下凑了上来,一脸严肃的道:“蔓部长,本来苏灿是我们保安部的一员,我们不该多说,可是今天的事情,我真的不得不提,小苏真的做的太过分了,林少虽然有错,但是作为保安,咱们完全可以好好解释嘛,为什么非要动手,而且还对女同志动手动脚……”

    说着,徐进中露出一脸义愤填胸:“虽然他是我们保安部的一员,但是我们决不能包庇,我们拿的是钱董发的工资,绝对不能任由某些人抹烟我们保安队伍的纯洁性,绝对不能容忍别人抹烟钱董,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

    “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混蛋动手了,动手打我,还非礼我的女人。”林志坚腰杆也挺直了不少,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苏灿。

    蔓玥眉头微皱,看向徐进中的眼底忍不住露出一抹失望,她也是从部队出来的,混在一群男人之间,她知道,男人之间有男人自己的游戏规则,一个男人可以不要脸,可以是个恶棍,对内可以勾心斗角,但是对外绝对不能不讲义气,不然就会让人看不起。

    比如军队,比如那些出来混的古惑仔什么的,那群人可是为了讲义气,哪怕明知道自己人是错的,也要大家一起扛下来。

    徐进中注意到蔓玥眼神一闪而过的失望时,心中也是一颤,忽然……他觉得自己似乎哪里做错了什么,不过回想一遍,自己没有做错,自己是站在公正的一方,自己所做不偏不倚……

    而此时,蔓玥已经伸手一指一侧浑身肥肉都在哆嗦的唐明:“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明看着蔓玥手指来,一张老脸都是皱成一团:“那个……蔓部长,我能不能不发言?我……我怕……”

    说着,唐明还不忘怯弱的瞄一眼徐进中……

    这幕表情落入蔓玥眼底,让她脸色也是一冷,漠然的道:“不用怕,实事求是的讲!”

    “好吧!”唐明苦着一张脸,满脸为难的表情,不过一双小眼睛中,却是闪过一丝精明之色,“我看到的是林少和那个女人故意当着苏灿的面收回了工作牌!”

    说着,唐明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徐队长,您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我哪怕丢了工作也不能不说了!”

    徐进中瞪大眼睛,你说你的,扯上自己干嘛,还有,自己这眼神怎么了?不过紧接着,徐进中就注意到了蔓玥的目光,那冰冷的眼神,让他也是一个激灵,脸色一点点的难看下来,自己……貌似被这死胖子阴了!

    “我觉得这是对公司规章制度的公然挑衅,是对钱董的不敬,要是我……我也不能忍!”唐明满脸正气的道,“还有,林少今天可能火气重,一言不合就准备动手,苏灿完全是正当防卫,咳咳……可能林少身体太虚了,苏灿只是一抬腿,人家就躺地上了!”

    “你……你胡说!”

    “你放屁!”

    两个声音几乎异口同声,林志坚咬牙切齿,恨不得跟眼前这个死胖子大战三百回合!

    那是实打实的一脚丫子好不好,什么叫身体太虚了?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说说你虚!

    而一侧的徐进中,一双眼睛也是凶狠的如同饿狼似的盯着唐明。

    唐明吓的浑身肥肉直哆嗦,声音都好似发颤了:“徐……徐队长,我……我知道你平日里就是以揍我们保安二队为乐,结果昨天你被苏灿揍趴下了,这让你很没面子,心里不平衡,你对他有意见,但是咱们好歹也是男人,不能这么小肚鸡肠是吧,咱们要有容人之量,要输得起,你不能当着钱董的面,睁眼说瞎话啊!”

    “你闭嘴……”徐进中憋的一张脸都扭曲了,被这死胖子寥寥几句一勾勒,他成了里外不是人了,再让这混蛋说下去,他简直就是吃里扒外之徒了。

    于是,唐明果然乖乖的闭嘴了,还用胆怯的眼神可怜兮兮的看着徐进中,那副委屈的姿态却这让徐进中又是有种被人背后捅了一刀的感觉,憋屈的欲仙欲死,偷偷的看看钱董和蔓玥,果然……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