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解开心结
    ,!

    “他说的都是真的!”钱秧秧俏脸一沉,一脸威严的道。

    她可以默许公司职员暗中竞争,但是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将这种阴险的手段用在苏灿身上!

    面对钱秧秧严厉的眼神,徐进中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徐进中觉得自己今天出的这一套连环昏招简直就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没事儿自己瞎搀和这些屁事干什么,本来自己只要看好戏就是了,偏偏还想着踩那个姓苏的上位,结果没占到便宜,反而惹了一身骚,都是这个该死的死胖子,简直太阴损了。

    徐进中有心想要解释,不过没等他开口,钱秧秧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侧的林志坚,表情冷漠:“你不守公司规章制度在先,他身为安保人员,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办事,合情合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林志坚愕然的张大嘴巴,接着一张脸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他算是看出来了,钱秧秧这个贱入,分明是铁了心的要护着那个该死的保安了!

    看着林志坚铁青着一张脸,一侧的田蜜蜜赶紧满是委屈的开口:“他还占我便宜,他……他居然想摸我的胸,人家一个女孩子,以后哪还有脸见人?钱董,您可要给人家做主呐,不然……我……我就报警,告他非礼!”

    说着还不忘挺一挺夸张的胸膛,一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却是一副雨带梨花的娇弱表情……

    钱秧秧额头青筋直跳,满是厌弃的瞟一眼搔首弄姿的那个女人,而后扭头瞪一眼一侧依旧满脸没正行的苏灿:“有这回事?”

    “怎么可能?”苏灿立马配合的露出一脸夸张的表情,叫屈的道,“钱董,您可以侮辱我的人格和身体,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品位和眼睛,就这样的货色,也配让我动手动脚?”

    苏灿呲笑着来到田蜜蜜跟前,蔑视的瞟一眼眼前这个女人,手只是一抬,也不见什么动作,两手里就多了两片碗形的海绵垫,而众目睽睽之下,原本傲然的山峰就被打回原形,变成了小土丘。

    这突然的一幕,让周围无数双眼睛差点儿没震惊的掉出来,而田蜜蜜也是表情呆滞,接着尖叫着护住胸口,满脸惊恐的指着苏灿:“你……你……”

    “你什么你。”苏灿嫌弃的甩掉手里的海绵垫,一双眼睛如刀般扫过女人浑身,“啧啧,胸……垫的,双眼皮割的,腹部抽过脂,臀还填过假体……哎哟我去,林少,不得不说你们有钱人口味儿真重……”

    林志坚一脸错愕,接着就烟如锅底,感觉到四周无数目光,落在他眼底,简直如刀一般扎在身上,看着身边女人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林志坚忍不住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脸已经丢的不能再丢了!

    “林……林少,你听我说,我……我对你是真心的……”田蜜蜜急了,慌张的跟着林志坚解释道。

    “滚!”林志坚气急败坏的一巴掌甩在女人脸上,结果苏灿一看,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感情那女人的假鼻子也歪了……

    看着苏灿乐不可支,一旁的蔓玥都有些看不下眼了:“苏灿,你得意个什么劲儿,用这种方式羞辱一个女人,很光彩吗!”

    苏灿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发火的蔓玥,不知道这女人哪根筋抽了……不过紧接着,苏灿就满是震惊的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那紧身皮衣下那丝毫不逊色先前田蜜蜜的雄伟高峰……

    难道这里面也是垫的?

    “你!”蔓玥哪里不明白苏灿眼神里的意思,忍不住俏脸一寒,翻手间,熟悉的小刀就开始在手指间危险的跳跃,“再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

    “咳咳……”苏灿尴尬的收回眼神,注意到钱秧秧直勾勾的眼神,苏灿脸上却依旧是满脸嬉皮笑脸的表情:“那个……钱董,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我这先去工作了。”

    “你等等!”钱秧秧故作冷漠的道,“我觉得你不适合这个岗位,你才站了多久岗,就把大堂搞的跟菜市场似的,要是再让你站下去,公司还要不要正常运行了。”

    “恩,你说呢?”钱秧秧目光飘向了一侧一脸灰败的徐进中。

    徐进中一个激灵,有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幸福感,满脸紧张的道:“是是是,我……我觉得小苏也不适合站岗,先前都是我考虑不周,钱董您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不会再出篓子!”

    “恩,这就好。”钱秧秧严肃的点点头,接着目光再次落向苏灿,“你跟我来一下……”

    “你们不用跟来!”钱秧秧瞟一眼身边严防死守的一群保镖,孤身向着大堂一角的安全通道走去……

    看着钱秧秧拘谨的背影,苏灿忍不住摸摸鼻子,注意到一旁蔓玥凶巴巴的眼神,却是嘴角又扯起坏笑来,一双眼睛还不忘挑衅的扫一眼对方的胸膛。

    蔓玥气的一张脸都烟了,恨不得把手里的飞刀甩这个家伙的脸上,这个混蛋什么眼神,老娘最鄙视的就是弄虚作假!

    僻静的安全通道,钱秧秧静静的站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灿,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钱秧秧努力的不让她流出来……

    苏灿眼角余光一扫,注意到墙角不起眼的监控器,眼睛微微一眯,身子微微一侧,不着痕迹的让自己跟钱秧秧能够完全的落入监控探头中,轻松的咧嘴一笑:“木槿说你一个人太辛苦了,就把我炒鱿鱼了,让我来这里上班……咳咳……”

    钱秧秧脸色一白,原本滚热的心一点点的凉了下来。

    原来,他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木槿姐的请求……

    “当然……”苏灿看着钱秧秧那发白的俏脸,脸上也是露出嬉笑,“我觉得来这里也不错。”

    钱秧秧一脸错愕,看着眼前那熟悉的嬉皮笑脸,原本冰冷的心中却有种难言的酸涩,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滑落嘴角,有种只有自己才懂的苦涩:“谢谢……对……对不起!”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她每时每刻活在愧疚当中,每当她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她用枪对着他的场景,她愧疚,心如刀绞,她以为他一辈子再也不会理自己了,可是让她无比欣喜的是他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看着钱秧秧那满是愧疚的俏脸泪流满面,苏灿心中暗暗叹一口气,上前轻柔的抹掉那滚热的泪珠:“再哭,妆容就哭花了!”

    “对……对不起,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是爸爸,一边是你,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真的谁都不想伤害……”

    “我知道。”苏灿心疼的看着钱秧秧,“我没有怪你,你做的没错。”

    “你……你不生我的气?”

    “至始至终都没有生气。”苏灿一脸温柔的笑,“所以我来到这里了,我不放心你!”

    钱秧秧忍不住笑了,原本显得憔悴的脸,在这一刻娇美如花,眼泪却止不住的溜,这是欣喜的泪:“谢谢……”

    “对了,我……我还少一个贴身助理,要不……你来给我当助理吧。”

    “咳咳。”苏灿忍不住想起佳人服饰那段暗无天日的秘书生涯,紧张的咧咧嘴,“我觉得保安就不错,可以在暗中保护你嘛!”

    “可是……”

    “好了,我们出去吧,免得让人怀疑。”不待钱秧秧继续开口,苏灿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刚抬起腿,腰部就是一紧,接着背后一个香软的身子靠了上来:“谢谢!”

    “咳咳……”

    “怎么?”钱秧秧满是紧张的道。

    “柔软度不错,压的我好爽,待我先转个身,背后敏感度太低……恩,虽然小了点,不过贵在货真价实……”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