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我该叫你苏灿,还是哥哥!
    ,!

    天空一号,设立在明珠最高楼环球金融中心的顶层,

    站在这间号称全亚洲最高的高档西餐厅,可以三百六十五度俯视整座城市的美景!

    当然,这种高档餐厅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得起的,苏灿没有想到苏山会约自己在这里见面,而当他来到这间占了整个楼层的餐厅时,却发现装饰奢华的餐厅内,一排排餐桌空落落的没有一个食客。

    看这架势,显然天空一号今天被人包场了,苏家的大小姐,果然有钱任性。

    “苏先生,这边请。”苏灿刚踏进餐厅,一侧穿着得体的女服务员已经满是恭敬的侧身弯腰,一双眼睛偷偷瞟向苏灿的时候,眼底难以抑制的惊羡。

    而一路陪在身边的岳茹,此时确实恭敬的停住了脚步,并没有跟随着苏灿进入餐厅。

    苏灿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狐疑,他不知道苏山今天神神秘秘的为哪般,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还能混一顿免费的晚餐,何乐不为?

    苏灿亦步亦趋的跟着美女服务员向着餐厅的一角走去……

    苏山依旧那般美艳不可方物,每一次见到她,总会让人有种难掩的惊艳。

    今日的她一身得体的蕾丝连衣裙,满头如瀑青丝,配上镶钻发箍,隐去了眉眼间的冷傲,多了一丝邻家小妹的俏皮,即便是手捧着果汁的动作,都是如此的动人。

    毫不掩饰的狠狠咽咽口水,苏灿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伸手擦去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一脸猪哥相的腆笑:“美女,约吗?”

    苏灿的话语,惊的原本引路的服务员下巴差点儿没有掉下来,能够让她们餐厅那个平日里对谁都恶形恶相的总经理,卑谦的跟孙子似的,鞍前马后的伺候着,眼前这个女人显然不是一般人。

    可是这个男人,一过来就口花花……

    她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向那个漂亮的过分的女人,生怕人家发飙。

    可是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对方非但没有生气的意思,脸上还浮现淡淡的笑,那一刻,即便是同为女人,她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苏山没有接苏灿的话,一双美目直直的看着苏灿,轻声的开口道:“想吃点什么?这里有法国空运的鹅肝酱,产自烟海的鲟鱼子酱,澳洲的肋眼牛排,可以尝一尝。”

    苏灿摇摇头,色眯眯的道:“看着这么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就在眼前,什么山珍海味都索然无味了,古人云秀色可餐,诚不欺我,恩……让我多看几眼就当宵夜了……”

    “你这是在赞美我吗?”苏山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一双大眼睛都弯成了一抹动人的月弯儿。

    “不是赞美。”苏灿严肃的摇摇头,“而是在阐述事实。”

    “好吧。”苏山抿抿嘴,抬头看一眼依旧处于震惊之中的服务员,“那就给他来一杯鲜榨果汁吧。”

    “好……好的,您稍等。”服务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拘谨的弯腰道,而后才小心翼翼的离开……

    苏灿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局促离去的女服务员,直到那个女服务员消失在视线中,而后就是沉长的等待,却迟迟不见那杯早该送上来的果汁。

    于是,苏灿就明白过来,那只是苏山打发走人家的借口而已。

    两人面对面,没有言语,让这处僻静的角落,气氛突兀的尴尬压抑了下来。

    “咳咳,你今天请我过来,不会仅仅想请我吃饭吧?”苏灿看着正捧着一杯果汁,表情安静似乎没有准备开口的苏山,最终还是忍不住打破了餐桌前尴尬的气氛。

    苏山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看的苏灿心头也是一突,这眼神,含情脉脉的好似要把自己融化了,难不成自己又变帅了?眼前这个女人终于还是被自己的帅气征服,要沦陷了?

    咳咳,她要是万一像自己表白,自己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还是答应……

    “我该叫你苏灿,还是哥哥?”

    “呃……”原本正在想入非非的苏灿错愕的瞪大眼睛,咳咳,有钱人口味儿就是重,喜欢自己就喜欢自己吧,还要叫自己哥哥!

    不过当苏灿看到苏山的动作,脸上错愕的表情就是一僵。

    只见苏山露出那宛若羊脂玉般细腻的手腕,当然,吸引他目光的不是那纤细的手腕,而是手腕上那枚不起眼的玉佩,虽然它是残缺的,可是苏灿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熟悉吗?”苏山抿抿嘴,一双大眼睛却是微微泛起一抹雾气。

    那一刻,苏灿的心抑制不住的颤抖,僵硬的收回视线,苏灿故作镇定的端起桌边的清水,掩盖脸上那一抹难堪:“不熟悉。”

    “服务员,我要点餐。”苏灿莫名的有些烦躁,可是空荡荡的餐厅,除了他两人,两个鬼影也没有。

    苏山收回了视线,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手腕上那残缺的玉佩,轻声的道,“它是残缺的,妈妈将她交给我的时候,告诉我说,它还有另一半,持有另一半残玉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哥哥!”

    “你可以告诉我,它的另一半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苏灿脸色一点点的难看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山,额头青筋直跳。

    面对苏灿冰冷的目光,苏山的双眼却毫不退却的迎上:“你知道的,因为它就在你的身上!”

    “对不起,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苏灿平复了心头那股难掩的暴虐,沉声的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么我先告辞了。”

    “就算是你否认那块龙首。”苏山看着准备起身的苏灿,从身边的小包内抽出了一个文件袋,“那么这是你无法否认的!”

    苏灿想要一走了之,可是鬼使神差的,却伸出了手,拿起了那个文件袋,抽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块带血的布片,而下面薄薄几张纸却是一份dna亲子鉴定文件,还有一份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

    “一份是你那日宋老寿宴受伤的血液样本,一份是她的血液样本,两份比对相似度达99.99%!”苏山一脸苦笑,“那次妈妈出车祸,你的血型跟她配对,我就应该想到的,可是当日,岳茹正好查到一个高度疑似的对象被否决,心情糟糕之下却错过了你!”

    “不管你想不想承认,事实就是如此,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恨,可是她这些年过的真的很苦,从我有记忆开始,见到最多的就是她发疯似的寻找,每晚以泪洗面。”

    “二十几年里,她找遍了明珠方圆数十个城市所有的孤儿院……”

    “够了。”苏灿面目扭曲的打断苏山的喋喋不休,恶狠狠的瞪着苏山,“我说过!你找错人了。”

    苏灿冷冷的放下手中的文件袋,转身就走:“不要再来打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