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迷一样的男人
    ,!

    许久之后,岳茹才出现在苏山的身边:“小姐,他径直离开了……”

    “我知道了。”苏山揉揉眉心,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她知道,他离开前所说的话是真的,他不想被打扰,恐怕以后更不想见到自己!

    看看一脸愁容的苏山,岳茹表情微微犹豫,接着有些不忿的道:“难道找到自己的至亲,不应该开心才对吗?像夫人这般温柔贤惠,而且手握倾国财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上来抱大腿呢,他一个小保安为什么还拒绝?他答应的话,将会有一个更加精彩的人生……”

    “你不懂的,他不是苏云明那种贪慕荣华富贵趋炎附势之徒,他有他自己的骄傲。”苏山苦笑着道,虽然他们两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是苏山知道,他们两人是同一类人。

    那个男人嬉皮笑脸掩盖之下,是一颗对万事万物都冷漠的心,或许除了他认为重要的人,任何人都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可是谁又能真正让他在意呢?恐怕也只有那几个女人了吧?

    莫名的,苏山心中忽然有一丝丝羡慕……

    苏山摇摇头,将脑海中那不该有的一丝情绪驱散,脸上再次恢复了清冷:“他的过往查的怎么样了?”

    以前她也收集过关于苏灿的资料,但是那不过是粗略的收集,自从知道他跟自己的关系之后,苏山希望能够更详细的了解他的过往。

    听到苏山的询问,岳茹也是收起了脸上的不忿,眼底却是透着一丝古怪:“我动用了整个一组,甚至动用了一些手段,可是只查到他18岁之前的详细信息,他是孤儿,只有一个亲人是捡垃圾的老爹,18岁之前,他是学校的小霸王,有一个初恋,而且当年两人似乎靠上了同一所大学……”

    说到这里的时候,岳茹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古怪了,看看苏山道:“而且还是华夏排行第一的燕京大学!”

    岳茹的话让苏山也是一愣,她掌握的资料里,似乎并没有这一条……

    “不过……”岳茹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古怪起来,“苏灿并没有去报道,燕京大学里没有他的入学记录,我们想要查他之后的信息,却没有想到查到了华夏军部!”

    “他参军了?”苏山眉头一挑,好奇的道。

    “对,他放弃了燕京大学,选择了参军,但是当我想要再细查下去对方在哪支部队服役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档案居然是军部s级加密,哪怕是我动用了苏家的一些能量也不得而知!”

    “不过奇怪的是……五年前,苏灿的那个老爹,却意外出车祸死了……”岳茹表情怪异的抽出身边文件夹里的文件,“但是我查了明珠当年交管局的所有发生车祸的信息,但是其中并没有苏灿老爹遇难的信息,反倒是当时,苏老爹离开了明珠,之后回来的时候,就是苏灿带着苏老爹的骨灰……”

    “或许,是苏老爹去军营看苏灿,之后出了车祸……”

    “你绝对猜不到苏老爹去的是哪里!”岳茹眼神怪异的看着苏山,“是彩云省,而那个时间点,彩云之南边陲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军人叛变事件!”

    “你是说……”苏山脸色也是凝重下来,她知道那件事情,或许在新闻媒体上从未出现,但是那件事情之后,远在燕京的她们也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暗涛汹涌……

    “我只是猜测,不过苏灿s级加密档案,以及老爹死在彩云省,还有那次叛变事件,这难道真的都是巧合?”

    “之后呢?”

    “之后国内再也没有苏灿的信息,直到半年前,苏灿从明珠国际机场现身,虽然他在国家人口档案系统内做的履历很漂亮,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这中间整整五年的空白,五年里,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又干了什么……”

    即便是见惯世面,面对上亿商业合作都面不改色的苏山,在知道这一切之后,脸色也是忍不住变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给自己无比真实的男人,背后却是一团迷。

    虽然这一切都是岳茹的猜测,但是她知道,这个猜测的结果是自己手下秘书一组所有人动用所有能量拼合的结果,真相恐怕**不离十了!

    “夫人那边……”岳茹一脸商量的语气,看着苏山道。

    “先瞒着吧,我怕她的性子,会等不及,结果之后更伤心……”苏山摇摇头,伸手去取桌上的那个文件袋,然而就在她手指触及文件袋的一瞬间,那原本完好无损的牛皮纸文件袋,相似受到了一股蛮力的撕扯,轰然四碎开来……

    漫天纸屑飞扬,让苏山整个人呆愣当场,而岳茹一张脸却是瞬间煞白,他……这是怎么做到的……

    苏灿阴沉着一张脸离开了环球金融中心大厦,站在街头,苏灿心头有种难以压制的暴虐,他想杀人,他想要发泄!

    颤抖着青筋直冒的手,从兜中抽出一根香烟,颤巍巍的点燃,苏灿努力的想要平复自己心中的暴虐之气,自从在中东,将那个狙击手活剐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情绪失控的情况了。

    刺耳的手机铃声不依不饶的响着,苏灿深深的吸一口气,看着来电显示,眼神一丝丝的阴冷了下来:“什么事!”

    “听说你今天跟林家那个小子闹矛盾了?”电话中,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传入苏灿的耳中。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你做的很好。”宋破军声音轻佻的响起,“而且,你很轻松的靠近了钱秧秧,取得了她的信任!果然,如我所料,她对你还是余情未了……嘿嘿……”

    “你监视我!”苏灿眼睛微微一眯,冷声的道。

    “那不是监视,只是确保任务的正常进行。”宋破军悠然的道,“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我看着你那张娘娘腔的脸,就想吐。”苏灿不再理会宋破军,径直挂断了电话,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当时在安全通道,他就注意到了公司的监控系统,以宋破军的手段,如果对方没有在公司的监控系统里做手段,才有鬼。

    而自己和钱秧秧暴露在监控镜头之下,虽然监控画面无声,但是辨别唇语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对方很容易通过两人的唇语辨别出两人交谈的内容。

    而落在宋破军的眼底,很显然,自己已经得到了钱秧秧的信任,所以,自己别说只是揍了林志坚,就算是把他废了,宋破军也不会跟自己翻脸。

    宋破军不发话,那个林董,恐怕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哪怕他是公司的第二股东,哪怕他在公司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