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林董发难
    ,!

    苏灿巡逻完地下车库,回到办公室,正考虑着百度一下检讨的事情,却见唐明火急火燎的冲入办公室:“不好啦,大事不好了。”

    “咋地了?被老婆戴绿帽了?”

    “呸,去你丫的。”唐明抹一把肥脸上的汗,“刚得到消息,公司林董发难了!”

    “什么情况?”苏灿眉头一挑,也是收起了脸上的轻佻。

    “刚从我那个表舅得到消息,林董提议各大股东,下周五之前,举行临时董事会,要求表决重新选举执行董事,理由是他不认为钱董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有能力掌控好公司,另外,这几次,一连几项钱董负责的项目,效果都不怎么好,而且听说有些项目血本无归,所以林董才‘忍无可忍’,举行临时股东会议。”

    听着唐明絮絮叨叨这么多,苏灿也大概听出来点味道,一个公司,特别是这种行业执牛耳则,很少有项目能赔的血本无归的,而且苏灿也相信,就算是钱秧秧是个废材,但是她下面那些高薪聘请的各大职业经理人可不是吃翔的废材!

    很显然,这里面被人摆了一道,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姓林的和宋破军那个娘娘腔的手笔!

    “林董现在有必胜把握吗?”苏灿看着唐明,沉思着道。

    “那个姓林的,绝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一个人捏着公司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加上偏向他那一边的董事,听我表舅的意思,虽然不敢说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绝对股份,但是肯定已经超越钱系一派的股份,而且,你想啊,那些中立的,肯定是墙头草,哪边腿粗抱哪边……所以,这次董事会,钱董有可能荣升太上皇!”唐明抖抖身上的肥肉,抽出一根烟丢给苏灿,“嗨,说这些干啥,上面怎么滴,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不过就是一拿死工资的。”

    苏灿接着香烟叼在嘴角,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沉重,看样子,宋破军动手的比想象中要快。

    不过对方明显已经胜券在握,完全可以夺取钱氏的掌控权,那还让自己来干嘛,而且让自己靠近钱秧秧,这又是想要干啥?

    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苏灿的沉思,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说曹操,曹操就到。

    看一眼依旧一副八卦嘴脸意犹未尽的唐明,苏灿起身离开办公室,才接通电话:“什么事。”

    “你们公司的事情,想来你已经听说了吧?”电话中,宋破军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慵懒的味道。

    如果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恐怕能让人骨子都酥了,可是一想到对方是个男人,苏灿就浑身鸡皮疙瘩:“你想要说什么?”

    “怎么样?下班一起吃个饭?”

    “只是吃饭?”

    “难道……你还想吃我……”

    “滚!”苏灿烟着一张脸,强忍着把昨晚隔夜饭呕出来的冲动,冷冷的道,说完径直扣掉了手机。

    他隐隐明白,宋破军有些等不及了,或者说……是宋破军背后的人,等不及了。

    而今晚这顿饭,苏灿相信,自己心中所有的疑惑,宋破军都会个日自己的一满意的答复。

    中午公司午餐的时候,苏灿分明就感觉到了公司气氛的异常,很显然,公司高层的斗争,还是流入了那些公司底层员工的耳中,虽然大神斗法,跟他们这些p民无关,可是耐不住大家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恐怕等下午下班的时候,今天林董发难这件事情在公司会路人皆知。

    而且,如果苏灿站在那个林斌良的位置上,面对敌人不但要先发制人,而且要一击必杀,他会把这个消息‘一不小心’的透漏给明珠,乃至于国内的那些财经媒体,铺天盖地的炒作,先让钱秧秧乱了阵脚。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苏灿刚离开公司,就看到了路口一辆不起眼的商务车内,一个男人对着自己招手。

    苏灿漠然的上了车,没有多浪费口舌,商务车启动,很快的融入到了车流之中……

    福逸轩,

    这是苏灿第二次到这里来了,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懂得享受,在这繁华魔都的正中央,寻找到这么一片闹中取静,曲径通幽之地,还起个高雅的名字,叫什么高档会所,商务会所之类的。

    说白了,就是那些有钱没地儿花的主,来这里寻刺激,找个‘艺校大学生’之类的,发泄一下满身的荷尔蒙,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宋破军,这个娘娘腔要找也是找器大活好的爷们儿。

    在先前那个司机的带领下,苏灿来到了那个熟悉的荷花池旁,嶙峋太湖石之上的临湖水榭,透着古色的红灯笼灯光下,苏灿才发现今晚好似并不是他跟宋破军两人的‘烛光晚餐’,水榭里除了宋破军那个娘娘腔,居然还有别人,而且这两个人,苏灿还认识。

    正是林家父子!

    “哎哟,苏少,就等您了,快请坐,请坐。”林斌良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拉着苏灿的手,那股子热情劲儿,让苏灿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苏少就免的,搞的我好像是夜场卖肉的少爷似的。”

    “咳咳,苏少……兄弟……真风趣。”林斌良表情一僵,接着满脸爽朗的笑拍着苏灿的肩膀。

    “你难道不恨我?”苏灿狐疑的看着林斌良,接着指着一旁正用怨毒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林志坚道,“我把你儿子给打了。”

    “……”林斌良表情又是一僵,而后再次努力的泛起笑容,只是笑容有些牵强起来,“哈哈,我知道,苦肉计,三国里面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我理解,做给钱丫头看……”

    “咳咳,其实吧,我就是想抽你儿子。”苏灿笑眯眯的盯着林斌良道,“没那么多想法。”

    于是,林斌良一张笑脸都快扭曲了,他真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家伙的嘴巴撕烂,简直太讨厌太讨厌了,人家都给你台阶下了,你怎么就不下,你不下就算了,你哪怕把台阶让给我,让我好下呀!

    苏灿对着林斌良,眨眨眼睛道:“你是不是心里恨不得把我撕了?”

    “哪有哪有,苏兄弟,你说笑了……”

    “你真虚伪!”苏灿笑眯眯的道。

    “……”

    林斌良又感觉心窝子被人捅了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