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我想喝豆浆
    ,!

    看着相片上的男人,苏灿有些失望,这个钱氏新能源的二号人物跟他想象中那种不修边幅的科学家形象相差甚远,这不过就是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中年开始走下坡路的老男人而已。

    作为团队的情报收集员,和尚很称职,从他收集的关于李谦的资料看,详细到对方在外边养的几个女人的三围都一清二楚。

    苏灿不去评价和尚这些特殊的爱好,略过了这个李谦,再次翻看资料,苏灿就把目光集中在了另外四个人的资料上。

    看着和尚提供的四个男人的相片,一个个脑满肠肥,一看就知道不是伙夫就是大款,而这四个人就是林斌良拉拢到自己阵营的钱氏集团股东,除去林斌良在钱氏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这四个老男人一共占有集团百分之十八的股份,总共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足以一举定乾坤。

    如果钱秧秧想要在这次的临时股东胜出,很显然,中立的那部分股份,或者这四个人手中的股份,就成为了关键。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靠着车座沉思起来……

    关于临时股东会议,他倒是没有多少的担心,他现在在考虑的是,怎么样才能把宋家拉下马,或者说让宋家跟宋家背后的那群家伙跟着一起吃灰。

    回到家后,苏灿将打包带回来的饭菜丢给正在客厅看偶像剧的杜贝贝和打坐念经的老和尚,扭头瞟一眼正准备开溜的小刀:“跟我进来一下。”

    小刀表情一僵,看着苏灿那表情似乎很是不善,小刀就忍不住咽咽口水,想要开溜却没有那个胆量,只能摆出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昂首挺胸的向着苏灿的卧室走去。

    不过刚进卧室,小刀原本挺起的胸膛就塌了下来,一张脸上不由自主的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一副狗腿子的神情:“老大,那个啥……昨晚那事儿我就是随口开个玩笑,要不我跟大家都解释清楚,就说小满不是你女儿……”

    “少废话,给你发了一份资料。”苏灿没好气的打断小刀絮絮叨叨,挥挥手中的手机道,“先看看。”

    “资料?”小刀一个激灵,立马又从半死不活中满血复活,飞快的从兜里摸出手机,翻看着苏灿发来的资料,一双眼睛却是兴奋的瞪大,“我靠,老大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始接单了,而且一接就是这种吃三年的大单!”

    “这四个肥仔,一看这满身的肥肉就知道身价不菲,啧啧,咱们把他们绑了要赎金,先赚个千二百万的。”小刀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拍着大腿道,“老大,你是要清蒸还是红烧,一句话,我现在就去把他们绑来。”

    “绑你个头。”苏灿扭头就想找东西砸这家伙,“我需要的是他们手里捏着的关于钱氏集团的股份!”

    “这还不好说,直接绑了,不给股份,就沉黄浦江!”小刀一脸凶狠的道,“或者直接拉上渔网切片……咳咳,老大,有话好好说,你脱鞋干啥……”

    苏灿捏着手里的人字拖,神色不善的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但是有一点,这一切必须私下里进行,绝对不能惊扰这四个人之外的第五个人,而且必须在钱氏集团临时股东会议之前完成!明白吗?”

    “这个……”小刀缩缩脖子,再次低头细细的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搞清了这其中的原由,小刀也是收起了脸上的玩世不恭,越往深处看,越发觉这其中盘丝错节的关系,就越能看出事情的严重。

    这显然不是绑了沉黄浦江就能解决的!

    小刀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莽汉,如果真的如外表这般脑袋少根筋,他这几年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皱眉深思许久,小刀还是拍着胸脯,一脸郑重的保证:“老大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妥妥的。”

    “最好妥妥的。”苏灿眼睛威胁的眯起,不怀好意的瞟着小刀,“要是不妥妥的,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正好这几天身边少个陪练的。”

    “咳咳,我现在立马去准备。”小刀脖子一缩,转身就溜……

    看着小刀溜的比猴子还快,苏灿只是瘪瘪嘴,就收回了心思,把视线放在了国内的一些主流媒体上。

    果然,如同猜测的那样,钱氏集团的控股权之争被‘不小心’泄露了给了媒体,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控股之争就被被推上了所有主流媒体的首页。

    可以想象,明天股市开盘,钱氏集团的股价恐怕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动荡。

    如果钱秧秧不能拿出铁腕手段安抚民心,平稳股价,这一关恐怕真的难熬了,到时候或许会失去那一部分中立股东。

    不过苏灿并没有要去安慰钱秧秧的意思,资本市场,从来就没有柔情蜜意,有的只有你来我往你死我活的厮杀,每一分钱都侵满了鲜血,资本市场也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个过程或许是痛苦的,不过这可以让她更快的成长……

    苏灿微微的叹一口气,正准备关掉网页,手机屏幕上却突然跳出来一条短信:

    “老公,我想要喝豆浆了。”

    看着发来短信的号码,苏灿嘴角就忍不住微微一扯,本想着直接无视,不过想想,还是穿上外套离开了房间……

    锦绣缘,

    依旧如同以前一般透着纸醉金迷的奢华,苏灿来到那间独属于连城的私人房间,刚刚推开门,就被一个滚热的身子抱了个满怀。

    看着那薄如蝉翼的睡袍下惹火的身躯,苏灿忍不住咽咽口水:“咳咳,你不是要喝豆浆吗?”

    “死人,比人家还心急,刚来就要喂人家豆浆,讨厌。”锦绣连城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道,一双手已经滑向了禁区。

    “说什么呢!”苏灿一个白眼,晃晃手里的豆浆,“真豆浆,而且还是永和豆浆。”

    锦绣连城瞪大眼睛盯着一脸正气的苏灿,接着却是噗嗤笑出声来:“假正经,好吧,我现在就喝永和豆浆……”

    直到苏灿被逆推,最后这个女人也没有喝永和豆浆,果然,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骗子,白瞎了自己专程买的大杯豆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