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要玩就玩大的
    ,!

    身边软玉生香,柔软的指尖划过胸膛,那慵懒的声音带着一股骨子里的魅惑:“你那边需要我帮忙吗?”

    “都知道了?”苏灿点燃一根烟,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连城白一眼苏灿:“钱氏集团的事情,今天晚上开始,新闻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我想不知道都难!”

    “钱氏集团跟林斌良关系密切的股东,我倒是认识几个,需不需要请他们出来,好好说和说和?”连城支起身来,笑眯眯的盯着苏灿,“别告诉我你跟钱家那小丫头没有关系,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吃醋拈酸的妒妇,我是小三嘛,自然要当小老婆的觉悟。”

    “行了,隔着老远都能嗅到一股山西老陈醋的酸味……”苏灿无奈的捏捏怀中女人精致的鼻子,“至于,钱氏集团的事情,就不需要你多操心了。”

    “难道你有计划了?”连城眼睛一亮,如同一只要偷腥的小猫一般,翻身看着苏灿满是期待的道,看着苏灿点头,忍不住满脸喜色,“太好了。”

    “恩?什么太好了?”苏灿好奇的看着身边一双眼睛都在冒精光的女人道。

    “你看……今天这新闻出来之后,对于钱氏集团的股价绝对是利空吧,我猜在钱氏集团举行临时股东会议之前,钱氏集团的股价恐怕会连续几天的暴跌,如果你不出手,我自然不敢出手,但是你出手,我相信你一定胜券在握了,人家区区一个弱女子,跟着赚一点点零花钱,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

    苏灿看着满脸雀跃的连城,他算是看出来了,感情要帮自己忙是假,就是想探探自己的口风,趁机赚横财。

    不过连城的小算盘倒是提醒了苏灿,这或许真的是一个发横财的机会,相信在临时股东会议之前,钱氏集团的股市将会成为第二战场,为了扩大成果,宋破军等人恐怕会借机打压股价,这个时候不赚白不赚,而且这肥水也没有流了外人田。

    苏灿看着身边的连城:“你准备了多少资金。”

    连城瞅一眼苏灿,伸出五个手指:“不多,也就五……五百万。”

    “五百万?”苏灿微微皱眉,看着连城那紧张的样子,却是咧嘴露出冷冽的一笑,伸出五根手指,“太少了,怎么着也得以亿为单位,要玩就玩一票大的,狠狠的赚一笔。”

    “而且,赚完钱家,咱们还可以再赚宋家嘛!”苏灿一脸阴险的道。

    “真的?”连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接着心里立马明了,恐怕钱氏集团这次的事情,跟宋家有关系。

    “当然是真的。”

    “苏灿,我爱死你了!”连城盯着苏灿,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不由兴奋的如同一个孩子般大呼小叫,不过紧接着又一次翻身骑在苏灿身上,她太兴奋了,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发泄……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不过对于钱氏集团而言,却是笼罩在凛冽寒冬中。

    苏灿刚来到公司大堂,就被唐明扯到了一边角落,那张肥脸上一脸的心有余悸哆嗦着:“吓死宝宝我了,世界末日,绝对世界末日来了。”

    “什么个情况?”苏灿打量一下大堂四周,发现大堂的气氛格外的压抑,不由狐疑的道。

    “你不知道,刚在就在大堂,钱董跟林董来了一场王对王,差点儿没爆发世界大战。”唐明拍拍足有d罩杯胸膛,深深的吸一口气,“我觉得我应该去填辞职报告,要不然迟早会被吓死。

    “大神掐架,跟你一个小保安什么关系?”苏灿忍不住翻白眼鄙夷的道,转身就准备先回办公室补个回笼觉,面对那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很显然,宋破军那一根虎鞭也不够用。

    不过苏灿还没有抬起脚来,耳边又阴魂不散的飘来一个带着无尽怨愤的冷哼,苏灿抬起头,就又看见了徐进中,还有那帮子手下呼啦着过来……

    苏灿很烦,这群混蛋难道吃饱了没事儿做吗?为啥自己在哪儿都能碰到这群混蛋,苏灿考虑,自己是不是该跟钱秧秧提议,把这群家伙踢出公司,天天不务正业,还拉帮结派一副混社团似的。

    瞟一眼神色怨愤的徐进中,苏灿忍不住摸摸鼻子,嘴角呲笑着道:“徐大队长,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昨天说过,单挑谁输了谁辞职滚蛋,作为一个男人,要说话算话……”

    “你……”原本满脸怨愤的徐进中一张脸就止不住涨红,接着咬牙切齿的道,“你那是偷袭!”

    “偷袭也是你输了。”

    “你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们堂堂正正的上擂台较量。”徐进中心中有一股气,对于当初在蔓玥面前被这个混蛋击倒,丢尽了脸面,他一直认为当时只是自己大意而已,如果如果两人面对面上擂台对决,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把这个家伙锤成孙子。

    面对徐进中的再次挑战,苏灿脸上只有冷笑:“徐大队长,作为一个保安,你的职责是保护公司财产安全,如果有恐怖分子袭击,难道你也跟对方说,咱们上擂台,一对一对决,不能偷袭?你是在军队里往过家家式军演玩脑袋进水了吧。”

    “你!”

    “你什么你!”苏灿脸色冷漠了下来,“任何真正的战场,没有摆开阵势,大家汗一二三一起开火的,在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只有胜者为王!”

    “切,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指责我们。”

    “就是,说的好似自己上过战场似的。”

    “……”

    他替眼前这群人指责自己的嘴脸悲哀,这些平日里站站军姿,踢踢正步,兵役几年里参加几次军演,就以为自己是兵王,眼高于顶的家伙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战场,从来不讲究光明正大,任何阴损的招数都可以使用,唯一的目的就是至敌人死地。

    像这样的家伙,如果真的上了战场,恐怕枪把都没焐热,小命就先没了。

    而面对苏灿的指责,徐进中一张脸烟如锅底,他有心想要反击,可是眼前这个家伙说的都是事实,因为他就上过真正的战场,确切说是当初在边疆追击恐怖分子的时候,他第一次面对那种穷凶极恶的暴徒,他一个兵营各科考核都优异的尖兵,居然被吓尿了裤子。

    战场从来就不同于兵营那些看似热火朝天的训练,但是……这里不是战场,这里只是一家公司!

    而且他心中更多的是不服,如果不把眼前这个家伙揍趴下,他心里的那一口不忿之气永远也散不去。

    徐进中有心上去暴打这个混蛋一顿,一解心头之恨,不过还没等他动作,耳边却响起清脆而急促的脚步声,视线微转,就注意到面沉似水的钱董在蔓玥的陪同下,向着这边方向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