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吃俺老孙一棍
    ,!

    “我说我不知道,你信吗?”苏灿摸摸鼻子,一脸苦笑的道,“不过这跟你找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

    “难道……你想让我去灭了姓林的?”苏灿瞪大眼睛,一脸震惊的道。

    “就你……”蔓玥眼睛一斜,忍不住就是瘪瘪嘴不屑的道,“借你一百个胆子,你也没那个能耐。”

    “那你找我干嘛。”

    蔓玥翻翻眼皮道,“昨天姓林的突然发难之后,秧秧联系了公司所有的大小股东,希望得到支持,可是那些人不是避而不谈,就是借口出国之类,甚至有些人趁机坐地起价,而今天,集团股价遭遇滑铁卢,想要动用公司现金流稳定股价,又遭遇了姓林的阻挠,给几个老董事长交好的银行行长去电话,想要拆借款项应急,又都吃了闭门羹,一夜之间,好似整个世界都在跟她作对,她被整个世界都遗弃了一样,我看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我真怕,她会坚持不住而倒下……”

    “噢,我明白了!”苏灿立马露出一脸猪哥的表情来,“工作压力大,想要放松放松,又不好意思开口嘛,我懂……恩,快餐,还是包夜……包夜八折特惠……你和钱秧秧一起来都行,本人站着海拔180cm,躺着海拔180mm,逆风物流包邮到家,不满意可全额退款哦……”

    “滚!”蔓玥气的鼻子都歪了,刷的一声,亮出了随身带着的小刀,恶狠狠的瞪着苏灿道,“老娘的意思是你去开导一下秧秧,再敢满嘴胡言乱语,老娘就让你躺着海拔归零……”

    “咳咳,别激动,别激动,不就是开导吗,这个我擅长,我这就去。”苏灿立马一缩脖子,不敢再跟这个男人婆口花花了,转身就沿着安全通道的楼梯往楼上窜……

    看着苏灿落荒而逃的背影,蔓玥俏脸微红,接着愤愤的跺跺脚。

    钱秧秧的办公室在公司的顶楼,苏灿刚踏入顶层的走廊,就发现这里戒备森严,可谓五步一岗,不过苏灿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群人的盘问,显然蔓玥已经提前吩咐过了。

    一路来到钱秧秧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不待里面反应,就径直推门进入。

    “我说了,我想静……”钱秧秧烦躁的抬起头道,不过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进门的苏灿,看着那熟悉的脸庞,那一刻,她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怎么了,是谁惹咱们的钱大小姐生这么大的气?”苏灿扫一眼办公桌旁散落一地的文件,地面上散落的凌乱文件,笑眯眯的道。

    “你……你来这里干什么。”钱秧秧抿着嘴,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溢出,“我不用你来安慰我……”

    “安慰你?谁说我是来开导你了。”苏灿一翻眼皮,瘪瘪嘴道。

    “那……那你来干什么。”原本满肚子委屈的钱秧秧表情也是一僵,好奇的开口道。

    却见苏灿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熟练的两腿往办公桌上一翘:“当然是来看某人哭鼻子啦……嘿嘿,来,有啥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你……你欺负人。”钱秧秧忍不住委屈的直咬牙,“你混蛋,人家都这样了,这个家伙还没心没肺的看自己的笑话,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嘿嘿,是不是男人,你难道不知道?”苏灿大奇的扭头看着身边的钱秧秧道。

    “你……你……”钱秧秧原本有些灰败的脸上止不住泛起一抹娇红,语气也是有些结巴起来,“你……你是不是男人……我怎么知道。”

    “好吧,今晚你把我领回家,让你见识一下我金箍棒的厉害。”

    “这跟金箍棒有什么关系?”被眼前苏灿一搅和,钱秧秧也是忘记这一天的诸事不顺,好奇的开口道。

    “咳咳,这可是我祖传的宝贝。”苏灿一正身板,清清嗓门道,“它能大能小,能长能短,端是神奇,乃女人以解忧愁之利器,三八妇女专供之佳品……”

    “你流氓。”

    “嘿嘿,要说流氓,其实我看了西游记之后,觉得这里面孙悟空才是真正的大流氓。”

    “为什么?”

    “你想啊,每次那个死猴子一见到漂亮的妖精,就会来一句……吃俺老孙一棍……”

    “呸呸呸!”钱秧秧一张脸都红成一团,有心想要把这个家伙轰出去,可是心里又有些不舍,虽然这个家伙没心没肺的,不过她明白,他是来安慰自己的。

    沉默些许,钱秧秧才幽幽的开口:“我……我是不是很没用!”

    想到爸爸重伤,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想到这些天自己受的委屈,眼角的泪水还是忍不住滚落脸颊:“以前我总是怪爸和妈整天只知道工作,从来都不陪我,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坐在这个位置,需要承担多少的责任,需要面对多大的压力。”

    “我已经很努力的想要做好了,可是公司却被我弄的一团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好累,可是每次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天爸爸受伤的场景,就会想到我对着你开枪,我真的不想那样的,我宁愿你对着我开枪,也不想对你开枪……”

    “我知道的。”苏灿终于还是收起了脸上的轻笑,看着身边委屈的哭泣的钱秧秧,微微犹豫,最终还是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这些都不怪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想,就算是你老爸醒过来,知道这一切也不会怪你的。”

    “真的?”

    “真的!”

    “可是……我现在连公司都守不住了。”钱秧秧哽咽着道。

    “没关系,要是你被踢出局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捡回家,家里正好还少个暖被窝的丫鬟。”

    “去你的。”钱秧秧破涕为笑,看着苏灿没好气的一翻白眼道,“我就算是失去了执行董事的职位,我跟我老爸还是捏着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辈子也不愁吃喝,凭……凭啥要给你暖被窝!”

    “也是哦。”苏灿摸摸下巴,一脸思索,接着又凑上前,满脸堆笑,“那要不你包下我算了,本人器大活儿好,不满意七天无理由退货哦,亲……”

    “滚粗!”

    看书蛧本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