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刘海川的嘴脸
    ,!

    虽然被人晾在屋外许久让钱秧秧很不爽,可是此行毕竟是有求于人,她也只能将所有的憋屈往肚里咽,伸手推开紧闭办公室门的时候,钱秧秧僵硬的脸上也是努力的浮现一丝笑意……

    “哈哈,钱大美女,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刚才凑巧有个视频会议,耽误了些时间,让钱小姐久等了。”钱秧秧跟苏灿刚踏进办公室,耳边一个爽朗的声音带着一丝轻佻的响起。

    接着,一个中年的男子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没有想象中的肥肉大耳或大腹便便,男子虽然四十出头的样子,却身材保持的匀称,配上一身得体的休闲西服,还有那一丝不苟的发型,手腕上若隐若现的劳力士,颇有几分老帅哥的魅力,只是那一双眼睛此刻却显得有些不老实,而且对方完全可以正式的称呼钱秧秧为钱董,对方却一口一个钱大美女,钱小姐,显得有些轻浮。

    不过很显然,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刘海川。

    “没关系,这个时候叨扰刘董,还请见谅。”钱秧秧努力保持脸上的优雅道。

    “不叨扰,一点儿都不叨扰,像钱小姐这样的佳人,什么时候来找我都不打扰。”刘海川笑眯眯的道,一双眼睛却没有丝毫顾忌的打量着钱秧秧。

    这种侵犯的眼神让一侧的苏灿很不爽,而且对方居然还举起手来,想要去握钱秧秧的手,这分明就是想吃豆腐了,苏灿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身子微微一错,已经挡住了对方的身子……

    刘海川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笑容不变的看着钱秧秧道:“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私人保镖兼助理。”面对眼前这个刘海川毫无顾忌的眼神,钱秧秧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强忍着不喜解释道。

    “哦,你看咱们现在要商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先让你的下人去办公室外等着?”听到钱秧秧的解释,刘海川直接无视了苏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脸上已经带上了迫不及待之色。

    听着这家伙的话,苏灿就老大的不爽!

    下人?老子长的比你帅,身材也比你好,最主要的是长的还比你高,怎么就成下人了?

    苏灿微微皱眉,脸上一板,十足的保镖姿态:“这位刘董,首先我申明一下,我是钱秧秧小姐的贴身保镖,不是什么下人,还有,我有权利判定任何靠近钱大小姐的目标是否有危险或者有某些肮脏的企图,所以,我不会离开钱大小姐身边!”

    刘海川脸上的笑容终于还是一僵,接着一点点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双眼睛漠然的瞄着钱秧秧,嘴角带起一抹嘲讽的道:“看样子钱大小姐此行是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诚意……也是,钱家家大业大,怎么会把我这样的小老板放在眼里,自然钱家的下人也眼高于顶,目中无人了,既然这样,那就不送!”

    “不是这样子的。”看着刘海川拂袖转身,钱秧秧不由急了,这或许是她翻身最后一次机会,“刘董,你听我解释,我这次真的是带着一百分的诚心而来。”

    “是吗?”刘海川脚步一顿,扭过头来,轻佻的斜着眼睛看着钱秧秧,看着对方脸上急切的表情,嘴角也是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那钱大小姐的诚心呢?又在哪里?”

    钱秧秧微微的咬咬牙:“我……我可以高价收购你持有的钱氏集团的股份,溢价百分之三十……不,百分之四十,你看可否?”

    “不急不急!”刘海川再次转过身来,脸上溢满了笑容,一双眼睛瞄着钱秧秧的时候,愈发的放肆起来,“钱的事情都是小事,咱们可以慢慢商量嘛……恩,正好今晚上我有时间,不如这样,我定个私人包厢,晚上就咱们两人,边吃边聊,你看怎么样?”

    苏灿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还是露出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刘董,今晚上我已经有安排的,谢谢刘董的好意。”

    刘海川眼睛微米,声音也是低沉了下来:“今晚没空,那就明晚,你看,我很有耐性的!”

    “我明晚也没有时间。”钱秧秧脸上最后的一丝歉意也消失无踪,语气平静的道,她算是看出来了,不管今天她使出什么手段,也不会从眼前这个家伙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刘海川脸上的笑容终于还是挂不住了,一点点的沉冷了下来。

    “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没有听出来?”一侧的苏灿看着这个男人的嘴脸,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呲笑,“我说你年纪大了,难道智商也开始退化了,连这么明了的拒绝都听不出来?”

    “闭嘴!这里哪里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刘海川阴冷的瞥一眼苏灿,接着再次将目光落在钱秧秧的身上,语气阴森的道,“听说钱氏集团临时股东会议在后天举行,钱董剩下的时间可是不多咯,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确定要拒绝我?”

    “你!”钱秧秧紧紧的咬着唇角,一脸的委屈,她想要一走了之,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可是正如他所说,这是自己对付林家父子最后的机会……

    看着钱秧秧脸上浮现的挣扎,刘海川心中也是一喜,一双眼睛看向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眼底更是抑制不住的贪婪,虽然他跨足娱乐影视行业,平日里身边不缺那些想要上位的小明星,但是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跟眼前这个丫头比?

    眼前这可是钱家的大小姐,身价上千亿的主,绝对是华夏国最有钱的几个女孩之一,想到自己可以借机将这样有钱又漂亮的女人压在身下征服,刘海川心头忍不住火热。

    脸上再次溢出满满的笑容,一双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着小丫头的小手抓去:“钱大小姐能不能在后天的董事会翻身,就看钱小姐知不知道该怎么做……”

    刘海川已经忍不住吞咽口水,眼看着那只小手就要落入自己手中,却在这时,一声娇喝在耳边响起,原先还表情挣扎的钱秧秧突然变脸,接着刘海川眼前一花,耳边一声脆响响起:“滚!”

    刘海川傻眼了,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巨痛,还有耳边回荡的嗡鸣,刘海川一脸难以置信:“你……打我!”

    “我呸,老东西,你当你是什么玩样儿,居然还想占姑***便宜!”钱秧秧撕去了钱大董事长的面具,化作了钱大小姐刁蛮的真面目,犹自不解气的扬手就往眼前那张老脸上抽。

    她豁出去了,大不了不当钱氏这个执行董事,即便如此她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也可以当一个安稳的富家大千金,凭啥要受眼前这个老色鬼的气!

    看着这突然的变故,一旁的苏灿也是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过接着就忍不住偷乐,这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嘛,不过……这画风转变的也忒快了!

    “你……你放肆!”刘海川狼狈的躲着钱秧秧劈头盖脸的招呼,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应该是钱家这个丫头片子为了大权,忍辱负重,任由自己蹂躏才对!

    “你要明白,我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没有我的股份,你将会被踢出钱氏集团的高层,你现在跟我道歉,还来得及……”

    “道歉?姑奶奶就喷你一脸盐汽水。”钱秧秧横眉冷目,对着这个老男人发泄一番,钱秧秧只感觉浑身舒爽,先前受的一肚子气都消散了,不理会一脸怨愤的刘海川,钱秧秧潇洒的转身,“苏灿,我们走!”

    “你……你……好……好得很。”看着钱秧秧的背影,刘海川狼狈的揉着淤青的脸颊,满是怨恨的道,“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爬在我的脚下,求我上你……”

    “哼!”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苏灿冷冷一哼,一双眼睛冰冷的盯上了刘海川!

    原本暴怒的刘海川声音戛然而止,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头山洪猛兽盯上了一般,浑身寒毛战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暴虐,杀戮,无情!

    直到那个男人消失在视线中,刘海川才狠狠的松一口气,不过接着耳边传来轻微的撕裂声,下一刻,身上外套内衣如同被无数把利刃滑过一般,化作一片片碎片,无声的滑落地面!

    刘海川惊恐的瞪大眼睛,直到那个大胸秘书开门,刘海川才回过神来,惊恐的抱住不着片缕的身子,脸上却已经一片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