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日记本
    ,!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的怀疑,她是不是我的亲妈妈。”钱秧秧看着苏灿,一脸苦涩的笑,“从我有记忆开始,从来没有见到她脸上有过一丝笑容,她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哪怕好不容易能在家中见到她,她也是把自己锁在这间书房!”

    “而且,这间书房从来不准人进,哪怕那个人是我和爸爸!”钱秧秧脸上露出了一丝怯意,“我记得很小的时候,那时我只是想要端一杯咖啡给辛苦工作的母亲,我只是想要得到她的夸奖,或者一个微不足道的笑容,可是你知道吗,就是在这间房间,我被她暴打了一顿,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爸爸跟她大吵了一架。”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进到这间书房了,直到她走了这么久,这是我第二次进入这间房间。”

    听着钱秧秧的阐述,一个恶妇的形象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苏灿的脑袋中,很难想象自己要是有这么一个老娘,那该是何等恐怖,他忍不住怀疑,钱秧秧一定是他妈充话费送的……

    “你是不是怀疑她一定是我后妈?”似猜到苏灿所想,钱秧秧咧嘴笑道,接着却拿起那张办公桌角落一个布满灰尘的相框,送到苏灿的手中。

    苏灿看着手中精致的相框,因为长时间没有打扫的原因,玻璃面上已经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好奇的擦干净镜面上的灰尘,苏灿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你什么时候瞒着我生孩子了。”

    相册中,钱秧秧怀里抱着一个光溜溜的孩子,身边还站着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这分明就是一副全家福嘛!

    “滚,那是我妈和我爸!”原本还陷入伤感的钱秧秧不由瞪大了眼睛,气急的踢一脚苏灿道。

    “啊!”苏灿再次细细的打量手中的全家福,果然,那个男子虽然很年轻,但是脸颊上依稀能够找到现在钱宇恒的影子,而那个女人不细看,简直就是钱秧秧的翻版。

    不过细细打量,苏灿还是看出了不同,相片中的女人脸上果然没有丝毫表情,如同面瘫了一般,不过……有一点比钱秧秧大,最起码相片中女人胸够大……

    苏灿一双眼睛带着探究的瞅瞅相片,再看看身前的丫头那平坦的胸,脸上就忍不住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你……看哪里呢。”钱秧秧注意到苏灿那挑剔的眼神,不由火冒三丈,“看重点!”

    “重点?”苏灿挤挤眼睛,接着一脸批判的表情,“太不像话了,小小年纪,居然就拍果照!”

    “果……果照?”钱秧秧瞪大眼睛,接着一张脸涨红,伸手就想从这家伙手中夺过照片,她怎么就忘记那全家福中间光屁股的家伙就是自己了。

    不过钱秧秧还没碰到相册,就看着苏灿好整以暇的将相框塞到怀里,脸上义正言辞的道:“像这种有伤风化的照片,直接没收了。”

    钱秧秧忍不住气急败坏:“你……你还我的照片。”

    “不给。”

    “你给我!”

    “又不是没看过,还害羞啥。”

    “你……你臭不要脸。”

    钱秧秧气的又蹦又跳,想要夺回自己的照片,却没有丝毫办法,直到最后两人折腾累了,钱秧秧才满不甘心的停手。

    苏灿一边护着怀里的宝贝,一边细细的打量着这间偌大的书房,足有上千册书籍,苏灿翻看了一下,多是一些科研方面的资料,而且从书的磨损程度,这些书籍显然不是放在这里充门面的。

    不过真正让苏灿好奇的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居然发现了很少见的古装书籍,暗黄的纸张,里面透着墨香的刻板印刷字体,都再告诉他这不是现代的产物,再看看那些书名,更是让苏灿大跌眼镜。

    “大涅槃经残卷……九阴真经……绝命十三剑……”

    苏灿嘴角已经开始抽抽了,这没见过面的老丈母娘,难道心中还有一个武侠梦不成?

    虽然这些是古籍,不过蔓玥那群人搜过一遍,都没有放在心上,苏灿自然也懒的看,随手放回了原位,最终却没有丝毫的收货,看着身边同样好奇宝宝似的左顾右看的钱秧秧,苏灿忍不住开口道:“你妈妈难道就没有别的特别的地方?或者没有什么东西给你?”

    “有啊。”

    钱秧秧的回答,出乎苏灿的意料,让苏灿心中也是一动:“什么东西?”

    “一个日记本。”钱秧秧无所谓的道,“不过我看了,蔓玥和我爸也研究了,没有什么特别,就是老妈平日里生活琐事记录而已。”

    “能给我看看吗?”苏灿眼睛微微一眯,忍不住紧张的道。

    “好。”钱秧秧没有丝毫犹豫,“那我去拿。”

    “咱们一起去。”苏灿径直跟在钱秧秧身边,离开了这间昏暗的书房,一直沿着走廊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间外。

    “你……你在外边等着。”钱秧秧停住脚步,对着身边的苏灿道,莫名的,脸上有些紧张。

    “为啥?”苏灿伸手就准备开门,这让钱秧秧也是急了,紧张的张开手护着房门:“这……是我的卧房!”

    “卧房?”苏灿心中一喜,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苏灿眼珠子咕噜一转,接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咦,卧房怎么了?你以前又不是没进过我的卧房!”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苏灿翻着白眼,接着瞪大眼睛,一脸不坏好意的盯着钱秧秧,“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放屁。”

    “既然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为啥不能进。”

    “反正不能进。”

    “好吧,不进就不进。”苏灿无所谓的瘪瘪嘴,轻蔑的瞟一眼满脸戒备的钱秧秧,“那我在门外等你,你快点儿。”

    “恩。”钱秧秧很是松一口气,手已经熟练的打开房门,不过就在这时,身边的苏灿一脸惊讶的盯着自己身后的走廊:“蔓玥,你怎么回来了。”

    听着苏灿的话,钱秧秧动作本能的一顿,习惯性的一扭头,身后走廊哪里有蔓玥的身影!

    钱秧秧心中不由一个咯噔,暗道不好,飞快的转身,却发现那个该死的混蛋,已经如同泥鳅一般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