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卫生间惊魂
    ,!

    “哇塞,大号振动棒……”

    “你胡说什么,这是我唱歌的麦克风。”

    “快看看,这是啥米……紫色钉子裤……”

    “你……你臭流氓。”

    “哇哦,白色妞妞罩,就你还需要这玩样儿……”

    “……”

    “渔网袜……”

    “出去,你给我出去……”

    “我为啥要出去!”

    “你不出去的话,我就不找日记本了。”

    “哎哟,我尿急,借你卫生间一用……”

    “不借不借!”

    “真尿急,想嘘嘘!”

    “尿裤裆里。”钱秧秧一脸嫌弃的推搡着苏灿,直到把苏灿推出门外,才恶狠狠的关闭房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苏灿很不以为然的翻翻白眼,不就是几件内衣嘛,至于这么矫情吗?

    再说了……就她那柴火似的身板,自己又不是没看过……再说……我靠,他是真有些想嘘嘘了!

    苏灿一脸便秘状的左右四顾,先前到处可见的仆人,关键时刻连个鬼影都没有,这分明是消极怠工,回头自己给钱秧秧吹吹枕边风,先扣工资以振门风!

    不过人有三急,还是找卫生间要紧!苏灿飞快的试试两侧紧闭的房门,全部房门紧锁,最后他忍不住考虑拿走廊里装饰的花瓶当尿壶放水的时候,眼睛一亮,注意到紧连着钱秧秧卧房一间房门虚掩……

    天无绝人之路!

    苏灿一喜,没有丝毫犹豫,飞快的推门,闷头就往卫生间钻……

    “啊!”一声尖叫震耳欲聋,让正闷头的苏灿惊呆了,狭小的卫生间里,水汽翻腾,而近在咫尺是那小麦色健康的肌肤,妖娆的身段,高傲的海拔,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在喷头下毫无保留的刺激着苏灿的双眼!

    苏灿狠狠的咽口水,眼前一花,满眼的春光都被一双手遮挡,这让苏灿心中暗道可惜的时候,视线中就多了一张熟悉的脸蛋此刻正散发着浓浓的杀气,赫然是蔓玥!

    蔓玥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苏灿,最让她奔溃的是,这个混蛋那双狗眼,肯定自己都被看光了!

    “你……还不关门!”蔓玥强忍着用飞刀戳死这个混蛋的冲动,冷冷的道。

    “哦哦。”呆愣愣的苏灿一个激灵,从先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伸手把卫生间的小推门关紧……

    蔓玥一看,快疯了:“我让你出去,把门关好,你关了门,自己还在这里干嘛。”

    “也是哦……”苏灿一拍脑门,满脸尴尬的赔笑,一双眼睛却止不住瞅着这女人一眼,两眼,三四眼……啧啧,虽然先前就知道这个皮衣小妞身材不错,却没有想到这么有料,看着一只手都护不住胸前两团要害,苏灿就忍不住直流口水。

    不过注意到那杀人的目光,苏灿觉得自己还是先溜为妙,只是他刚转身准备开卫生间小推门,就听着卫生间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响起了钱秧秧带着疑惑的声音:“蔓玥,你回来了?”

    “呃……”苏灿表情一僵,接着惊恐的瞪大眼睛,买嘎达,不会吧!

    “别……出去。”蔓玥也一个激灵,来不及羞涩,一把拉着门口的苏灿,脸上的表情也是化作了慌张,对着卫生间外道,“恩,我回来了……”

    “你刚才尖叫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蔓玥羞恼的瞪一眼身侧的苏灿,让她差点儿没晕过去的是,这混蛋居然还看,而且还流鼻血了!

    虽然此刻的她羞恼的恨不得把这货生吞活剥了,不过钱秧秧在门外,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跟苏灿这混蛋这副模样,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蔓玥只能用凶狠的眼神,恶狠狠的瞪一眼苏灿,接着小心翼翼的打开卫生间一条门缝,露出脑袋对着门外的钱秧秧道:“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吓着你了吧。”

    “没有!”钱秧秧摇摇头,接着一脸狐疑的道,“对了,你有看到苏灿那个家伙吗?”

    蔓玥表情一僵,接着赶紧摇摇头:“没有看到。”

    “奇怪了,刚才还在门外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钱秧秧狐疑的皱起眉头,接着转身离去。

    确认钱秧秧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后,蔓玥才狠狠的松一口气,飞快的关闭卫生间推门,接着就凶狠的如同一头小母豹似的扑向苏灿,一把扣住苏灿的脖子,死死的将这个混蛋顶在墙角,至于自己的要害,反正都被这混蛋看遍了,她也懒的去做那种无用功!

    “咳咳,你……你想杀人啊。”苏灿没有反抗,呲牙咧嘴,一双眼睛却是不放过丝毫的机会。

    “你还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蔓玥咬牙切齿的道。

    “咳咳,别……别冲动。”苏灿赶紧赔笑,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物,“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蔓玥定睛一看,这货手里拿着的不正是自己当初给他的龙隐令牌?

    “你什么意思!”蔓玥脸烟了下来。

    “113号,我现在以龙隐长官的身份命令你……恩,先松手。”苏灿翻着白眼,呲牙咧嘴的道,要不然,他真怕这女人把自己给掐死了。

    “你!”

    “你难道想要违抗长官的命令吗?别忘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你无耻!”钱秧秧想要发怒,可是看看那块令牌,最后只能无力的松开了苏灿,反手抓着浴巾,一个转身,就将满身的春光都遮挡在浴巾之下,这让苏灿不由暗叫可惜。

    不过苏灿也没有想到,这令牌居然还有这作用。

    苏灿在考虑,自己能不能用令牌命令这女人把身上的浴巾剥掉,不过自己要是敢这么说话,估计这女人真会跟自己拼命。

    苏灿赶紧清清嗓子,将令牌挡在身前:“那个啥……咱们都是军人,我是你长官,在我眼中,咱们就是长官和下属,而不是男人和女人,恩……你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特纯洁,不带丝毫邪念?”

    “你鼻子下面那两条是屎吗。”蔓玥忍不住冷笑着道。

    苏灿擦一把鼻血:“咳咳,最近天干物燥,火气比较大,反正你先前不是说了,让我别把你当女人,恩,刚才我没就把你当女人……”

    苏灿说完,不待身边这个女人发飙,也没有去走卫生间的正门,反身一把推开卫生间顶部的透气小窗,灵活的爬出。

    看着那足有一百五六的身板,灵活的从那一尺见方的透气孔离开,蔓玥也是错愕的瞪大眼睛,不过接着却是忍不住气恼的跺跺脚,没把自己当女人?凭……凭啥不把自己当女人?自己……自己这哪里不像女人了!

    蔓玥看看浴巾遮挡下的饱满,很是不忿的瘪瘪嘴,接着止不住就响起那个家伙直勾勾的眼神,还有那夸张的鼻血,蔓玥莫名的,就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看光了自己,居然想这样就过去了?没门!”

    “对了,这家伙今天跟钱秧秧到家里来干什么?”原本满脸酡红的蔓玥迷离的眼神瞬间清醒过来,“难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