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秘密
    ,!

    “苏山,东电董事长助理!”苏山优雅的伸出手,脸带淡笑的看着眼前男子道。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掌控着一个不比东电差的龙腾集团。

    “你可以叫我关山!”眼镜男子平静的站在苏山面前,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礼节性的微微轻握苏山的手,面对苏山如此佳人,对方并没有丝毫失礼之处,“龙腾首席执行官。”

    “关先生,很高兴能够有这次的会面机会,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午宴,还请关先生赏脸。”苏山斟字酌句的开口道,毕竟在此之前双方都不熟悉。

    关山微微的点点头:“恭敬不如从命。”

    ……

    苏灿翻看着手中的那个日记本,从钱秧秧家里出来之后,他并没有再去公司,径直回到了自己家里,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都在研究这个有些陈旧的笔记本,而且,他从这个日记本中,还发现了一个怪异的地方。

    洋洋洒洒十几万字的笔记本上,居然没有记录过丝毫自己父母,也就是钱秧秧外公外婆的信息,好似这女人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不过除了这么一些八卦**,自己真正想要的资料却没有发现个所以然来,硬要说让苏灿专注的,就是日记本扉页上,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七彩蝴蝶,真实的好似呼之欲出。

    苏灿无力的看着手中的日记本,难道这日记本里面也有过特殊处理?

    用火烧,用水泡,或者用血之类的,才能显现出隐藏的秘密来?

    就如同剑侍给自己那本洛书一样,明明没什么稀奇的,结果一见血,就显现出了真面目……

    不过看看这足有新华字典那么厚的日记本,这要血的话,得几公斤才能泡完吧,这还不得把人折腾死?

    苏灿一个脑袋两个大,随手将日记本丢在了一侧,脸上却露出思虑的表情。

    股东会议这几天就要开始了,必须在股东会议之前找到那份资料,自己才能把计划进行下去,不过这汉语字典似的日记本里面找线索,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而且,目前他也只是怀疑那段资料很可能隐藏在日记本里,并没法确定,万一这里面根本没有自己想要的信息,那不是白忙活了。

    苏灿有些抓狂的扯扯满头乱发,正没头绪,却见房门被推开,一张肉肉的笑脸出现在视线中,不正是杜贝贝!

    “咦,师父今天怎么在家?正好家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人,我下面给你吃……”杜贝贝眨眨眼睛,笑眯眯的道,“要不要……”

    下……下面给自己吃!

    原本真焦灼的苏灿表情一僵,看着门口的贝贝,忍不住咽咽口水,一脸为难的道:“这……这光天化日的,有些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说吧,你想吃什么口味儿的,我有好几种口味儿的哦。”杜贝贝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娇声娇气的道。

    “这还分口味儿?”苏灿眼睛都开始亮了,现在的小孩子,简直太会玩儿了,萝莉口味儿?御姐口味儿?还是女王……

    苏灿脑海中猛的浮现出先前在钱秧秧家里卫生间那惊艳的一幕:“我……我喜欢女王味儿的。”

    “女王味儿?”杜贝贝歪着脑袋,撅撅嘴,接着笑眯眯的伸手亮出身后藏着的几包方便面,“没有女王味儿的,只有酸菜,红烧,香辣味儿……”

    “……”苏灿目瞪口呆,接着就感觉自己弱小的心灵被打击了,这死丫头片子,一定是故意耍自己的!

    苏灿拽过枕头把脑袋一蒙,闷声闷气的道:“不吃,我现在就想睡觉。”

    “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杜贝贝忍着笑,好奇的走进卧房来,却注意到了床头那个厚厚的笔记本,“这是什么东西?”

    “小屁孩儿,别乱动。”苏灿想要阻止,日记本却已经到了杜贝贝的手中,接着瞪大了眼睛,“咦,这是彩蝶阿姨的日记!”

    “恩?彩蝶?”苏灿也是忍不住好奇起来。

    “就是钱秧秧的老妈呀。”杜贝贝瘪瘪嘴,“我小的时候经常跟妈妈去钱秧秧家里,见过彩蝶阿姨,她长的真的好漂亮哦,比钱秧秧漂亮多了,就是脾气有些古怪,见谁都冷冰冰的,不过很奇怪,她那样冷冰冰的一个人,居然会跟我妈那种风风火火的性子的人成为闺蜜。”

    苏灿没有想到钱秧秧的老妈居然有这么一个武侠感十足的名字,接着他想起了自己从日记本中发现的异常,忍不住开口询问:“那你见过钱秧秧的外公外婆吗,就是那个彩蝶阿姨的父母?”

    “这个……没有见过,我也从来没听秧秧跟我说过。”杜贝贝眉头微皱,“她从小跟彩蝶阿姨的关系就非常不好,不过彩蝶阿姨的事情,我妈妈肯定要比钱秧秧更清楚,她们可是闺蜜。”

    听着杜贝贝的话,苏灿忍不住翻身起床,穿起外套就准备出门……

    “喂,你要去哪里。”

    “找你妈。”

    “不行。”杜贝贝一听,如同被踩到尾巴似的跳起老高,一把搂住苏灿的胳膊,咬牙切齿的道。

    她现在可不放心让这个混蛋见那个女人,那女人如狼似虎的,指不定就把自己师父这块小鲜肉给吃了。

    “我这是有事找他,关于钱秧秧***事。”苏灿苦笑的看着如同无尾熊似的吊在自己身上的杜贝贝道。

    “有什么事儿,你可以先问我,我不会了,回头我去问她。”杜贝贝一脸打死不松手的表情。

    “好吧,我想要找一份秘密资料。”苏灿满脸无奈的看着杜贝贝,“你要是能帮我找出来,你想让我干啥都行。”

    “真的?”杜贝贝眼睛一亮,“找秘密,这个我擅长,绝对难不倒我这样的天才美少女!”

    “我怀疑,那份资料隐藏在这个日记本中,可是我翻看却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看着杜贝贝双眼冒光的翻看着手中的日记本,苏灿将先前钱秧秧交给自己日记本时的话有阐述了一遍。

    人多力量大,或许自己没注意到的细节,这个小丫头真的能看出些端倪也不一定。

    “你是说彩蝶阿姨将这个日记交给秧秧的时候,还问她生日是什么时候?”听着苏灿说完,杜贝贝大眼睛滴溜一转,“你说她既然从来没有关心过钱秧秧,为什么在把自己日记这样私密的东西交给钱秧秧的同时,突然问问秧秧什么时候生日呢,而且……还说要给她一个生日礼物?难道只是因为良心发现?”

    “不过之后没多久彩蝶阿姨就出事,会不会这其中有些太过巧合了。”杜贝贝歪着脑袋嘟囔着道。

    苏灿心中也是一动:“你是说……钱秧秧她妈妈将日记本交给她,还突然问她什么时候生日,是在暗示钱秧秧什么某些重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