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探索与发现
    ,!

    苏灿心中一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手中这个日记本是关键,而打开日记本中隐藏的秘密的钥匙,就是钱秧秧的生日了。

    “钱秧秧的生日是七月四日。”杜贝贝也是一脸惊喜,随手翻看着日记本,在这足足上千页的日记本中,标记有七月四日的日记一共有两页。

    苏灿迫不及待的抢过日记本,仔细那两页上的日记,慢慢的,苏灿脸上的笑容就一点点的消散,这两页日记跟其他日记没有任何的差别,里面甚至都没有提到钱秧秧生日之类的温馨话题。

    如果不是苏灿见过钱秧秧***照片跟她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苏灿真的很怀疑钱秧秧是不是亲生的。

    难道这两页纸有什么特别?苏灿不由想起几天前他就看过新闻,某人跟自己好友借了几十万,写下了欠条,结果他朋友几个小时后再看,却发现欠条上的字迹消失了。

    会不会有这两页纸里面也用了相似的手法,需要靠某种药水,才能显现出字迹来?

    “你有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正在苏灿满脑子浆糊的时候,一旁的杜贝贝忍不住狐疑的开口道。

    苏灿一愣,扭头看着杜贝贝:“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看着日记本,跟字典似的,足有上千页。”

    “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一年是多少天?是三百六十五天,也就是说如同一天一张日记,这个日记本最起码记录了三年的时间!”

    苏灿眼睛一亮,立马醒悟过来:“也就是说,这三年的时间里,钱秧秧最起码过了三个生日,那这里面为什么只找到两张七月四号的?”

    不过先前杜贝贝翻了好几遍,确实只有两页日期记录的是七月四号,这其中是什么原因?

    突然,苏灿心中一动,立马从身上翻出手机,点开屏幕:“钱秧秧是哪一年生的?”

    “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一九九二年。”

    “一九九二年七月四日,也就是六月初五!”苏灿飞快的翻动着厚厚的笔记本,最终,手上的动作一顿,停在一页日记上,只见右上角标注的日期,六月初四!

    从整个日记本来看,日期标注都是按阳历,而唯独这一页却是阴历,而且正好是钱秧秧的生日,这其中如果没有什么古怪,打死他也不信。

    苏灿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低头看着日记的内容,内容平平无奇,居然是一本的观后感,苏灿仔细翻看对比,也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这让苏灿又忍不住心生狐疑,难道这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苏灿习惯性的皱眉,看着那寥寥几百字的观后感,视线却不自觉的落在了那篇观后感的标题上!

    “哈姆雷特!”

    “如果苏灿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威廉莎士比亚的代表作,也是世界名著目录内的著作……难道说……”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霍然从床上站起身来,拿起床边的外套就向着屋外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杜贝贝不明白,怎么突然这家伙又要出门,而且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房间里早就没有了苏灿的身影,难道这个家伙发现了什么?不过发现了也不告诉自己,就这样神神秘秘的溜了,简直太不够意思了。

    ……

    苏灿再次来到钱秧秧所在的别墅区时,已经是夜晚时分。

    虽然是第二次跟着钱秧秧进入书房,不过苏灿面对那一排排的书籍,还是有种难掩的震撼。

    “没用的,蔓玥他们不知道在这个书房里找过多少遍了,什么都没有发现。”钱秧秧打开壁灯,无所谓的道,看着正专注的着书籍的苏灿,莫名的,她忍不住想起今天蔓玥对自己的提醒。

    不过紧接着,钱秧秧又赶紧摇摇头,把满脑子不该有的东西抛之脑外。

    苏灿没有回话,一双眼睛只是直直的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想要在这如同小型图书馆似的书房,数以千计的书籍中找一本书,谈何容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苏灿逐本逐本的寻找,可是始终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本书,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眼睛却是一亮,一个熟悉的名字落入眼底——hamlet!

    翻译成,正是哈姆雷特!

    苏灿欣喜若狂的抽出这本精装本的哈姆雷特,既然能够找到这本书,那么说来自己的思路是对的,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这下总不会再来挖坑了吧?

    一侧,钱秧秧也是好奇的凑了上去,不明白苏灿要找这么一本书干什么。

    苏灿快速的翻开书籍,并没有发现异常,这让苏灿也是皱起了眉头,不过在合拢的时候,他动作却是一顿,目光已经落在了那厚厚的封页上。

    因为是精装版,封页是硬质的压缩纸,外表包上设计精美的封皮,不过他分明注意到封皮一角有掀起过的痕迹,苏灿心中一动,在钱秧秧好奇的目光中,反手轻轻的抠开胶水封闭的封页,这一刻,苏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而看着封面一点点的揭开,突兀的,视线中只见一张光盘完美的镶嵌其中……

    那一刻,苏灿有种难以形容的成就感,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当神探了,居然能够通过那一点点零碎的信息,找到这东西!

    一侧,钱秧秧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封页里面居然藏着这么一个光盘,难道这就是苏灿口中那个重要的资料?

    就是这么一个光盘,自己的妈妈因为它而身死!

    虽然从小到大,她对自己并不好,甚至不像是一个母亲,可是不能否认自己身上流着的是她的血,她是自己的至亲,难道这张光盘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书房的气氛有些低沉,苏灿正准备开口安慰钱秧秧,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声响,苏灿眉头一挑,眼神凌厉的看向窗外,只见昏暗的灯光下,窗外一架无人机晃悠悠的靠来……

    这只是很普通的一架航拍无人机,不过这戒备森严的别墅外,三更半夜的怎么会有无人机?

    突然,苏灿只感觉浑身寒毛战栗,一股难以形容的危险气息让他脸色大变,本能的,身子已经扑向了身侧的钱秧秧:“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