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龙图请人……
    ,!

    苏灿摇了摇头,抛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翻手间,一个小巧的光盘出现在手掌之间。

    虽然今晚发生了这惊险的插曲,不过东西还是被自己得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小心翼翼的将光盘贴身藏好,苏灿裹着褴褛的t恤,迎着夜风,沿着弯曲的山路,向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明珠城市中心走去。

    这时,兜里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在这僻静的山路上,显得格外的刺耳,苏灿摸出来看了一眼,不由眉头微皱,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苏少,我刚刚‘请’来一个你感兴趣的人,要不要见上一面?”手机中,传来一个男人轻笑的声音。

    “来接我。”苏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免费的劳力,报出自己所在的地址,低头看着沾染血迹的t恤,“顺便带一件衣服过来。”

    挂断电话,不过半个小时,山道上传来一阵低沉的汽车马达轰鸣声,一道灯光在蜿蜒的山道上由远及近,不多时,一辆越野车平稳的停在苏灿的跟前……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飞快的下车打开车门,对着苏灿毕恭毕敬的弯腰:“苏少,龙少让我来请您。”

    “恩。”

    苏灿微微点点头,径直抬腿上车,任由司机带着自己向目的地而去……

    富春江会所,这是苏灿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来这里,他打断了龙图的腿,剁了那个喜欢使毒的老太婆的手,还给龙图下了药。

    哎,真是不堪回首,今晚龙图又把自己带到这里,是想要提醒自己该给解药了么?

    苏灿沉默的在先前开车司机的带领下,一路七拐八绕,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木楼前,推开虚掩的房门,司机男子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龙少他们在里面,您请。”

    苏灿点点头,面无表情的抬腿进门,绕过遮挡在门口的屏风,就注意到屏风之后的画面。

    龙图老神在在的坐在轮椅上,身后是那个断臂的老姑婆,而在两人之前,颤巍巍的跪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子。

    男子一身落满了各种纹路鞋印的西服,苏灿看着似乎有些眼熟,不过一张脸却被打的满脸满嘴的血,地上似乎还有几枚雪白的牙齿。

    “苏少,您过来了。”龙图一摆手,身后的姑婆推着轮椅,来到了苏灿的身边,龙图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道,“今天我请过来的这人,苏少应该不陌生吧?”

    “这家伙是谁?”

    “刘海川!”龙图歪着脑袋,对着正半低着头惊恐的跪在地上的男子冷声的道,“抬起头来,让苏少验验货。”

    看着那张抬起来的脸蛋,苏灿瞪大了眼睛,这被揍的跟车祸现场似的脸,居然是那个白天见过的中年老帅哥刘海川?

    刘海川也注意到了龙图口中的‘苏少’,一张脸因为惊惧而扭曲,这不正是白天跟在钱秧秧身边的那个保镖兼助理吗?怎么又变成了‘苏少’?

    “苏……苏少,是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的错,我该死,您……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刘海川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今晚他真的被吓坏了,而且那群混蛋下手也太狠了,自己就靠着这张脸蛋泡妞,都被打毁容了。

    “啧啧,龙图,不是我说你,怎么可以对人这样下狠手呢,看把人家刘董给吓的,人家怎么也算是明珠有头有脸的人物。”苏灿很是同情的看着刘海川那张被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的脸,蹲在刘海川身前,拍拍刘海川肩膀上的脚印关心的道,“刘董,你……你这没事吧?需不需要送医院?”

    “不……不用。”刘海川受宠若惊,哆嗦着嘴巴,“是……是我有眼无珠,不该对钱大小姐有非分之想,钱氏的股份,我……我现在就在钱大小姐打电话,同意她的条件回购。”

    “什么条件?”苏灿歪着脑袋瞟着刘海川道。

    “溢……溢价百分之三十……”刘海川怯怯的看一眼苏灿,颤抖着开口道。

    “看样子,刘董的脑子都被打的不清醒了。”苏灿扭头看一眼龙图道,“你看你,都把人个打傻了。”

    “我现在就让他清醒清醒。”龙图咧嘴冷笑,扬手一个响指,守在屋外的烟衣人如狼似虎的冲进房间里来。

    看着这一幕,原本哆嗦着身子的刘海川吓坏了,满面惊惧的看着苏灿:“我错了,我算错了,应该是市场价,市场价就卖!”

    “市场价?”苏灿站起身来,扭头看着龙图笑眯眯的道,“你说,如果明天警方发现明珠最高楼前的花池里发现一堆烂肉,结果通过dna对比是爱多的董事长,最后的调查结果是高空坠亡,恩,这个死法怎么样?”

    跪在地上刘海川惊恐的瞪大眼睛,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家伙居然这么狠,开口就想让自己死!

    “这恐怕不太好吧?”龙图一脸为难的道,“毕竟一滩烂肉,也怪吓人的。”

    听着龙图的话,原本处在奔溃边缘的刘海川点头如捣蒜,忽然觉得跟眼前这个姓苏的比起来,龙图大少简直就是一个大善人,虽然自己被人打的跟孙子似的,但是最起码没有要自己的命。

    “也是。”苏灿点点头,接着煞有介事的道,“那就沉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苏灿瞟一眼刘海川,笑眯眯的道:“最好是把这货装进水泥袋里,丢进江里,水泥融水凝固,然后这家伙就变成石疙瘩,说不定千百年后,还会成为化石……对了,刘董有没有家人?”

    “有妻子和一个儿子。”龙图配合的回答道,不过脸皮已经直抽抽,脊背直冒寒气,本以为自己是狠人了,结果眼前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狠!

    “恩,去把他们带回来,回头送到非洲,听说那边的野人,挺喜欢这种细皮嫩肉型的!”

    “……”

    刘海川一屁股瘫在了地上,接着屁股尿流的爬到苏灿跟前,满是惊恐的尖叫:“我错了,我不要钱,我的股份白送你了,我什么都不要,苏少饶命,龙少饶命!”

    “不要钱怎么能行?”苏灿脸一沉,翻着眼皮道,“搞的我们跟抢劫似的,我们可是守法公民。”

    龙图已经有些看不下眼了,这个家伙不但狠,还不要脸!

    刘海川此刻哪里还敢耍小心思,相比自己的命,那百分之四的股份算什么!

    刘海川迫不及待的开口道:“不是抢劫,是我心甘情愿送你的。”

    “真的?”

    刘海川连连点头,接着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的,我是真的心甘情愿,绝对没有怨言。”

    “这怎么好意思呢。”苏灿一脸不好意思的道,接着歪着脑袋看着一旁的龙图,“不过人家既然哭着喊着要给我股份,我要是不收下,似乎有些不给面子噢?”

    “好吧,盛情难却,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不懂得拒绝!”

    “¥%#……”

    看着苏灿那张贱贱的脸,龙图有种想抽丫的冲动,不过他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