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我都知道了
    ,!

    永庆集团,

    在明珠这种跨国公司多如狗,明星企业满地走的城市,并不算出众。

    但是永庆背后的老板,却是明珠动一动脚都要颤一颤的豪门家族宋家,此刻在永庆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宋破军神情悠闲,享受着悠闲的下午茶。

    股市已经休市,虽然今天钱氏集团的股价,在盘尾有过回弹,不过在他强大资金的狙击下,还是没有翻起多大的浪花儿来,最终以完美的二连跌跌停告终。

    身边,大胡子正在汇报今天的成果,不过宋破军的心思并没有在这上面,他更多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那个确实的核心资料。

    如果没有那段资料,自己这段时间所有的谋划都将成为无用功!

    “大少,今天钱氏集团股价,在盘尾的五分钟,出现了明显的回弹,这种情况非常的不正常。”大胡子一脸恭敬的道,“我们的专业分析师分析,在最后盘尾五分钟之内,最起码有三个亿的现金流进入,而我从钱氏那边林董口中得到的消息,钱氏集团没有丝毫资金流出。”

    “不过几个亿而已。”宋破军无所谓的挥挥手,“钱氏集团市值数千亿,几个亿不过是毛毛雨而已,投进去连点儿浪花都不会溅起!”

    “可是,我们为了打压,在盘尾五分钟,投入了近十亿的资金。”大胡子一脸为难的道。

    宋破军脸上的悠闲终于消散了一些,放下手中上好的龙井,抬头看着大胡子:“咱们旗下的公司,目前能动用的资金还有多少?”

    “因为新能源公司申请,冻结了近百亿资金,我们现在还能动用的流动资金,大约在20亿的样子!”

    “明天是股东大会前的最后一天,绝对不能出意外。”宋破军眉头微皱,“我这边也会找关系,只要新公司通过资本审核,那百亿资金就会流动,而且,目前咱们海运方面,还有十多条巨型邮轮,完成航运之后,还有资金流进去。”

    “对了,苏灿那边有没有消息?”

    “没有。”大胡子沉声的道,“不过昨晚钱家似乎发生了变故,听说钱家夫人的书房被毁了。”

    “书房?”宋破军眉头忍不住一挑,刚准备开口,桌子上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居然是苏灿的,宋破军心中微微一动,接着飞快的接通:“有事?”

    “找个地方见面吧!”电话中传出苏灿轻松的声音,“东西找到了,找个识货的人验货。”

    “真的。”宋破军心若狂喜,果然想什么来什么!

    不过他还没被惊喜冲昏了头脑,如苏灿所说,找到了核心资料,最保险的自然是要内行人去检验。

    宋破强忍着惊喜,语气平静的道:“我这边准备地方,确定了见面地点,我这边电话通知你。”

    “好。”

    苏灿没有多说,径直挂了电话,想想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短暂的停顿,电话就被接通。

    苏灿眉头微皱:“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稳步进行中!”电话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苏灿还想询问,却在这时,保安办公室紧闭的房门被粗鲁的推开,苏灿抬起头,就见蔓玥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外。

    “好的,回头再说!”苏灿挂掉了电话,看着神色难看的蔓玥,脸上赶紧露出满脸赔笑来,“那个……啥,你这是有事?”

    “哼!”蔓玥进屋,随手关门,这让苏灿眼皮忍不住直跳,这是弄啥咧,居然还关门,难道是因为昨天卫生间的意外,今天来找自己算账了……

    苏灿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准备瞅准时机,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苏灿还没有动作,眼前却是一花,一条纤细没有丝毫赘肉的腿却是呼啸着横扫过来,狠辣刁钻。

    苏灿赶紧躲过这必杀的一脚横扫,脸上表情也是一僵:“那个啥……有话好说,咋还动手了。”

    “你这个流氓,”蔓玥动作不停,一拳拳向着苏灿脸上砸去,“无耻,败类,人渣,叛徒!”

    苏灿看着蔓玥如同泼妇似的攻击,赶紧抓住了对方的两只手,一边满脸堆笑:“那个啥,你说我流氓无耻败类人渣什么的,我也就认了,不过我就是卫生间看了你几眼,怎么就扯上叛徒了!”

    “你干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蔓玥满脸冷酷的道,“亏我和秧秧还这么信任你。”

    “知道了什么?”苏灿好奇的道。

    “你……放开我。”蔓玥两手被控制,气恼的扭动身子就准备动脚,然而却被眼前这个混蛋身子狠狠的压在了墙角,让她动弹不得,听到苏灿的询问,蔓玥满脸凶相,“知道什么?你还装什么糊涂,你是怎么进公司的?我全都知道了,你居然是林斌良派道钱秧秧身边的叛徒!”

    “哎呀,这都被你知道了。”苏灿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哼,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蔓玥一脸我都知道你的诡计的表情,盯着苏灿道。

    “无话可说。”苏灿眨眨眼睛,接着就是一脸不怀好意瞄着蔓玥。

    “你这是什么表情。”蔓玥眉头微皱,小脸酷酷的道!

    “你知道的这么多,我再考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

    “你!”蔓玥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说是先杀后x好呢,还是先x后杀?”

    “你……你难道就没有要解释的!”蔓玥没有想过结果是这样,她今天单独来质问这个混蛋,就是想听听这个家伙的解释,哪怕是狡辩。

    可是这个混蛋,居然连一丝狡辩的意思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狡辩?你说的都是事实。”苏灿笑眯眯的道,身子一点点的压在蔓玥的身上,语气暧昧的道,“选一个死法,是想舒服着死呢,还是想死了再舒服一下呢?”

    “你……你去死吧。”蔓玥瞅准空档,对着这混蛋就是一个膝顶。

    苏灿腿一夹,夸张的跳开老远,而蔓玥也借机赶紧跟这个混蛋保持安全距离,身子已经挪向了门口,脸上依旧一脸凶相:“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钱秧秧那里揭发你!”

    看着蔓玥落荒而逃的背影,苏灿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笑意来,这丫头这幅表情,就像是小学里喜欢告状的小学生。

    苏灿一直在办公室到下班,也没有见蔓玥再次来找自己麻烦,同样也没有见着钱秧秧。

    在跟宋破军确定了见面的地点之后,苏灿径直离开了公司,在公司门口很奢侈的直接打的往目的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