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风起云涌
    ,!

    兵败如山倒是什么意思?

    或许对于此刻的钱秧秧而言,她这几天所面对的一切深刻的阐述了这句话。

    已经是第三天了,股市刚一开盘,没有任何悬念,公司的股价继续一个稳稳的跌停板,她已经来不及计算自己持有的股份,在这三天里跌去了多少个亿。

    面对这一切,她更多的只是无力,虽然她心中已经明白明天的股东会议已经成为定局,但是她还是想要救一救,不过她也明白,要动用公司的储备金,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更别提这一切分明都是林斌良所策划,林斌良一定会死死的压着。

    “秧秧,如果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一侧的蔓玥看着脸上带着倦容的钱秧秧,一脸担心的道。

    “不用了,或许明天的股东会议之后,我可以天天休息,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千金了。”钱秧秧一脸苦笑的道。

    “秧秧……”蔓玥脸上表情有些挣扎,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

    “如果……如果你忽然发现,你自己深信的那个人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办?”蔓玥咬咬牙,最终还是开口道。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呢?”钱秧秧不无好奇的道。

    “我……我说出来,你一定要挺住。”蔓玥脸色难看的道,“我发觉苏灿进入公司的目的不纯。”

    “怎么会呢?”

    “我昨天查过,他之所以能进入公司,是因为林斌良方的人开口走的后门,而且,我们的人查到他跟林斌良有过接触……最让人气愤的是,昨天我找他对质,他居然没有反驳。”蔓玥一想到昨天,那个混蛋对自己的动作,就恨的牙痒痒。

    钱秧秧沉默了,不过紧接着,脸上又泛起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了,不过……我相信苏灿。”

    钱秧秧想起了当时在自家别墅时,苏灿对自己说的那些没头没尾的话,问自己是否相信他,她当时的回答是相信,而现在她依旧相信。

    “秧秧……”

    “好啦,你去准备一下,我下午要去做个spa,就算是明天死,也要死的漂亮点。”钱秧秧笑眯眯的道。

    蔓玥一脸无奈,这算是自暴自弃了吗,不过最后她也只能跺跺脚,转身离去安排钱秧秧的出行事宜……

    今日,无数双眼睛盯着钱氏集团的股价,面对连续几日的暴跌,散户们终于扛不住了,开始抛售,加上一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更是将钱氏集团的股价死死的封在跌停板,可是这一情况,在下午开盘,却显得诡异起来,原本封跌停板的股价,居然开始几度打开,就算是股市白痴也能看出来,其中攻守双方的战火胶着。

    依旧是在永庆集团,不过此刻的宋破军并不在总裁办公室,而是坐镇一间小型的会议室,长条桌两侧坐满了公司核心员工,正在快速的敲打着手中的电脑,整个办公室的气氛显得紧张凝重。

    主座,宋破军眉头锁起,双眼睛都盯在墙壁投影仪上的k线图,正是钱氏集团的股票。

    “大少,我们监测到有不明资金正在分批的流入,如果我们不动用资金,恐怕很难将对方封死跌停板。”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脸上带着凝重之色,仔细的分析道。

    “目前大约流入多少?”

    “虽然对方做的手法很隐蔽,不过现在应该在一亿左右,虽然很少,但是这样的势头,势必会带动那些跟风的散户以倍数计的资金入场!”

    “不管你以什么手段,今天钱氏的股价必须封跌停板,你可以动用我们准备的资金,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你们都是金融界的操盘高手,不要让我失望。”宋破军脸色也是有些难看,看看时间,到今天休市,还有十分钟,他要以完美收场。

    “好的,大少。”男子微微的点点头,而后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电脑上,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只有急促的键盘敲打声,而在一群操盘高手的操作下,果然,仅仅打开跌停板一分钟之后,股价再次被死死的封在跌停板上。

    这让宋破军脸色也是好看了不少,现在只要静等股市休市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五分钟,原本紧闭的办公室房门,却被突兀的推开,宋破军眉头微皱,却见大胡子急匆匆的走进会议室:“大少,不好了,出情况了。”

    听着大胡子的话,宋破军眼皮忍不住一跳,心中莫名的涌起一丝不安:“什么情况?”

    “就在刚才,港岛的金融媒体突然曝出了咱们海运集团不利的消息。”大胡子脸上已经见汗,打开手上的平板电脑送到宋破军面前,“而且就在刚才,港岛的凤网挂上了头条!”

    宋破军脸色一变,一把从大胡子手中夺过平板电脑,只见上面一行猩红的标题被挂在了最显眼的头版头条:“永汇海运集团涉嫌非法走私毒品,巨型油轮被扣秘鲁!”

    宋破军脸色一点点的沉冷下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知道,我们没有收到油轮被扣押的消息,不过从对方的文章中,秘鲁方登船检查,发现了一个装满毒品的箱子……秘鲁官网网络上已经出现相应的新闻!”

    “这是栽赃!”宋破军怒不可及,不过接着一脸阴冷,“我倒是小看了钱家那个小丫头,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不过一条油轮被扣,就能够扭转败局么?”

    看着依旧被死死封在跌停板的钱氏集团股价,宋破军脸上也是露出了森冷的笑容,虽然永汇航运是宋家庞大公司的现金奶牛,但是区区一条油轮还动不了他的根本。

    永汇航运掌控着几十条巨型货运轮船,在大洋上,都有它们的身影,不过是一条而已,再则,这条消息不过是被港岛的媒体爆出来而已,那个巴掌大的地方,还影响不到内陆,哪怕是影响力颇大的凤网,在内陆极大综合门户媒体的挤压下,市场份额也少得可怜!

    不过宋破军脸上的冷笑,随着一个慌张的声音而瞬间僵硬……

    “大少,不好了,永汇的股价开始被猛烈打压。”

    会议桌一端,一个操盘手满脸紧张的抬起头道。

    宋破军飞快的点开永汇的股票,只见股价在最后五分钟,一路往下栽,仅仅半分钟的时间,股价翻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