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股东会议开始
    ,!

    今日的明珠,难得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可是面对窗外碧空万里,端坐在会议室主座的钱秧秧,心情却是怎么也好不起来。

    不管她愿意或者不愿意,临时股东会议还是进行了,扫一眼端坐在会议桌两侧的一干人,这些大腹便便的股东将决定她的生死。

    虽然心中已经放下了心结,可是事到临头,她更多的还是不甘,但是面对林系一干人的逼宫,她只能无力的将所有的不甘化作愤怒的目光,一眼一眼的瞅着姓林的,还有姓林的身边那四个狼狈为奸的家伙。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那四个家伙面对自己看过去的眼神时,居然对自己笑!

    这让钱秧秧心中狐疑的同时,更多的是不爽,这是在嘲讽自己这个失败者吗?多行不义必自毙,正是这些家伙坏事做绝了,所以其中一个死胖子昨天摔断了腿,今天还是座轮椅来。

    这让钱秧秧心中又是暗叫解气。

    林斌良抬起手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股市开盘了,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笑眯眯的转头看着上首的钱秧秧:“钱董事,您看会议是不是该开始了?”

    钱秧秧能够感受到林斌良眼中那种猫抓老鼠的戏虐,俏脸微沉:“林董,你太心急了。”

    林斌良脸上一沉,语气有些不喜:“钱董你也明白,大家都很忙,所以我这不是替大家考虑,不浪费一干股东们的宝贵时间!”

    “姓林的,就算是开会,也要所有股东都到齐,现在刘董分明还没有到场,这显然不合规矩。”在林斌良的对面,是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此刻怒目圆睁,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面对这个家伙,林斌良暗恼不已,汪泉,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也是公司的第一批元老,而且最主要的是这货是油盐不进,钱宇恒的铁杆狗腿子!

    要不是这个家伙站在钱家丫头边,自己早就把这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拿下了!

    林斌良心中已经暗自决定,等自己当上了公司的执行董事,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个钱家的狗腿提出公司。

    而随着汪泉的开口,双方的派系瞬间明了,站在汪泉一边的股东,跟林董一变的股东怒目而视,而那些中立的股东,却悠闲的看新闻,看报纸,喝茶,一副飘然世外的架势。

    就在双方气势胶着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突兀的推开,接着就走进来一个脑袋几乎被缠成了木乃伊似的家伙:“对不住,对不住,堵车,我来晚了?”

    “你是?”林斌良眉头一皱。

    “刘海川!”脑袋包裹的跟沙锤似的刘海川瓮声瓮气的道。

    听着刘海川的回答,会议室一干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脑袋缠的跟阿拉伯人似的家伙居然是刘海川那个中年老帅哥?

    坐在首位的钱秧秧也是瞪大了眼睛,前天她去见这个家伙的时候,这家伙还好好的,怎么一天不见,就成这幅模样了?

    不过身为董事长,钱秧秧还是礼节性的露出一脸关心:“刘董,您这是怎么了?”

    刘海川听到钱秧秧的声音,身子就忍不住一个哆嗦,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没事儿,昨天不小心,出门摔了一跤!”

    摔一跤就摔的跟车祸现场似的?这得从多少层楼摔下去,才能摔成这样?

    一干人都忍不住嘀咕,而林斌良此刻清清嗓子,挑衅的看一眼对面满脸怒容的汪泉,才开口道:“好了,既然现在公司股东已经到齐了,那么咱们今天的临时股东会议也可以开始了。”

    林斌良说完之后,笑眯眯的飘一下下手的自己人,暗使眼色,如果苏灿此刻在这里,一定立马认出来,林斌良身边的胖子,正是昨晚被小刀’请’过去的四个胖子中的一个!

    而林斌良的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汪泉的眼神,忍不住恨恨的瞪一眼林斌良:“养不熟的白眼狼!”

    得到林斌良的眼神示意,坐在下手的胖子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僵硬:“那个……这次的临时股东会议,想来大家都明白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老董事的重伤,到目前还生死不明,对此,我们真的万分的悲痛,可是,庞大的钱氏集团,还要继续运行,这里面关系到咱们大家的饭碗。”胖子微微一顿,接着按照之前几个人核对过的剧本,继续往下演,“而从小钱董事开始执掌公司之后,想来小钱董事的所作所为,咱们大家都有目共睹,投资的几个项目,连连遇挫,以至于血本无归,所以,我们不得不怀疑小钱董事的能力,能不能给我们钱氏集团这条大船掌舵!”

    “潘明,你在放屁!”汪泉脸上青筋直冒,“钱董投资的几个项目为什么会这样,你们这群人应该心里明白,要不是你们暗中使手段,会血本无归吗?”

    “汪泉,你说话可要讲证据,不然我告你诽谤!”林斌良脸色一沉,语气森森的道。

    “姓林的,你少给我来这套,老子要是说一个怕字,我跟你姓!”汪泉梗着脖子,冷声的道。

    “汪伯,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钱秧秧扭头看一眼林斌良,“还是说正题吧。”

    林斌良清清嗓子,语气傲然的道:“钱董还是太年轻了,磨砺不够,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投资失利的事情,这是在所难免的嘛!”

    “不过,我们公司是为了赚钱才存在的。”林斌良义正言辞的道,“作为一个公司的掌舵者,需要的是保证在场所有股东的利益,我认为钱董在这方面还是不足的,需要多多的历练!”

    “所以,我提议,公司股东重新选出执行董事,带领钱氏集团尽快的走向正轨。”林斌良一脸严肃的道。

    林斌良话语刚落,身边的己方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

    “对,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认为,公司里最有资历的,非林董莫属,而且林董经验丰富,一定能够将钱氏集团带向一个新的高度。”

    “过奖过奖,不过如果大家选我,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面对己方人的吹捧,林斌良也是有些飘飘然,扭头看着脸色难看的钱秧秧,一脸长辈慈爱的嘴脸,“秧秧,你放心,你林伯伯我不是在夺你的权,只是暂时帮你看管着公司,你先在公司底层多多的历练,等经验足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自然会退下来,让你上来执掌公司!”

    “哼!”钱秧秧冷冷一哼,懒的去看林斌良这幅恶心做作的嘴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