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OUT出局
    ,!

    “你想怎么样?”林斌良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语气中居然会透着无力,本来胜利唾手可得,最后却功败垂成。

    “我说的很明白,我想要你的股份。”苏灿看着表情僵硬的林斌良,“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手中的资料不会交给警方。”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林斌良声音干涩无力的道,心中有燃起了一丝希望。

    苏灿笑眯眯的瞟一眼不远处的潘明四个人:“你看,他们四个都活的好好的,所以信我,得永生!”

    “我不信你!”

    “好吧,我发誓!”苏灿一脸郑重的举起手,“如果我把你的资料交给警方,就让我……永远硬不起来!”

    “噗……咳咳!”正故作镇定的喝水的钱秧秧差点儿没被呛死,这……也算发誓?

    “把……u盘还给我。”林斌良还是不放心,一脸坚持的道,如果得不到u盘,他会如鲠在喉,永远无法真正安心。

    “没问题。”苏灿随手将u盘丢在林斌良面前。

    林斌良手忙脚乱的将u盘插在电脑上,确认里面的资料无误,才狠狠的松一口气,可是眼底却带着浓浓的不甘,难道就这样败了?还败在一个小小的保安手里?

    眼前,那个漂亮的过分的小丫头很是时候的将一份文件送到自己跟前,而且还很贴心的送上了签字笔。

    这是一份股份转让协议,看着那加烟加粗的标题,林斌良心如死灰,就在先前他还信心爆满,准备掌控这艘庞大的航母巨舰,可是之后眨眼间,他就落得这番被淘汰离场的下场,这份巨大落差,让他难以接受,却不得不接受。

    不签字,他估计今天就离不开这间办公室,可是签字,这半辈子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

    最终,林斌良还是没有那个拒绝的勇气,在合同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却好似透支了林斌良所有的力气,林斌良无力的软倒在板凳上,双目无神。

    相比林斌良的心如死灰,苏灿可是乐不可支的从桌子上拿过合同,接着清清嗓子:“恩,现在股东会议继续,那么无关人等可以提前退场了。”

    潘明几个人浑身一个激灵,不敢再有丝毫停留,转身就溜,而林斌良依旧失魂落魄的倒在椅子上,不过面对失败者,苏灿可没有什么好脸色:“恩,林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您就可以走了,我们公司还准备开一个临时会议,外人不便参加。”

    “外……外人……”林斌良感觉自己的脸被拍的啪啪的疼,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来,宛若孤魂野鬼似的向着会议室外走去,从今往后,钱氏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了,他被out出局了,他成为了‘局外人’……

    这一切的变故,不过只是几分钟之间,可是对于钱秧秧而言,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这就完了?自己最大的死对头,就这样被击垮了?

    钱秧秧一双眼睛没时间理会离去的林斌良落寞的背影,而是双眼泛光的瞄着苏灿!

    每一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的梦,可是现实却告诉她们,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还有可能是唐僧,可是今天,眼前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家伙,就是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白马王子。

    “喂喂,别用这种爱慕的眼神看着我,人家会害羞的。”闲杂人等离场,苏灿脸上又恢复了熟悉的贼眉鼠眼,对着钱秧秧露出一脸羞涩的表情道。

    “谁看你啦,臭美。”钱秧秧脸色微红,慌张的收回视线,接着又很是不甘的瞪一眼苏灿,强作镇定的道。

    “哟,小娘子居然敢对我摆脸?”苏灿一脸夸张的表情,嗷嗷叫道,“杜秘书,我现在掌控着钱氏集团多少股份来着?我数学不好,一时算不出来!”

    一旁的杜贝贝立马傲娇的一挺那比非诚勿扰里范伟秘书还要大的胸膛,娇滴滴的道:“老板,现在您手里一共有钱氏集团近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

    杜贝贝那嗲声嗲气的好似牛皮糖般粘人的声音,让苏灿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赶紧转移注意力到钱秧秧身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笑:“恩,你应该明白,你现在不过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我手里百分之四十七,你一个第二股东,居然敢对我这个大股东摆脸色?”

    “还想不想干了!是不是想卷铺盖回家?”

    “你!”看着苏灿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钱秧秧就忍不住咬牙切齿,为什么瞅着这家伙的嘴脸,她就特有一种抽他脸的冲动!

    “你什么你。”苏灿笑眯眯的凑过来,腆着一张贼眉鼠眼的脸,“当然,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恩……钱大小姐还想当公司的执行董事的话,就看你会不会来事儿啦。”

    “那你想来什么事儿呢?”钱秧秧暗自咬牙的道。

    “咳咳,人家今晚给你留门哦。”苏灿笑眯眯的对着钱秧秧道,“恩,在下诚挚的邀请钱大小姐去帮我量一下床的尺寸!”

    “臭流氓。”钱秧秧咬牙切齿,藏在桌子下的脚恶狠狠的踩在眼前这个混蛋的脚背上。

    脚背突然遭袭,苏灿一张脸都绿了,不用说,自己脚背肯定青了,这女人,果然都是忘恩负义,用人撒娇用罢弃的生物!

    苏灿想要抽回脚,可是一旁的杜贝贝却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双萌萌的大眼睛天真的瞪大:“老板,你家里的床,咱们两个不是已经量过尺寸了?”

    “……”苏灿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旁的杜贝贝,are,you弄啥咧!

    “你……你无耻。”钱秧秧气急,哆嗦着指着苏灿,“你居然连未成年都不放过。”

    苏灿忍不住吸冷气,感觉脚背上那尖跟三百六十度旋转,那酸爽,让苏灿眼泪差点儿没流下来,扭头眼巴巴的看着杜贝贝这个妖女,哆嗦着唇角道:“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跟你量床了!”

    “老板,你不能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那天早上,你弄的人家脸好脏哦。”

    “……”苏灿看看杜贝贝,再看看几乎要喷火的钱秧秧,这一刻,竟无语凝噎,他感觉自己跳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而面对这边一看就无比复杂的三角关系,一干公司高层股东,此刻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接着一个个都是很默契的站起身来,找各种借口开溜!

    人家的家务事,他们还是少惹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