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围殴宋家
    ,!

    眨眼之间,原本满荡荡的会议室,只剩下了钱秧秧等四人。

    看着苏灿那副呲牙咧嘴的痛苦表情,钱秧秧心中暗暗解气的同时,还是心疼的收回了脚,不过紧接着就满脸的疑惑:“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苏灿飞快的抽回脚丫子,吸着冷气道。

    “就是他们的股份,你怎么做到的?”钱秧秧看着苏灿道,而钱秧秧身后的蔓玥耳朵也是好奇的支楞起来!

    “怎么做到?”苏灿歪着脑袋看着钱秧秧,“你不都看到了?他们被我帅气的外表所折服,甘愿献上股票……哎,人长的帅,就是没有办法!”

    “你那是威逼,恐吓!”一侧的蔓玥都有些看不下眼了,翻着白眼瞪着苏灿道,虽然她觉得刚才那一幕也非常的解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家伙臭美的嘴脸,她就有些不爽。

    “什么叫威逼恐吓?”苏灿一甩满头乱发,“我这是以德服人,懂吗。”

    蔓玥已经忍不住翻起白眼,这货有德那个玩样儿吗?

    “噗嗤!”钱秧秧忍不住乐出声来,不过接着也是满脸的担忧,“这……是违法的,要是他们报警怎么办?”

    “放心吧。”苏灿老神在在的道,“他们没有那个胆量,而且我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不相欠。”

    “钱?你哪来的这么多钱?”钱秧秧忍不住出声道,要知道,钱氏集团虽然经过这几天的股灾,市值严重缩水。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目前市值还有将近两千多亿,而苏灿手中现在掌控着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这得值多少钱?

    而苏灿又从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以前在国外工作。”苏灿笑眯眯的道,“攒了这么些钱,这可都是我的老婆本,以后娶媳妇就指望它了,所以,为了我的老婆本,你要努力给我这个大股东赚钱了。”

    “你在国外干什么工作的,能赚这么多钱?”钱秧秧好奇宝宝似的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瞅着苏灿道。

    “你就这么想知道?”苏灿看看钱秧秧,还有同样摆着一副八卦嘴脸的杜贝贝和蔓玥,沉声的道。

    三女飞快的连连点头。

    “好吧。”苏灿脸上变的沉默了,接着从兜里摸出一根烟,默默的点燃……

    看着苏灿突然变幻的表情,还有眼底透着的那种疲倦,脸上那股看破世事的沧桑。

    莫名的,三女忽然有种难言的心酸。

    难道……这个家伙在那张永远嬉皮笑脸的外表下,还掩藏着沉重不为人道的过往?

    苏灿一番吞云吐雾,而后声音低沉的开口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罗柴斯德尔家族!”

    “这个我知道。”钱秧秧飞快的举起手,“号称欧洲最神秘的金融家族,制定了欧洲金融和银行的现代化规则,听说家族的固定资产数以万亿计,随便一个喷嚏,都能让美国华尔街颤一颤。”

    “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咳咳……罗柴斯德尔家族族长有一个孙女……”

    “人家有孙女,关你……”钱秧秧话还没说完,就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苏灿。

    “嘿嘿,你猜的没错。”苏灿又自恋的摸出了手机,对着屏幕一阵打量,还不忘啧啧有声,“就是我这张帅气的脸,让那个小娘们儿欲罢不能,哭着喊着要嫁给我,每个月还给我几个亿的零花钱,哎,帅也是一种苦恼,所以我就躲回国内来咯。”

    钱秧秧三女都有些看不下眼了,这个家伙不吹牛能死吗,还认识罗柴斯德尔的族长孙女,咋不说你丫的认识英国皇室公主呢!

    不过虽然还是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巨额财产从哪里来,但是想要公司的危机解除,钱秧秧忍不住松一口气,满脸溢笑:“好啦,这边的事情完美解决,今天本姑娘心情好,我请客,咱们去好好的搓一顿!”

    “事情还没有解决!”面对钱秧秧的兴奋,苏灿却是笑眯眯的瘪瘪嘴,“现在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钱秧秧狐疑的看向苏灿,却见苏灿正盯着手机屏,笑的如同一个老狐狸一般,狡猾而奸诈……

    ……

    “废物,一群饭桶。”

    一声巨响,华丽的办公室内,墙面上那幅巨大的雄鹰展翅国画被泼上了浑浊的茶水,碎裂的茶杯四溅开来,让办公室里的一干人噤若寒蝉。

    宋破军面红耳刺,一张原本‘妩媚’的脸颊都呈现诡异的扭曲,恶狠狠的将手中一踏报纸摔在地上:“有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凌乱散落在地上的报纸杂志上,一个个加粗加大的标题,醒目的落在众人的眼底……

    “永汇航运涉嫌非法走私,明珠一号码头仓库,所有货物被海关封存。”

    “永汇一艘巨型货轮在索马里被海盗劫持,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

    “永汇股价遭遇史无前例滑铁卢,永汇股东遭遇寒冬!”

    一个个醒目的标题,挑动着每个人的神经,这一瞬间,永汇好似被上天给抛弃了一般,所有的负面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不仅仅是纸媒,所有互联网媒体铺天盖地都是。

    “给我把这些媒体名字都给我记下来。”宋破军愤怒的尖声道,“我要让他们知道得罪我宋破军的下场,我要让他们倒闭,让他们倾家荡产!”

    “少爷。”一个盯着电脑屏幕的操盘手紧张的抬起头,惊惧的盯着宋破军,“按照目前他们的抛货速度,我们的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我们就快守不住了!”

    “不好,精诚重工和永乐地产,永庆股份,出现大面积抛售,股价开始暴跌!”

    宋破军感觉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被密不透风的网包围的鸟儿,先是永汇股价暴跌,网络上出现了关于永汇的不利新闻,而紧随其后的就是自己旗下的精诚、永乐和永庆。

    烟暗中,似乎有一只烟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潜伏在自己四周,而今天突起发难!

    而他想要守住阵地,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足够的钱!

    宋破军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钱到用时方恨少!

    本書源自看書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