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把他手脚打断就好!
    ,!

    穿过那座造型古拙的牌坊,不大的山坳处,点点灯光映亮了一座座带着江南特色的木楼。

    鳞次栉比的木楼依山而建,绵延而上,四周树木环绕,颇有几分淳朴山村气息。

    山脚处是一个足有篮球场大的停车坪,此刻不过刚刚入夜,已经挤满了各种豪车,一眼望去,简直就像是明珠的大型车展。

    从这些豪车就可以看出,这个叫做梅影山庄的农家乐,显然并不是苏灿想象中那种几百块就能吃个大饱的农村大排档那么简单。

    不过这么有档次的农家乐,为毛停车场两个引到的保安大叔大妈都没有?

    好不容易,苏灿才从密密麻麻的一干豪车堆中找到一个停车位,看着侧边一辆轿车正准备插队,有了上次带苏山去医院的经历,苏灿哪里那么容易就让出一个好不容易找到的车位?

    一脚油门,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轿车塞进了停车位,不忘挑衅的瞟一眼被卡在停车位外的那辆轿车,却发现这被挡在外边的居然是一辆国宾红旗车。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辆车市场价高达四百多万,虽然这车远比不上同价位的国外豪车,奈何人家可是国家领导人当形象代言人的国产豪车,所以很多人都喜欢拿来充门面。

    一般经商的商人很少有人会坐这种车,你想想,你一个做生意的开这种车去找当官的领导办事,人家迎接你跟迎接国家领导人似的,你还想不想混了,不知道华夏有一个杀猪榜吗。

    做官的更不敢坐了,国家领导人坐的车,你也敢坐,这么高调,想进去喝茶是吧!

    所以,一般敢坐这种车的,都是那些吃饱了撑着,出门爱装逼的红二代,官二代之流。

    当然,这车里坐的是什么人,苏灿没有兴趣,他只不过就是带着木槿来吃一顿免费的晚餐,仅此而已。

    两人推门下车,正准备联系那个到现在还没有冒头的苏云明,却见红旗车上下来一个男子。

    男子西装墨镜耳麦,全套保镖装备,此刻对着苏灿勾勾手指,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把车位让开!”

    苏灿看傻逼似的看一眼这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家伙,接着扭头就走,不过没走几步,一只胳膊却挡在了自己身前,拦住了去路:“你耳朵聋了,我让你把车位让开,这个车位归我们了。”

    说话的是另外一个男子,虽然同是西装墨镜,不过那雄壮的体格还是给人一种压迫力,虽然隔着墨镜,苏灿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那股浓郁的杀气。

    木槿悄悄的拉拉身侧的苏灿,脸上也是泛起一丝紧张:“要不……咱们还是从新找个位置吧。”

    他们只是过来吃饭的,并不想因为一个车位闹出矛盾,而且眼前此刻从车上下来的几个家伙,个个满脸横肉,明显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我如果不让呢!”苏灿宽慰的拉拉木槿的手,眼睛微微的眯起,抬头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男子平静的道。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墨镜男咧嘴一笑,接着脸色一冷,一把从怀里摸出黝烟的手枪,下一刻已经对准了苏灿,“有种你再说一遍?”

    看着黝烟的枪口,苏灿瞳孔也是微微一缩,身边有保镖,并不稀奇,毕竟现在那些有钱人,谁出门身边不带两保镖都不好意思见人。

    可是保镖身上居然带枪,那么就两说了,要么这枪是非法的,要么……这枪是有合法枪牌的。

    而如果是非法的,一个保镖显然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随手拿出来指着自己,那么这枪是拥有枪牌的。

    身边的保镖拥有枪牌,那车里人的身份,显然非同一般了。

    “怎么?小子,你哑巴了,不敢说了?有种你倒是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墨镜男一脸得意,黝烟的枪口恶狠狠的顶在苏灿的脑门上,狞笑着道。

    苏灿叹一口气,既然人家这么希望自己再说一遍,那就再说一遍吧。

    苏灿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张满脸狞笑的脸,一字一顿的道:“我如果不让呢?”

    “……”原本正一脸快意的墨镜男表情僵住了,接着扭头看傻逼似的看着苏灿,这货难道没有看到自己手里的枪?这可是真枪!

    苏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要不……你说出你家主人的名字,或者你家主人他爹,他爷爷之类能吓死人的名字,来吓唬吓唬我,说不定我就让了。”

    “你***活腻歪了,老子一枪毙了你。”墨镜男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接着就是忍不住暴怒。

    “阿三住手。”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苏灿抬头,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从车上下来……

    对方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努力的挺直身板,不过苏灿一眼看去,简直比潘长江的个头还迷你。

    此时男子看一眼保镖手里的手枪,眉头微微一皱,沉声的道:“不过就是一个车位的事,何必闹到拔枪,咱们初次来明珠,见血不好……恩,把他手脚打断就好。”

    “是,少爷!”叫阿三的墨镜男表情只是微微一变,接着满脸狞笑的看向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他已经在考虑,等一下怎样折断这家伙的手脚才能更痛苦!

    “不要!”看着眼前事态发展,木槿挣脱苏灿的手,满脸慌张的护在苏灿的身前,“对不起各位,我……我们现在就把车位挪开。”

    “恩?慢着!”突兀的,年轻男子开口打断了阿三的动作,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一眼木槿,接着咧嘴一笑。

    那张嘴裂开显得格外的夸张,好似被拉开的皮条,直接能咧到耳根:“别伤了那位漂亮的女士,等一下请过来一起喝酒!”

    “明白,少爷。”阿三满脸堆笑,而后才转头看向木槿身后的苏灿,“小子,是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自己乖乖的出来!”

    苏灿笑了,没有去理会那个蛤蟆似的少爷,推开紧张的护在身前的木槿,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阿三:“如果我是你,我会趁着这个功夫好好的道歉,祈求我下手的时候,轻一点!”

    “哈哈,我看你小子是活腻歪了。”阿三怒极而笑,接着恶狠狠的一招擒拿,向着对方的手臂抓去。

    先废了这家伙的胳膊,再好好的玩残这个挑衅自己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