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猎杀(已经修改)
    ,!

    狩猎场在山庄的后山,直接连接着绵延的雁荡山脉,其间林木森森,不乏百年巨木。

    虽然已经是深夜,不过在山坡间无数灯光投射下,整个狩猎场亮如白昼。

    站在狩猎场的入口处的‘兵器库’,董家明指着武器架上各式各样的武器,自负的瞟一眼苏灿:“房间里的武器随便你挑,别说我们欺负你。”

    苏灿看一眼董家明,对方已经选出了对战的人选,除了矮地瓜自己之外,其中一人是先前跟苏灿对峙过的那个叫阿大的男子,另一个人选,却是让苏灿大跌眼镜,居然是东破军这个娘娘腔。

    看着那个自信爆棚的矮地瓜,苏灿只是随意的笑笑,扭头看着身侧的苏云明,笑眯眯的道:“苏学长,今晚上的成败就看咱两了?”

    “我尽力而为。”苏云明一脸苦笑,来到武器架上,犹豫一番,最终选中一把军用弩,随手拿起一桶箭矢,回到了苏灿和木槿身边。

    苏灿将目光投向了身侧的木槿,看着木槿一脸迷糊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抬手从兵器架上去下一副精致的袖箭:“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种,女孩子嘛,好好的跟在我们两个大男人背后捡漏就可以了!”

    木槿并没有拒绝,将袖箭戴在手上之后,练习一番,确实很适合自己。

    给木槿选中了武器之后,苏灿随手拿起了武器架上一把硬弓,在手里掂量了一番后,又从武器架上取下一套飞刀,就示意对方自己选择完毕。

    之后,董家明才带着自己人上前选择武器。

    令苏灿惊讶的是,董家明居然没有选择远攻型武器,而是选了一把近攻肉搏的千叠钢唐刀和匕首,选完之后,还不忘对着苏灿露出一个嗜血的冷笑。

    而那个叫阿大的男子只是随手选择了更适合近距离击杀的十字弩,不过看着对方脸上那满脸不在乎的表情,对方似乎根本就对武器不感兴趣。

    轮到宋破军的时候,这个娘娘腔明显有些万般不愿的挪步上前,在武器架上犹豫了许久,最终选择了其中唯一的一把火器,早就被淘汰几十年的火药猎枪。

    很显然,枪让宋大少更加有安全感,当然,如果能不上场,那就更完美了。

    他就不明白,这些无聊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大家都是公子哥儿,谈谈风月,吃喝玩乐一番多自在,虽然他对苏灿也是恨的咬牙切齿,可是他也没指望在这狩猎场找回场子,而且,就算是董家明赢了,以他对眼前这个姓苏的了解,这个无耻没有下限的家伙,真的会老实的认账?

    董家这位二少想的也太天真了。

    双方武器已经选择完毕,正在双方都磨拳霍霍的时候,董家明却又再一次的开口:“只是这样狩猎,多没有意思,不如……我们来一些刺激的?”

    董家明一双眼睛挑衅的盯着苏灿:“刚才我听工作人员说,狩猎场新到一批猛兽,不如我们放几只老虎野狼熊瞎子之类的,增加点乐趣?”

    一旁的宋破军一听,差点儿没吓尿了,这特么的是玩游戏,还是在玩命?

    如果不是自己爷爷叮嘱自己一定要伺候好了这个董家来的二少,他此刻真想扭头就走。

    而苏灿这边,木槿也是变了脸色,显然,这已经不仅仅是一项娱乐项目这么简单了。

    木槿担忧的拽拽身边苏灿的衣袖,不过苏灿却已经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你的遍。”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董家明兴奋的舔舔唇角,对着身边的男子道,“阿大,你去安排,狩猎场有多少猛兽,全都放出来,今天本少爷要尽兴才归。”

    宋破军已经两腿簌簌而抖,疯了,这些人全都疯了!

    那个叫阿大的男子离开没几分钟,就回到了董家明的身边,对着董家明微微的点点头。

    “好了,一切都准备妥当。”董家明已经跃跃欲试,“现在就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身前,防弹玻璃门缓缓的打开,玻璃门外就是成片密林。

    董家明迫不及待的跳出房间,瘦小的身子嗖的一声,冲向山坡,阿大紧随其后踏出。

    而看着自己的两个队友的背影,宋破军早已经是‘俏脸’煞白,不过最后还是认命的跺跺脚,下一刻抱着那把夸张的火药枪,撒开脚丫子向着董家明的方向追去……

    直到三人消失在灌木丛之后许久,苏灿才扭头看一眼苏云明,而后伸手拉起一侧同样因为紧张而鼻尖泛汗的木槿,笑眯眯的道:“我们也该出发了。”

    ……

    刚刚踏入狩猎场的时候,四周的密林多是一些人工林,那些矮小的灌木丛中,时不时有些散养的兔子山鸡狍子穿梭的身影,这些被圈养的动物,早就没有了该有的野性,苏灿也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他只是拉着木槿的手,如同闲庭游步般,穿梭在灌木丛中,沿着董家明三人留下的痕迹,向着山坡上走去缓缓走去。

    “我们不需要开始吗?”看着又一头傻狍子从不远处窜出,一侧的苏云明已经忍不住开口道。

    “不急。”苏灿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而此时,不远处的灌木丛后,传来一声异响。

    三人拨开灌木丛,只见后方一方不大的草坪上,董家明正手握唐刀。

    刀刃鲜红,在其脚跟处,一只没有头的狍子在抽搐着,鲜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从断颈出喷涌而出,滚向远处的头颅还保持着狍子呆傻的姿态……

    在他身边,阿大只是漠然的站着,而宋破军已经扑在树根处,大吐特吐,吐的花容失色。

    注意到苏灿三人的到来,董家明缓缓的扭过头,那张溅满鲜血的脸上,泛起一个妖冶的笑:“比赛现在开始!”

    “好。”苏灿微微的点点头,话语刚落,不远处灌木丛又是一阵簌簌声响中,又一只傻狍子探出了脑袋……

    几乎一瞬间,苏云明抬起军弩,不过还没有瞄准,董家明身边的阿大只是一抬手,手中的十字弩中弩箭激射而出。

    狍子甚至来不及反应,锋利的弩箭已经从狍子的眼睛,狠狠的扎入脑袋……

    当狍子倒在地上抽搐,苏云明手中的弩箭才堪堪射出,而且偏离的离谱。

    苏云明也是一脸不好意思,看一眼苏灿,苦笑的道:“我也很少玩这种东西。”

    “没关系。”苏灿很是宽宏大度的开口道。

    而对面,董家明只是一脸挑衅的笑:“今晚,我要让你们空手而归,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狩猎高手,什么才叫绝对的碾压。”

    “不急,游戏才刚刚开始。”回应董家明挑衅的是苏灿一脸阳光的笑,笑的意味深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