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猎物和猎人!
    ,!

    一路上,苏灿三人随手消灭了几只不长眼的狍子麋鹿,不过并没有碰到狮虎之类的猛兽,而且三人再没有碰到董家明三人,直到最后,在一处山坡灌木丛间,居然失去了三人的痕迹,就好似三人在这片山坡凭空的消失了一般。

    “咦,他们三个会到哪里去?怎么在这里突然没有了痕迹?”苏云明站在林木间,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道。

    苏灿没有回答,只是眉头微微皱起,目光环视四周,紧接着眼神就是一凝,落在了不远处一株不起眼的松树干上,虽然经过有意的遮掩,不过苏灿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树干上一道浅浅的刀痕。

    苏灿伸手轻轻的滑过那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痕迹,手指间却染上一抹猩红,那是血,而且是人血特有的腥味。

    苏灿脸色凝重起来,接着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拉起木槿,就向着来路飞快的退去,然而几乎同一瞬间,耳边传来啪的一声轻响,原先遍布密林的高射灯由远及近,依次熄灭,几乎一瞬间,整个狩猎场被无尽的烟暗笼罩……

    “呲!”

    如墨的夜色中,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从身后响起,苏灿眼底一凝,一把抱着木槿,翻滚在地的瞬间,躲过烟暗中凌厉的一击,伸手一摸腰间的飞刀,小巧的柳叶刀已经投入无尽的烟暗中。

    叮的一声撞击声响起,苏灿甚至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一股莫大的危险笼罩而来,让苏灿忍不住背脊寒毛颤栗。

    这是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同当日自己在钱秧秧书房遇到的突然袭击一般无二……

    难道今晚对付自己的是同一个人?亦或是同一伙势力!

    苏灿瞳孔一缩,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子飞快后仰的同时,腰间的匕首已经尽数招呼向烟暗中的偷袭者,不等身后有什么反应,苏灿双手抱起木槿,身子已经窜入浓密的灌木丛之中。

    叮当撞击声在烟暗中显得格外的清晰,直到声音消失,烟暗中一个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响起:“**,给我追,杀无赦。”

    “哈伊。”夜色下,密林中不见人影,唯有生硬的声音飘来,几声破空声响起,接着这片山坡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烟暗中,苏灿抱着木槿如履平地,接着林木间隐隐透过的月光,不时拂下身边几片挡住去路的树叶,随手弹向身后,时不时传来几声惨叫夹杂着落地声传入耳中。

    苏灿脸上并没有应有的慌张,只有一种意味莫名的笑意,从先前那头受了刀伤的猎豹,他就猜测到了这个庞大的狩猎场之中,不止他们跟董家明六个人。

    那猎豹一定是遇到了另一波人,之间发生了冲突,而猎豹受伤逃窜,最后死在自己的箭下。

    苏灿不知道这里面隐藏了多少人,不过想要靠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对付自己,幕后之人也太幼稚了,亦或是太小看了自己。

    在丛林,他才是真正的猎人,而那群家伙不过是一群没用的猎物而已。

    感觉到身后安静了下来,苏灿停住了脚步,两人缩在了一颗巨松之后……

    听着草丛中蟋蟀的咕咕声,空气中只有风声滑过,无尽的烟暗中,似乎隐藏着无数的危险,木槿脸色煞白,紧紧的拉着身边的苏灿:“苏……苏灿,那群家伙没有再跟上来了吗?”

    “没有。”苏灿皱起眉头,不得不说这群家伙也太弱了,居然跟自己都能够跟丢了。

    苏灿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去找找他们,不然就这样结束了,岂不是太无聊了?

    听着苏灿的回答,木槿也是狠狠的松一口气,接着才想起自己身边还少了一个人,不由再次一脸紧张起来:“对了,苏学长呢,他怎么没有跟来……糟了,他……他不会有意外吧。”

    木槿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苏灿眼睛只是微微的眯起,嘴角勾起一抹意味莫名的笑:“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估摸着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苏灿没有多说,从今天,这个姓苏的请自己来这么一出梅影山庄,到正好碰到姓董的,之后遇到姓宋的,又看似稀里糊涂的来到这狩猎场,这其中有太多人为的痕迹,姓董的和姓宋的有没有问题,苏灿不知道,不过这个姓苏的,要说没问题,苏灿打死也不信。

    而且,苏灿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个姓苏的,跟那日自己在钱秧秧书房受袭击似乎有莫大的关系。

    被关闭的灯还没有亮起,很显然这是整个电源系统遭到了破坏,估计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修好。

    苏灿视线微转,借着微弱的光线,就注意到不远处一栋简陋的木屋,很像那种深山中猎人休息的木屋,苏灿眼睛也是一亮,没想到这狩猎场里还准备了这样的去处,显然是要增添狩猎活动中的野趣吧。

    当初他们部队在边境密林游走的时候,这种小木屋经常可见,而且里面会备有一些简单的盐巴之类的生活必需品。

    苏灿没有犹豫,一把拉着木槿就向着那间木屋走去……

    “苏灿,我……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木槿也注意到了那间木屋,看着苏灿推开房间门,木槿不由紧张的道,“咱们……咱们现在不是应该想办法离开这里吗。”

    “咱们不是还要等苏学长找到咱们嘛。”苏灿笑眯眯的道,而且,游戏要是就这么结束了,岂不是太浪费人家的‘一片心意’了。

    房间里很简陋,苏灿从墙角一个瓮中找到了油盐酱醋,甚至还有许多烤肉专用的香料,让他也是一喜,扭头看一眼神色慌张的木槿,笑眯眯的道:“看样子,咱们有口福了,等一下咱们吃烤肉。”

    看着苏灿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木槿就忍不住翻白眼,现在还是考虑吃的时候吗,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样才能逃出这片山林才对吧!

    “你在这里等着。”苏灿声音刚落,身子就已经窜出了木屋,这样木槿心中不由一慌,不过没有一分钟,原先离去的苏灿已经风风火火的回来,而背上还扛着一头已经死透了的麋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