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解开心结
    ,!

    噼啪作响的篝火旁,木槿偷偷的看一眼不远处的宋破军,见对方犹豫挣扎许久之后,还是将那些叶如鳞片状的蕨类植物塞进嘴里,然后痛苦的咀嚼,忍不住拉拉身边依旧没心没肺的啃烤肉的苏灿:“你……不会是在骗他吧!”

    “怎么会,我是那种人吗。”苏灿忍不住一个白眼,当初他们部队驻扎在西南边陲重地,靠近成片的原始密林,而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搜索那些走私毒品入境的不法分子。

    有时候甚至可能遇到经过武装的穷凶极恶之徒,所以受伤是在所难免,而在密林中,等待医生救援显然不现实,久而久之,他们对密林中那些可以用来救急的草药了如指掌。

    而且,嘴中咀嚼,分泌的唾液,本身就有消毒杀菌的作用,他可没有故意欺骗宋破军。

    “哦。”木槿声音中透着一股落寞,双手抱膝,一双眼睛只是静静的看着眼跟前噼啪作响的篝火,虽然坐在篝火旁,她却依旧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你怎么了。”苏灿啃肉骨头的动作也是微微一滞,扭头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木槿,才发现那被篝火映红的脸蛋上,两道晶莹的泪痕,这让苏灿也是心头一紧,接着满脸关心的道。

    “没……没什么。”木槿赶紧擦一把眼睛,眼神躲闪着看向一旁,“只是不小心,眼里面近了沙子……”

    “你在说谎。”苏灿眉头微锁,看着木槿那副表情,也是微微的叹一口气,接着眼神投向了眼前变幻莫测的篝火,眼底闪过一丝深邃:“其实……这个故事有些长,我很早以前就想跟你讲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因为我的过往,发生了太多即便是我自己都感觉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你不要说了。”木槿紧张的伸手捂着苏灿的嘴巴,她怕,怕自己知道了太多,最后两人之间会越行越远,直到自己最后失去他。

    苏灿静静的移开她的手,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还记得上次在锦绣缘惹你吃醋的那个林芷晴吗。”

    “正如你所说,当初我真的误会了他。”苏灿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苦涩,看着身边的木槿,“就在前几天,我刚从她重病的母亲那里知道的,当初那场误会,都是他们父母精心策划,目的就是踢开我这个没权没势的小孤儿。”

    听到苏灿的话,木槿心头也是一紧,既然七年前那是误会,那么现在会不会冰释前嫌,最后两人重归于好?

    似知道木槿心中所想,苏灿苦笑的摇摇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可能重头再来。”

    “而这的故事要从七年前那一次的误会开始。”苏灿看着木槿,眼神之中透出一丝如水一般的温柔,“七年前,我因为误会了林芷晴,所以撕掉了入学通知书,直接去参军,而在军队中,作为新兵蛋子的我,再一次军事演习中,碰到了那个改变我一生的领导。”

    “是他将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新兵蛋子提到了当时的野战队,而后经过层层选拔,我有幸加入到了当时有边陲之狼称号的龙刺,成为了真正的兵王。”

    “本以为几年后,我会成为军官,最后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最不济,也可以安然退役回来为老爹养老,可是却没有想到,五年前会发生那场意外。”

    苏灿看一眼一旁听的入迷的木槿,苦涩的咧咧嘴:“那场意外,让我们队几十号人几乎全军覆没,老爹也在那时死了!活着的……只有了了五个人,而我们好不容易从死神的手中逃回军营,却没有想到被扣上了叛国的罪名,最终要被送上军事法庭!”

    苏灿眼底满是仇恨:“叛国?我们为国流血,国家却让我们流血又流泪,我们恨,但是叛国的罪名足以要我们五个人的命!”

    木槿也是紧张的瞪大了眼睛,眼底满是不忿,怎么可以这样,他们为国捐躯,好不容易逃回来几人,却要被扣上叛国罪,当初的他们该有多大的愤怒和不甘。

    “或许是福大命大,在上军事途中,我们逃了出来,而后逃出了国外。”苏灿看一眼木槿,温柔的一笑,“五年之后,我偷偷的溜了回来,成为了钱氏集团的一个小保安,却没有想到遇到了你。”

    想到了那一次地下停车场的意外,苏灿脸上泛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而木槿脸上却是飞起一抹酡红,她真的很庆幸,甚至有些感激当初那个给自己下药的家伙,让自己在生命中遇到苏灿。

    木槿紧紧的拉着苏灿的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的双眼:“那……那你这次还会走吗?”

    “不走了。”苏灿微微的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木槿,“我累了,我想要一个家,还想……要一个孩子……”

    原本满是紧张的木槿,心中如同裹了蜜一般的甜蜜,解开心结,心中所有的不安和紧张,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夜已经深了,唯有篝火在寂静的夜色中噼啪作响,映亮了一方天地。

    经过一晚上的奔波劳累,外加心灵上的折磨,疲惫不堪的木槿已经依偎在苏灿的怀中沉沉的睡去。

    看着篝火映衬下,身边女人红彤彤的脸蛋,娇艳欲滴,苏灿心中只有满满的幸福,自从遇到她,他真的想要有一个家,然后再有一个可爱的宝宝,就像小满那样的。

    身边,轻微的脚步声响起,苏灿没有动,因为只是听着那飘若无力的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谁。

    宋破军远远的坐在篝火旁,一双眼睛只是看一眼苏灿,接着就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噼啪作响的篝火上

    “他怎么样了?”苏灿看一眼紧闭房门的木屋,对着宋破军笑着道。

    “敷上你的草药之后,血止住了,他脸色也好了很多,现在终于睡着了。”宋破军心头也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只有沉重,他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即便是董家明现在救回来一条命,但是他在自己接待的晚宴中,受了伤,却是他难以推脱的责任,想要向燕京董家解释,恐怕也要费一番口舌。

    但是比起董家明丢掉性命,现在这样的结果,却是好了许多。

    而董家明的命,可以说,是眼前这个男人救回来的。

    不管他们之间原先有多少的矛盾,也不管对方今晚借机从自己手中勒索了多少钱,对方肯出手救下他和董家明的命,就足以让他感激。

    宋破军一双眼睛静静的看一眼苏灿,许久之后,才开口道:“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