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我想静静
    ,!

    众人还没有回到狩猎场入口处,就见苏山带着一群人急匆匆而来。

    双方碰面,苏山一双眼睛一瞬间就落在了苏灿脸上,那一瞬间,四目相对,却相顾无言。

    “你……没事吧。”短暂的停顿,苏山收起了脸上的焦急,化作了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轻声的开口道。

    苏灿没有回话,再次相见,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她……

    看着这一幕,宋破军心中也是忍不住狐疑,不过还是很识趣的对着苏灿开口道:“咱们今日就此别过,来日定当做东重谢你今日救命之恩。”

    说完,不等苏灿回话,径直向着迎接自己的人走去,而一侧,木槿也是好奇的看看苏灿,再看看对面那个苏家的大小姐,看着两人‘含情脉脉’的样子,心中莫名的涌起一种紧张感。

    这两个人在这山道上,大眼瞪小眼是弄啥咧?还有,这次自己个跟苏灿在这里发生了意外,她怎么知道的,而且为什么是她们第一时间赶过来救援?

    难道自己身边这个家伙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了?

    木槿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起来,而此刻,苏灿只是沉沉的叹一口气,才扭头看一眼身边的木槿,声音低沉的道:“你先去车里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到。”

    木槿想要开口问清这其中的缘由,不过看着苏山投来那近乎哀求的眼神,木槿心乱如麻,最后还是没有多说,只是微微的点点头,而后跟着抬担架的救援队离开了山坡。

    “我上次好像说过,我不想有人来打扰我。”看着木槿离开,苏灿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苏山,声音低沉的道。

    苏山好似没有听到苏灿充满威胁的话语,只是转身木然的盯着身边那个正在慌张的摸着额头冷汗的胖子。

    对上苏山的目光,胖子浑身一个激灵,接着直接软倒在苏灿的面前,面带哀求的道:“对……对不起,是我该死,让您担惊受怕了,都是我的错。”

    “你是哪位?”苏灿眉头深锁,看着瘫在地上哆嗦的胖子冷声的道。

    “我……我是梅影山庄的老板。”胖子满嘴苦涩,他没有想到自己经营的有声有色的农家乐山庄,居然会发生这样要命的意外,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断电,可是当从手下那里知道进入狩猎场的人的身份,他立马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只是没有想到严重到让他无法承受之重,这片狩猎场居然出现了一群不明身份者,董家的少爷受伤,苏家的外戚少爷同样受伤,还有宋家……

    “你是这里的老板?”听到胖子的回答,苏灿脸色也是一冷,昨晚的事情,到现在还有太多的疑惑。

    苏灿盯着眼前的胖子,冷声的道:“我很想知道,那群烟衣人是怎么进入这片狩猎场的!还有,昨晚狩猎场突然断电,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接通?”

    “因为……因为这片狩猎场连接着整个雁荡山脉,所以,我……我现在怀疑,那群烟衣人肯定是从山脉中偷偷潜入。”胖子摸摸额头冷汗,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关于断电问题,我……我们的电工昨晚失踪了,直到今天我们在电工工作室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苏灿沉默了,一切都完美,整个环节没有一丝的瑕疵,每一个环节都能找到合理的解答,而从目前看来,恐怕那个成为碎肉的阿大柳三彪,成为了这次事件唯一的背烟锅者。

    苏灿没有开口,而一侧始终平静的苏山却是开口了:“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了结。”

    “我……我愿意……愿意送上梅影山庄,权作赔偿。”胖子咬咬牙,一脸肉痛的开口道,他心中也明白,梅影山庄保不住了,等到董家,或者苏家,宋家找上门来。

    恐怕自己三百来斤的身板都要交待到这里,而此刻自己主动开口,说不定还能够捡回一条命。

    “你倒也不傻,知道这山庄你保不住了。”苏山抿抿嘴,接着开口道,“不过我们从来不会做出强取豪夺的事情!”

    苏山缓缓的伸出两根手指:“2个亿,山庄我以私人的名义整体收购,而且我保证你不会受到哪些势力的刁难,保住你其他产业。”

    “谢谢,谢谢。”胖子感激涕零,他没有想到过还能拿到钱,虽然两个亿对于偌大的梅影山庄来说,是贱卖了,不过他也不是靠着这个山庄活,自然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产业,而且得到了苏家大小姐的一个承诺,这个承诺显然要比两亿更值钱。

    似乎没有苏灿什么事儿,苏山随手摸出支票,刷刷签下数字,丢给了那个胖子。

    “我……我现在就去准备转让合同。”胖子感激涕零的捧着支票,好似深怕苏山反悔似的,转身一溜烟的跑的没影儿了,显然是取准备转让合同去了。

    苏山只是抿嘴笑着,那一刻,就是这片山坡烂漫山花都失去了颜色:“不管你想不想见我,不管你想不想认我,都无法否认你是我哥哥的事实,你是妈妈的儿子,我不能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从你捅破那层纸开始,你就在伤害我了。”面对一张笑脸,而且是一个美的令人发指的美女的笑脸,苏灿真的摆不下脸来。

    只能从身上摸出烟盒,弹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吸一口气来平复一下心情:“难道……你就不觉得其实那件事就当是没发生过,你还是你的苏家大小姐,我只是一个小保安,这样才是最完美的结局吗。”

    “可是我已经知道真相,怎么能当做没发生呢。”

    “你就不能装作没发生过。”

    “为什么要装作没发生过?”

    “因为……”苏灿咬咬牙,“你想呀,你要是把我找回去,以后家产岂不是要被我占去一大半?而且我这个人很抠,只要我回去,肯定独霸家产,所以,你应该防着我,让我回不去,那样,你以后才能享用家产。”

    “我并不在意家产,只要你同意回来,所有的家产都给你。”

    “……”苏灿这一刻想撞墙,电视里都不是这么演的呀,那些集团腹烟富二代之类的反派,不都是想方设法的阻止自己老子或者老娘在外边的私生子主角回家,跟自己瓜分家产,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才对嘛。

    看着一旁的苏山想要开口劝自己,苏灿伸手扶额,对着苏山挥挥手:“不要说话,我想静静。”

    “静静?静静是谁?”苏山一张俏丽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狐疑,“我的嫂子不是只有木槿和钱秧秧两个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