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朱佩佩请客
    ,!

    苏山走了,聂蔓婷走了,就连木槿也走了,幸亏最后梅影山庄的老板很豪爽的送了辆半新不旧的法拉利给自己代步,不然他就真的要靠两条腿走回市区了。

    一路驱车,回到市区已经是下午时分,苏灿并没有去公司,而是转向来到了明珠有名的南京路商业街,因为先前回市区的路上,他接到了朱佩佩的电话。

    小丫头居然要趁着周六休息的时间请自己吃饭,以答谢自己前段时间借钱给她,让她凑够男友出国留学学费的那件事。

    有美女相邀,还能吃一顿免费的晚餐,这样的机会苏灿自然不会放过,而且小丫头现在可是贵为木槿的贴身小秘,自己刚把木槿这女人给得罪死了,正指望着小丫头给自己探探军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不过商业街禁止机动车辆进入,而在明珠这种车比人多的城市,想要找到一个停车位并不容易,一路上好不容易在附近一处停车场看到了一个停车位,只是还没等他停入,自己车后一辆崭新明亮还没上牌照的宝马就见缝插针的钻了进来,稳稳当当的抢位停在了自己准备停车的空位上。

    这让苏灿也是无语,最近一段时间都是怎么了,尽是有人跟自己抢车位。

    前段时间,在医院有人跟自己抢车位,昨晚董家的二少跟自己枪车位,现在一辆小宝马,居然也敢抢小爷法拉利的车位?

    当然,他可不会向董家那位二少那样动不动就要将人四肢打断这么野蛮,于是苏灿一脚油门,驾驶着自己这辆半新不旧的法拉利,贴着对方的侧钻进了拥挤的停车位,堪堪挡住了对方驾驶座的车门。

    原本准备开门下车的一个男子就被死死的夹在了驾驶座内,就见对方飞快的放下车窗,露出一张还算有几分帅气的脸,不过此刻那张脸都绿了:“你特么的什么意思。”

    苏灿看一眼这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再看一眼副驾驶座浓妆艳抹,胸脯滚圆的女人一眼,庸脂俗粉,不是自己的菜。

    于是苏灿直接送给对方两根中指,以表敬意,抢自己的位置,还问自己是什么意思,这家伙脑袋里打除皱针了?

    对于这种**,苏灿向来懒的理会,在对方喷火的眼神注目下,苏灿很得意的从驾驶座站起来,踩着法拉利真皮座椅直溜的走了出来。

    小样,小爷开的可是敞篷车,再让你丫的枪老子的车位。

    苏灿不理会被卡在车内出不来,努力的从车窗伸出脑袋怒骂的男子,悠闲的向着南京路商业街走去,刚到商业街入口处,就看到朱佩佩在不远处对着自己开心的挥舞着胳膊,开心的叫道:“苏大哥,在这里。”

    看见朱佩佩的第一眼,苏灿眼睛也是一亮,虽然小丫头没有木槿成熟的魅惑,没有聂蔓婷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野性,更加没有苏山那张可以颠倒众生的容颜。

    不过一身休闲装,配上那牛仔裤包裹着宛若圆规一般细长的腿,加上那张邻家小妹一般的可爱脸蛋,却是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流口水。

    苏灿狠狠的咽咽口水,在四周一群男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迎向了一脸兴奋的朱佩佩,看着小丫头那张还略带青涩的脸上一抹淡妆平添的小妩媚,苏灿不由笑着打趣道:“你这是请我吃饭,还是请我吃人,看着你这张脸,我这是要饱了。”

    “喂,小苏童鞋,你这是什么意思。”朱佩佩俏脸微红,白着眼睛横一眼苏灿,一副羞恼姿态的道,“人家这张脸怎么了,虽然比不上我们木总,但是也不至于让你看着就饱了吧。”

    “我的意思是秀色可餐。”苏灿笑眯眯的道。

    “哼。”朱佩佩撅撅嘴,傲然的扬起小脸蛋,“那是当然,人家那是天生丽质。”

    不过紧接着,朱佩佩的脸上又化作了感激,一双大眼睛盯着苏灿道:“谢谢你上次借我钱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所以今天我做东,请你吃大餐,当然,仅仅是吃饭,你……你可不准想歪了,不然我就去木总那里告状。”

    朱佩佩说道最后,不忘威胁的呲着小虎牙,挥舞着拳头。

    苏灿只是咧嘴苦笑,接着赶紧转移话题:“你男朋友留学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恩。”朱佩佩开心的点点头,“几天前刚走的,现在我只需要努力的赚钱,然后等着他毕业后回国就可以了。”

    看着朱佩佩脸上洋溢着的浓浓幸福,苏灿沉默,说实话,他真的有些羡慕她的男朋友了,那个家伙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这么一个小丫头的死心塌地。

    苏灿又有些恍然,如果当初……自己和林芷晴之间没有发生误会,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校园,然后一起毕业,她会不会也像眼前这个小丫头一样,抵制着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太多的诱惑,努力的呵护着自己小小的爱情呢。

    苏灿摇摇头,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而后默默的跟着身边的朱佩佩,向着一家叫做香辣居的餐厅走去。

    “你是四川人?”苏灿抬头看一眼餐厅的门牌,好奇的看着身边的朱佩佩。

    真没看出来,这个明显一股子江南美女水灵秀气的丫头片子,居然是川妹子。

    “不是。”感觉到苏灿的疑惑,朱佩佩摇摇头,笑着道,“我是扬州的,不过我男朋友是四川的,我不喜欢吃辣,不过他喜欢吃,我跟着他经常来这家香辣居,慢慢的也喜欢上了川菜的爽辣……”

    朱佩佩忽然想起,自己要请的并不是自己那个喜欢吃辣的男朋友,不由一脸歉意的看着苏灿,小心翼翼的道,“怎么,你……不喜欢吃辣?”

    “无所谓,只要是吃的,我都喜欢。”苏灿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对于吃,他真的没有多大的讲究。

    想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他们在原始密林往往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除了那些干硬的压缩饼干,就是那些蛇虫之类,而之后逃亡的前期,更是惨不忍睹,他们几个食不果腹,能填饱肚子就是万幸,更不奢求什么珍馐美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