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一对狗男女
    ,!

    “你!”朱佩佩一脸哀戚,他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给自己许诺无数美好未来的男人,居然会这样的小人恶毒心肠。

    “你什么你,这里是咱们曾经相识相爱的地方,现在却带着别人来这里,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渣男一脸哀伤的表情,引来了餐厅无数食客的注目礼,感情是女友劈腿了,不过再一看那男人身边那个妖娆的女人,啧啧,居然是男女两人同时劈腿,还碰在一起的戏码。

    于是,一个个都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我朱佩佩和苏大哥两人之间问心无愧,而你呢。”朱佩佩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一双眼睛中已经噙满了泪水,看着依偎在自己男友身边,恨不得把那对大胸揉进对方身体里的女人,“她又是谁。”

    “她?”渣男理直气壮的一仰脖子,“在此之前,我们只是同事,不过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女人了,而你……很抱歉,被我甩了。”

    “好!好!”朱佩佩身子摇摇欲坠,一双眼中满是绝望,清冷的泪珠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脸颊,“同事?这么说你已经工作了,你那个出国留学也是欺骗我的谎言,你根本就没有考上国外的学校,根本就没有得到出国留学的资格,对不对!”

    看着朱佩佩那副哀伤的表情,渣男也是出现短暂的失神,不过紧接着恼羞成怒的咆哮:“我没有通过又怎么样,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有你这个祸水,我会通不过托福考试?”

    朱佩佩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好似第一次看清他:“李安民,我对你太失望了。”

    “失望?你确实失望了,我被你害的失去了留学资格,不过我很幸运的通过了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公司的面试,顺利的入职那所大公司。”李安民一脸傲气的扬起了脑袋,从今往后,他将是出入大企业的高级白领,而眼前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前台,两人将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

    “达令,不要生气嘛,因为一个无关的人生气,多伤身体。”身侧,紧贴着李安民的浓妆女扭动着夸张的水蛇腰,挑衅的瞟一眼朱佩佩,才嗲声嗲气的道。

    “好的。”李安民脸上的怒火化作了宠溺,勾一勾女子的鼻子,“不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我们走!”

    “站住。”

    “怎么?你还想要说什么?”李安民一脸傲气的瞟着朱佩佩,“告诉你,就算是你求我也没用,咱们玩完了,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一个放荡的女人的。”

    “你想多了。”哀莫过于心死,朱佩佩深深的吸一口气,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对狗男女,一字一顿的道,“既然分手,那么咱们之间的账该好好的算一算了!”

    原本满脸傲气的李安民脸色也是一慌,紧接着神色难看的盯着朱佩佩:“什么账!”

    朱佩佩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让她认为是她生命依靠的男人,一脸讥讽的道,“从你上研究生开始,我靠着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供你吃,供你穿,供你学费,这些钱该怎么算?还有,你上次骗我出国留学,说没有学费,让我给你准备的十几万的学费,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我绝对不允许我辛辛苦苦工作赚来的钱,给你在外边鬼混泡女人。”

    朱佩佩话一出口,四周的食客都是炸开了锅,这可是彻头彻尾吃软饭的渣男……

    “你……你给我闭嘴。”感觉到四周指指点点的目光,李安民脸色瞬间涨红,不过紧接着一张脸阴冷了下来,“你说的那些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小心我告你污蔑。”

    “……”朱佩佩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了,原来此刻才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我们走。”李安民此刻想要立马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今天他在这里脸都要丢尽了。

    不过身边的女人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嗲声嗲气的撒娇道:“不要嘛,达令,你说要跟我一起来这里看明珠最高楼的,人家要在这里吃饭,而且还要在这张餐桌。”

    李安民微微的犹豫,接着扭头瞟着朱佩佩,冷声的开口:“你还没脸没皮的在这里干什么,还嫌脸丢的不够大吗,赶紧带着你的野男人滚,我们要在这里吃饭了。”

    “噗!”原本正抿着酒看眼前这个男人丑恶嘴脸的苏灿,一口酒径直喷了出来,这家伙的无耻,已经刷新了底线,如果他是朱佩佩的话,最起码也要一个酒瓶招呼上去再说。

    朱佩佩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簌簌而抖,不是哀伤,完全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的无耻给气的,僵硬的扭头,苦涩的看一眼苏灿,凄然的一笑:“苏大哥,这……菜还吃吗?”

    苏灿摇摇头,然后就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原本还在气的发抖的朱佩佩,一把端起桌上足有脸盆大的水煮肉片,连汤带肉泼向了桌边那对狗男女:

    “老娘让你吃个够!”

    由于距离太近,李安民和身边的女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火红的辣椒汤水浇了满头满脸,猩红的辣椒油花椒顺着脸颊流下,一时间,惨叫娇呼响成一片,看的苏灿也是大呼解气。

    李安民慌张的擦着眼睛,暴跳如雷,他没有想到这个在自己印象中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女人,居然有这么泼辣的一面。

    他觉得,如果自己要是再不做些什么,今天的脸面就要丢尽了。

    不去理会满头满脑的辣椒油,李安民瞪着猩红的眼睛,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手掌,不过他的手掌还没有挥落,一只有力的手掌就钳住了对方的手腕。

    先前,他可以坐在那里看好戏,但是此刻不能再这样坐视眼前这个男人欺负朱佩佩了,想来经过今天这一幕,朱佩佩对这个人渣也彻底死心了。

    “艹,你妈的给老子松开。”李安民此刻就如同疯狗一般,气急败坏的咆哮着,想要抽回手,却发现自己的手如同被钳子夹住了一般,居然难以挪动分毫。

    “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苏灿笑眯眯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