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发泄
    ,!

    “你特么的找死。”李安民愤怒的另一只手握拳,一拳头狠狠的砸向苏灿,不过苏灿怎么可能让他如意?很是厌弃的看一眼浑身花花绿绿的家伙,苏灿只是一抬腿,一脚丫子就结结实实的落在对方的肚皮上。

    速度太快了,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李安民的拳头都没有碰到苏灿的毫毛,身子就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夸张的倒飞而起,接连砸翻了几张餐桌,而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完了?

    原本准备看好戏的一群食客,都是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这一脚丫子也太干净利落了吧!

    苏灿悠然的收回了脚,看都不看一眼倒地没反应的那个家伙,虽然他刚才出脚看似凶猛,但是他心里有谱,自己出脚的位置还有力道,顶多就是让这个家伙在地上趴个几分钟,如果自己有心下狠手的话,那么一脚丫子足以要那个家伙的命了。

    看一眼满脸灰败戚容的朱佩佩,苏灿心中也是微微一叹,显然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苏灿拉起她,径直向着餐厅外走去,没有任何人阻拦,甚至那个矮胖的老板,都暗自对着苏灿竖拇指。

    直到苏灿离开之后,原本寂静的餐厅径直炸开了锅,不过所有人看向倒在地上的男子,还有傻站一旁的妖娆女子时,并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幸灾乐祸和鄙夷。

    本来在地上装死的李安民装不下去了,脸色苍白的站起身来,拉着一侧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新女友,就向着餐厅外走去。

    不过还没有到餐厅门口,就被穿着厨师服的老板挡住了去路:“慢着。”

    “怎……怎么?”

    “你妈没告诉你吃饭要出钱吗?而且你砸烂了我好几张桌子,钱怎么算?”矮胖的老板双手抱胸,一脸冷漠的开口道。

    “我……我没有吃饭,是刚才那对狗男女吃的,桌子也是他们砸的。”李安民差点没有跳起来,他这是吃打了好伐,哪里有吃饭。

    “没有吗?”矮胖老板讥讽的看一眼李安民和他身边的女子,“我看到你们把我的水煮肉片吃的满身都是,这不会有假吧?怎么着?想吃霸王餐?”

    李安民憋屈的要死,可是面对周围无数人的指指点点,只能忍气吞声,脸上咧开一个难看的笑容:“唐大哥,咱们好歹也是老乡,你看这次就算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矮胖老板一脸怒容,“还有,别***跟我提老乡,谁跟你老乡?我们川省的人虽然长的矮,但是志气不矮,养不出你这种吃软饭还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好!”

    餐厅原先看戏的一群食客都是轰然叫好,却让李安民脸色青红交错……

    远离了那家叫做香辣居的餐厅,直到转到一处僻静的拐角,满脸木然的朱佩佩再也忍不住的蹲地嚎啕大哭。

    一旁的苏灿不知道该如何去劝,任谁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受不了,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认清了那个渣男的真面目,不至于让她越陷越深。

    “我……现在这样子,是不是很可笑。”许久之后,哭泣的朱佩佩抬起红红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灿。

    “失恋了伤心,我能理解!”

    “不,我现在不是因为失恋伤心,是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朱佩佩咬牙切齿,一脸的不忿,“我大学毕业之后,努力的工作,自己省吃俭用,供他上研究生,甚至给他凑留学的学费,可是他居然欺骗我,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苏灿眼珠子一转:“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既然咽不下这口气,那么就要好好的发泄一番。”

    “去哪里?”朱佩佩好奇的道。

    “去了就知道了。”苏灿不由分说的拉起地上的朱佩佩,向着停车场位置走去……

    苏灿带着朱佩佩径直来到了先前的那辆宝马车旁,看着朱佩佩疑惑的眼神,苏灿指着那辆崭新的还没有上牌的宝马车道:“你不是咽不下那口气嘛,正好去把这个车砸了,好好的发泄一下。”

    “砸……砸车?”即便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朱佩佩,此时也是瞪大了眼睛,当看到车子的标志时,不由摇摇头,“这……这不好吧,这车我……我砸不起。”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你的男友……奥,应该是‘前’男友的车,你会不会砸呢。”

    “这……不可能的。”朱佩佩虽然对那个家伙恨的要死,但是她可是知道那个家伙的底细,“我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他家在川省南部靠近云南的穷山沟里,父母亲靠着山上的几片薄田供他上学,他哪有钱买这么好的车……”

    朱佩佩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直直的盯着苏灿,显然想到了什么。

    如果说他拿着自己当初东拼西凑给他的‘留学学费’买的,那么对于他为什么买的起这么贵的车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了,不过自己动手砸了,似乎不太好吧!

    看着朱佩佩依旧犹豫,苏灿不忘在一旁蛊惑着道:“你想啊,他拿着你的钱,买了这么好的车,而且还载着别的女人鬼混,你能忍受的了吗?要我的话,绝对忍受不了。”

    “我……忍受不了。”

    “忍受不了该怎么办?”

    “砸!”

    “对,狠狠的砸!”苏灿在一旁怂恿的道。

    原本犹豫的朱佩佩脸色一点点的坚定了下来,接着咬牙切齿的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对着宝马尾灯狠狠的砸去,就听着哐的一声,碎屑四溅……

    破坏欲就像是野草一样在心头疯长,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尾灯爆裂,前大灯爆裂,四周的车窗,烤漆车身千疮百孔。

    “疯婆娘,你……你知道你特么的在干什么!”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正是迟到一步的李安民。

    看着自己千疮百孔的宝马车,鼻青脸肿,满身狼狈的李安民心在滴血,气急败坏的咆哮着。

    他快疯了,先是被这个女人泼了满头满脸的油水,之后又挨了那个该死的混蛋一脚,离开餐厅前,又被那个该死的老板冷嘲热讽,外加一顿老拳,结果来到这边停车场,却见到自己刚入手没几天的宝马被砸的几乎报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