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我想喝酒
    ,!

    “我在干什么?当然是砸车。”朱佩佩下手的愈发起劲儿了,凭什么用着自己的钱买的车却要给他当泡妞的资本?

    自己得不到,那就彻底的毁掉。

    “你……你快住手!你知道这车值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看着朱佩佩一通乱砸,李安民心疼的满脸哆嗦,气急的跳脚的叫着。

    “赔?”朱佩佩看白痴似的看着李安民,“我砸的是花我自己的钱买的车,凭什么要陪。”

    “你放屁,就你那十几万,不过仅仅够车的首付而已,剩下的几十万都是我用自己的名字申请的贷款!”李安民暴跳如雷,脑袋一热就张嘴咆哮出声。

    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爱车,他一张脸都绿了,自己就算是拿去修整,就这前后几个大灯,加上四周的车窗,恐怕没有十几万也恢复不了原样,可是,现在自己从哪弄那么多钱。

    李安民怨愤的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他却不敢动手,因为在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却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那一脚丫子的痛苦,让他记忆犹新。

    “你果然是一个人渣。”朱佩佩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拿着靠‘出国留学’的幌子从自己这边骗走钱去买了车。

    面对这样一个渣男,朱佩佩忽然对砸车也兴致乏乏起来,穿回已经变形的高跟鞋,一瘸一拐的走到苏灿的身边,不去理会依旧肉痛不已的李安民:“我们走吧。”

    “好。”苏灿笑眯眯的点点头,“不过等等,我先开出来车。”

    “你……也开车来了?”朱佩佩一愣神,好奇的看着苏灿,就见苏灿笑眯眯的跳上身侧敞篷的法拉利,落到了驾驶座上。

    看着那充满流线型的跑车,一旁的宝马就显得纯**丝了,再看看两辆车几乎贴在一起,死死的卡着宝马车门,朱佩佩就立马明白过来。

    怪不得苏灿会知道这辆宝马是那个姓李的,原来之前双方就有冲突了。

    看着那辆火红的法拉利退出停车位,朱佩佩傲然的瞟一眼满脸肉痛的李安民,而后欣然的开门上车……

    “臭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看着法拉利如同炫耀似的咆哮着离去,李安民才敢跳脚怒骂。

    “你说你的这辆车是贷款买的?”就在李安民搜刮着满肚子恶毒脏字的时候,一侧的女人声音幽幽的响起。

    李安民脸色一变,扭头看着一侧神色冷漠的女人,不由咧开一个牵强的笑容:“亲爱的,您放心,那些贷款我们努力工作的话,并不是多大的事情。”

    于是,女人的神色就愈发的冷漠了下来:“我想你说错了,是你努力工作,而不是我们!”

    李安民脸色一沉,不过紧接着还是露出满脸的笑容,连连点头:“好好好,是我努力工作,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李安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女人不客气的打断:“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是我们两玩完了。”

    “为什么。”李安民脸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了,一脸慌张的拉着女人的胳膊,“难道是因为车的事情?你不是说过,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我的车,而是因为喜欢我这个人吗。”

    “是啊,但是我跟你分手同样也不是因为你这辆车变成一堆烂铁,而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了。”女人很怜悯的瞟一眼李安民,接着甩开对方的手,扭头就走,只留下失魂落魄的李安民一个人。

    他感觉他整个人都被这个世界抛弃了,车没了,女友也没了,自己还背负着足以压垮他的车贷……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法拉利在密集的车流中穿梭,苏灿看一眼一侧沉默不语的朱佩佩,轻声的开口道。

    “我不想回家。”朱佩佩忽然扭头看着苏灿,“要不……你带我去喝酒吧,你们男人不都说一醉解千愁吗,我也想尝尝醉酒的滋味。”

    “你就这么放心我?万一喝醉了……”

    “没事儿,你要是真的能将我灌醉,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朱佩佩一双大眼睛看着苏灿,笑的却是满满的生涩,“你也听他说了,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他连我的手都没有摸过,我很干净。”

    苏灿苦笑,虽然这丫头在自己面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过苏灿知道她心中怎么可能如果表面这样无所谓?毕竟是一段经营了好多年的感情。

    如果她真的对那个渣男没有多少感情,那么她也不会省吃俭用,供他吃穿上学。

    不过感情一字,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泥潭,别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苏灿没有再劝,而是车子一拐,离开了原先的车道,既然她想要买醉,自己就陪她吧,免得她一个人去酒吧喝酒,万一要是出事,那就后悔莫及了。

    毕竟这种事情苏灿也没少干,想当初他就是把喝的烂醉的钱秧秧给‘捡’到了快捷酒店,这一招,行内叫做‘捡尸’,专对那些单身喝醉酒的女人下手。

    绝对低成本,高回报。

    对于明珠的酒吧,虽然回国不过大半年,但是对于苏灿而言,绝对如数家珍,怎么说他也是明珠酒吧的采花能手,所以只是几个拐弯,法拉利就在轻车熟路的停稳在一家装饰另类的酒吧外。

    酒吧没有名字,墙面画着各种看不懂的涂鸦,一扇狭窄的门微闭。

    当初苏灿也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么一处酒吧,虽然看着名声不显,连个招牌也没有,不过喝过几次这里调酒师的鸡尾酒,口感不错,而且装饰的也很有小资情调,很适合朱佩佩这样的失恋人士喝酒解闷。

    不过苏灿带着朱佩佩再次来到这个酒吧,眉头就忍不住皱起,因为眼前乌烟瘴气的一幕,丝毫没有前段时间自己来时的那种小资情调,空中回荡的也不再是班得瑞优雅的钢琴曲,而是浓重的摇滚乐。

    吧台后的调酒师换掉了,是一个露着满胳膊纹身,恨不得在脸上刻上我是流氓两字的男子,正如同羊癫疯发作了一般的浑身抽动着,酒吧内原先喝酒的卡座被移除,成为了一个小型的擂台,擂台上,两个流里流气的男子正露着一身的排骨,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擂台下还有一群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混混起哄叫好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