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偶遇焦小娇
    ,!

    苏灿眉头微皱,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眼底,让苏灿脚步也是不由一顿,接着眼珠子惊讶的差点儿没掉出来。

    就在距离苏灿不远处的擂台旁,那些起哄叫好的小混混群中,混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虽然女人浓妆艳抹,嘴里还叼着女士香烟,一副流氓小太妹的姿态,不过苏灿眼神很好,哪怕酒吧里灯光昏暗,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赫然是焦小娇焦大警官.

    她怎么会在这里?

    苏灿心中不由大奇,原本准备离开的脚步也是转移了方向,落向了吧台位置,而身边的朱佩佩,一双眼睛只是带着怯意的看着擂台方向,再看看吧台内那个穿着短袖,整条胳膊纹满图案的调酒师,神色也是有些紧张起来:“苏大哥,这……这里这么乱,要不……我们换一家吧。”

    “没事。”苏灿宽慰的对着朱佩佩一笑,而后对着吧台内的调酒师一个响指:“一杯烈焰红唇。”

    这是他当时在这个酒吧喝到过的特色酒,口感不错,而且酒精度不高,酸酸甜甜,很适合女人。

    “没有。”调酒师头都没抬,声音冷漠的道。

    “那冰火两重天。”

    “也没有。”

    “那你这有什么。”苏灿语气也是有些不爽起来,“你一个调酒师,别跟我说连杯鸡尾酒都不会调。”

    “会。”调酒师瞟了一眼苏灿,而后直接从柜台取过一瓶鸡尾酒,牌子很熟悉,超市货架上十块钱一瓶的rio。

    就见调酒师熟练的打开瓶盖,而后倒入调酒瓶中随手晃两下,倒了两酒杯,送到苏灿和朱佩佩面前:“苹果味鸡尾酒,两杯一百块。”

    “一百块?你这么不去抢!”苏灿一脸的错愕,这种流水线生产的鸡尾酒,超市也不过就是十来块一瓶,也就是这个家伙开了一下瓶盖,在那个调酒瓶里晃了两下,就身价翻了十倍,这也太烟了吧。

    “这就我们不喝了。”苏灿眉头一皱,冷声的道。

    “本店卖出酒水,概不退换。”调酒师眉头一挑,脸色不善的道,“怎么?你们想来店里找茬?”

    “好吧,一百就一百。”苏灿拍出一张百元大钞,端起身前翠绿诱人的鸡尾酒轻轻的抿着,一双眼睛却是斜着看向了擂台方向,经过观察,他注意到了那群混混之中夹杂着几个小青年,虽然如同那群混混一般吊儿郎当,不过一个个眼神警戒,很显然是跟那个焦小娇警官是一伙人。

    再看看焦小娇,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瞄向酒吧的门口方向,像是在等着什么人,看来焦小娇这些人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来鬼混喝酒,而是在执行任务。

    “别东看西看,赶紧喝完滚蛋。”似乎注意到苏灿贼眉鼠眼,吧台内的调酒师不耐烦的拍拍桌子道。

    “酒是需要品的,急什么。”苏灿一个白眼,并不理会对方的威胁。

    朱佩佩小心翼翼的拉拉苏灿的衣袖,她总感觉这酒吧里气氛怪怪的,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不急。”苏灿笑眯眯的看向调酒师身后的酒架,而后指着酒架上的一瓶伏特加,“来一瓶。”

    调酒师看一眼苏灿,再看看一侧的朱佩佩,眼睛微微一眯,不过没有再多说,反手取下伏特加开瓶,送到了苏灿面前:“俄国进口伏特加,一千元一瓶。”

    苏灿只是一笑,随手打开了瓶盖,给自己的酒杯添满,而后悠闲的抿着酒,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盯着擂台方向。

    朱佩佩对那现成的鸡尾酒也没有丝毫的兴趣,倒是对苏灿要的这瓶酒很感兴趣,她看不懂酒瓶上的字母,不过透过瓶子透出的浓烈酒香,显然是烈酒。

    她很伤心,被人欺骗,而且是欺骗了很多年,她想要发泄,而发泄最好的方式自然是大醉一场,所以趁着苏灿看向擂台方向的空档,偷偷的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

    烈酒自然要喝的豪爽,所以她学着电视里的那些男人一样,直接一仰头,一口闷。

    不过酒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可口味美,一口酒入喉,简直如同一把刀一般滑过,接着就感觉自己胸腔如同被点着火一般,一股刺鼻的气息直冲眼鼻,让他一张脸也是红了。

    原来,酒居然是这种感觉。

    第一杯下肚,自己似乎没有醉,而且脑袋还很清醒,朱佩佩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次没有在傻到一口闷,而是一口一口惆怅的抿着。

    苏灿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朱佩佩偷酒喝,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焦小娇那群人身上,正在狐疑他们的此行目的,却在这时发现焦小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酒吧入口的方向。

    苏灿心头也是一动,身子未动,眼睛余光投向门口方向,只注意到此刻的门口,一个戴着烟框眼镜的男子挎着单肩包,向着酒吧的吧台方向而来。

    虽然对方努力的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尽可能的自然,不过苏灿还是看出了那一丝的紧张。

    注意到焦小娇视线投过来,苏灿却是没有躲闪,反而目光迎了上去,还不忘对着女人色眯眯的一笑。

    而注意到苏灿,焦小娇表情也是一变,接着就忍不住呻吟出声来,这个家伙怎么在这里?看着自己的目标已经进入监控范围,他只希望这个家伙不要给自己搞破坏。

    “老板,来一杯二锅头,半斤猪心猪腰子。”烟框眼镜男一屁股坐在吧台座位上,对着调酒师扬声道。

    “没有。”调酒师漠然的道。

    “怎么?看不起人?”眼镜男一脸不爽的从兜中抽出一踏的红色毛爷爷,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老子有的是钱。”

    看着桌子上的一踏钱,苏灿眼睛忍不住就是一眯,同一时间,焦小娇心头也是一紧,藏在耳道内的微型耳麦已经传来手下的声音:“焦队,要不要进行抓捕。”

    “先等等。”焦小娇轻声的道,“慢慢的围拢,不要打草惊蛇。”

    “酒有,心肝肺什么的,一概没有。”调酒师很自然的一手收回了那踏足有一厘米厚的毛爷爷,随手取出一瓶牛栏山二锅头,扔给眼睛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