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你是我老子
    ,!

    先前他注意到了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对着焦小娇动刀子时,他还只是怀疑而已,不过当看到那只属于‘练过’的贼偷特有的手掌,他就愈发肯定了心中的所想。

    不理会眼前这个家伙的苍白的否认,苏灿咧嘴一笑,接着一只手已经摸向了对方微微鼓起的衣襟。

    苏灿的动作终于让男子脸色一变,眼看着对方的手就要落在衣襟上,男子眼底闪过一丝寒意,另一只手一翻,一把匕首已经出现在手掌间,凌厉的刺向苏灿的胸口。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一侧的焦小娇和吧台前的朱佩佩也是忍不住紧张的娇呼出声,而苏灿却是脸色未变,只是原本摸向对方衣襟的手轻飘飘的落向了对方凌厉刺来的匕首,在所有人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的情况下,那原本在男子手中的匕首已经落在了苏灿的手上。

    苏灿的动作随意而流畅,好似对方主动送上来一般,紧接着反手一匕首滑过对方的衣襟,衣衫裂开,在焦小娇的注视下,几本无比眼熟的警官证滑落地面……

    这让焦小娇惊愕的同时,又忍不住羞恼,因为从始至终她们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从他们身上摸走了警官证的。

    很显然,他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落在了这些家伙的算计之中,亏她们还精心打扮,混进来准备来一场一网打尽的好戏,结果却被这群家伙给阴了。

    “大家一起上,给我废了这个家伙。”看着这一幕,吧台内的调酒师眼底也是闪过一丝狠辣,满脸阴鸷的道。

    只是话音刚落,还没等自己手下有动作,就见对方反手一甩,眼前一道寒芒一闪而逝,接着耳边夺的一声闷响,一把匕首已经狠狠的扎在了耳边酒架之上……

    巨力之下,匕首依旧嗡嗡颤抖,看着那匕首锋芒之上,似乎有血丝浮现,紧接着才感觉到脸颊上撕裂的疼痛,僵硬的伸手摸向脸颊,入目却是满手猩红,让她忍不住瞳孔一缩:“血……血!”

    “哎呀,不好意思,又射偏了。”苏灿很是歉意的看着吧台内的调酒师道。

    调酒师真想破口大骂,你丫的当然射偏了,没看到老子脸都破相了!

    “其实我瞄的是嘴来着!”

    “……”调酒师差点儿没有晕死过去,接着就是暗自庆幸,幸好***射偏了,不然自己脸上岂不是要被射个窟窿出来……

    此刻,焦小娇已经捡起了地上的警官证,确实是自己丢失的证件,恶狠狠的瞪一眼苏灿手中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的同时,转身满脸怒容的一把将警官证拍在吧台上,一双眼睛凶狠的瞪着吧台里的那个混蛋:“这是我们的警官证,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调酒师脸色就愈发的难看了,老子当然知道你丫的是真的警察,因为这些警官证就是他安排偷的,原本准备借机废了这几个警察,还能让对方有口难言,这是多么完美的算计,却因为那个家伙的插手而功亏一篑。

    调酒师一双眼睛怨恨的瞪着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接着收回视线不屑的瞟一眼吧台上的几个警官证,又露出了冷笑来;“谁知道这些证是真是假呢?”

    “你!”焦小娇表情又是一僵,满是错愕的盯着眼前这个家伙,“什么意思!”

    “伪造警官证!你说如果我们将你们交给警方,是不是会有奖励?”调酒师阴深深的道。

    “……”

    看着双方僵持,一侧已经微醺的朱佩佩也是满脸紧张,她们只不过是来喝酒而已,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看着四周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朱佩佩摇摆不定的来到苏灿身边,拉着苏灿的手,怯怯的开口:“苏……苏大哥,要不……咱们回家吧。”

    “对,我劝你还是赶紧带着你的小女朋友滚蛋,不然老子保证你走不出酒吧。”虽然眼前这个男子让他看不出深浅,但是现在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四周全都是自己人,这让原本还心头发虚的调酒师又是底气十足起来。

    “是吗?”面对调酒师的威胁,苏灿眼睛一眯,松开了手上的那个小偷,眨眼间已经出现在吧台前。

    调酒师脸上的狞笑一凛,还没来得及躲避,一只手已经手闪电般的伸出,一把抓住自己的头发,而后脑袋不受控制的狠狠砸向花岗岩的吧台台面……

    “咣!”

    一声闷响,花岗岩台面安然无恙,而他只感觉自己一张脸都好似要碎了,满脑子嗡嗡作响,眼前金星直冒。

    他整个人都蒙了,没有想到在自己的人包围下,这个混蛋居然敢动手,而且如此的肆无忌惮!

    呆愣愣的摸摸自己已经歪了的鼻子,许久之后,他才发出痛彻心扉的惨叫:“我的鼻子,嗷,我刚镶的烤瓷牙……”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给我宰了这个废物。”调酒师失去理智的暴跳着,原本围拢四周的手下才回过神来,而后嗷嗷叫着挥动着各种棍棒凶神恶煞的冲上来。

    眼看着场面就要失控,焦小娇就准备鸣枪示警,而就在这时,苏灿却是如同拎小鸡似的一把拎出了吧台内咆哮的家伙,迎向了四周劈头盖脸的砸来的棍棒……

    一时间棍棍入肉,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酒吧,原本满脸凶相的一群小混混动作又是一滞,想动手,又害怕误伤自己的头头。

    而借着这个空档,苏灿举着身前这个肉盾,直接冲入人群,如入无人之地,所过之处哀嚎一片,入目狼藉。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在两女目瞪口呆中,整个酒吧已经人仰马翻,只有苏灿还站在当场。

    伸手一巴掌落在浑身抽搐的调酒师脸上,苏灿呲牙笑着:“刚才当谁老子?”

    调酒师身子不受控制的抽搐,冷汗已经顺着额头津津而下,一双眼睛看向苏灿的时候,已经再没有先前的桀骜,有的只有惊惧:“你……你是我老子。”

    “啪!”

    苏灿又是一巴掌甩在对方的脸上,很傲娇的看着对方:“我没你这么丑的儿子。”

    “噗嗤。”即便是这样紧张的环境中,焦小娇还是忍不住轻笑,不过想到此行的主要目的,紧接着脸色一冷,来到了那个调酒师面前,“说,屠夫在哪里!”

    原本浑身哆嗦的调酒师身子一僵,接着一双眼睛之中满是茫然之色:“屠夫是谁?杀猪的?”

    本部来自看書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