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酒店开房
    ,!

    苏灿没有想到焦小娇居然一直在查这件事情,他不由又想起先前在梅影山庄狩猎场时,宋破军透漏给自己的那些信息。

    难道宋破军是因为知道了焦小娇在调查这件事情,所以给自己故布疑阵?还是确实这件事情里面另有其人,宋破军只是被人利用?

    “你难道有线索?”焦小娇见一旁眉头深锁一脸思索的苏灿,狐疑的道,她差点儿忘记了,眼前这个家伙身份可是颇有些不一般。

    “没有!”苏灿回过神来,呲牙翻白眼,“拜托,我不过是公司的小保安而已,查案这种事情是你们警察的职责好吧。”

    “一个让韩大市长都无可奈何的小保安?”焦小娇不由鄙夷的白一眼苏灿,太虚伪了,再看看对方身边已经醉眼迷离的朱佩佩,焦小娇心中莫名其妙的涌现出一丝烦躁,再没有好脸色给对方,径直转身向着酒吧外就走,“算了,就当我没问。”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看这架势,今晚又有一个少女变大嫂,可怜这水灵灵的一颗大白菜又要被猪给拱了,亏自己对这个家伙居然还有那么一丝丝期待,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

    有跟这个家伙插科打诨的机会,自己还是想想怎么把自己的手下捞出来要紧。

    苏灿只是苦笑的摸摸鼻子,自己好似又得罪了这个脾气泼辣的美女警官了,看着身边已经醉眼稀松的朱佩佩,苏灿也是拉着她离开了酒吧。

    而等着他带着朱佩佩离开酒吧,早就守候在旁的两个警员径直给酒吧贴上了封条,之后一个个飞快的转身上车离去,至始至终,苏灿和朱佩佩都是隐形人一般,没有人多看他们一眼。

    看着车离去,站在酒吧的门口,苏灿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彩,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喝个酒而已,居然遇到了这件事情,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宋破军、苏云明……而现在似乎还要加上韩建国……

    一阵凉风吹过,强忍的酒意上涌,原本就摇摇摆摆的朱佩佩再也忍不住的扑到路边的一颗大树旁,而后就大吐特吐起来。

    这一幕,让苏灿也是收回了思绪,快步上前轻拍着朱佩佩的后背,而朱佩佩却翻身一把搂住苏灿,又哭又闹起来,很显然,醉酒的朱佩佩把他当成她那个负心汉渣男。

    苏灿一脸无语,自己带她去酒吧这么一小会儿,这丫头似乎也没喝多少酒来着,怎么就醉了?

    好不容易安抚的朱佩佩安静下来,正准备询问她家在哪里,好送她回家,却无语的发现朱佩佩已经抱着自己睡着了,这让苏灿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这可肿么办。

    难道……带她回家?

    苏灿赶紧摇头否决,要是自己带她回家的话,不说家里还有个大嘴巴小刀,主要是那个杜贝贝,以那个家伙的秉性,要是知道的话,恐怕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那样一来,自己唯一可做的事情,恐怕就是赶紧打包跑路,要不然,钱秧秧和木槿那些女人肯定会杀了自己……

    最后,苏灿也只能一咬牙,一把扛起睡的跟死猪一样的朱佩佩,向着不远处的一家酒店走去,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等小丫头清醒一些后,再送她回家。

    酒店的服务员显然见惯了这种场面,看着苏灿单肩轻松的扛着烂醉如泥的朱佩佩,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很轻松的开了房。

    好不容易来到了房间,把朱佩佩安顿在床上,正准备开瓶纯净水给小丫头漱漱口,原本倒在床上的小丫头又翻身吐的昏天暗地起来,让苏灿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看她终于安静下来,却见对方胸前已经一片狼藉。

    算了,谁让自己是好人呢!

    在纠结了一番之后,苏灿还是咬咬牙,小心翼翼的解开了朱佩佩外套的纽扣,而后解开了内里白色的衬衣,接下来的场景就开始有些少儿不宜起来了,那带着蕾丝的内衣争先恐后的从衬衣跳脱而出,看的苏灿眼睛都直了。

    以前一直觉得这丫头是跟钱秧秧有的一拼的平板电脑,现在看来,似乎还是很有料的嘛,再褪去朱佩佩的裤子,那修长的腿型,完美的没有一丝赘肉,让苏灿也是直咽口水。

    他真的很想继续欣赏下去,不过他真担心再看下去真的会把持不住自己,干出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毕竟,他可从来不自认自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苏灿最后只能自欺欺人的闭上眼睛,正准备给朱佩佩盖上被子,然而就在这时,原本睡死的朱佩佩一只手飞快的拉住了苏灿,接着,整个滚热妖娆的身子都贴了上来,呓语呢喃着:“不……不要走,我……要……”

    那细腻的宛若羊脂玉一般的娇躯扭动着,刺激着苏灿的神经,那一瞬间,苏灿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一般,身体中,似乎有一只野兽被释放了出来,让他气息也是粗重了起来,却发现原本在怀中妖娆扭动的朱佩佩又已经沉沉睡去。

    “……”

    苏灿忍不住苦笑,这丫头难道是上天派来逗自己玩儿的吗,勾起了自己的邪火,结果又自顾自的睡去了。

    苏灿不确定的摇摇朱佩佩,却发现这个丫头已经沉沉睡去,苏灿只有无语的将朱佩佩放在床里盖好被子,将换下来的衣裤交给服务员送去干洗之后,低头看着高高支起的帐篷,只有苦笑的进卫生间冲个冷水澡降降火。

    之后在确定朱佩佩一时半会醒不来之后,看看时间,苏灿才轻手轻脚的带门离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