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苏夫人驾到
    ,!

    朱佩佩从来没有喝过酒,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眼中的乖宝宝,烂醉之后才知道醉酒的痛苦。

    脑袋如同炸裂了一般的疼,喉咙干涩的好似能够冒出火来,朱佩佩双手无力的支起身子,一双疲惫的眼睛才开始打量着四周,洁白的四壁,厚重的窗帘,洁白的被褥,一切都是无比的陌生,让原本满脑子空白的朱佩佩眼底也是闪过一丝狐疑……

    这是哪里?

    身上似乎还有些冷,朱佩佩习惯性的抓起滑落的被子,不过紧接着整个人都是呆愣当场,因为她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没有衣服,只有一个妞妞罩遮挡住了羞人的部位。

    一声娇呼,朱佩佩整个身子又转进了被窝,一张脸上已经煞白一片,怎么会这样,自己身上的衣服呢?

    朱佩佩拍拍有些胀痛的脑袋,原本一团浆糊一般的脑袋终于清醒过来,她想起来了,自己昨天跟那个渣男分手之后,跟苏灿去酒吧喝酒浇愁,结果喝的酩酊大醉,模糊中似乎记得苏灿在那个酒吧里大打出手,干趴了一堆人,好像警察也出来了。

    之后他们离开了酒吧,好像自己当时吐着吐着就吐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苏灿在脱自己的衣服,当时……自己好似还抱着人家,像个小太妹似的脱人家的裤子……

    想到脑海中那模糊羞人的情节,朱佩佩也是忍不住双手捂住了滚烫的脸颊,朱佩佩呀朱佩佩,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借着酒劲就想占人家便宜?

    不过之后呢?为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就好像是断片了一般?

    朱佩佩摸摸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扭扭身子,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她不由小心翼翼的掀起被窝,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被脱的精光,裤子还在……

    朱佩佩松一口气,可是紧接着,她心中又莫名的有些失落,自己昨晚都那么主动了,他怎么也没有对自己下手?

    难道……自己就那么差劲?

    朱佩佩忍不住拍拍脑袋,自己这是怎么了,满脑子的不干净思想,难道真的是想男人了?

    朱佩佩双手抱着被子,一双眼睛轱辘乱转的打量着房间,看着房间里的装束,很显然这里是一间酒店客房,而在床头柜上,自己的衣服被整齐的摆放着,耸耸鼻子,似乎还飘着一股子洗衣液残留的清香。

    朱佩佩眼睛也是微微的眯起,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不过下一刻,当她的视线落在墙壁上的时钟上时,朱佩佩却是瞪大了眼睛……

    不好,自己上班要迟到了!

    朱佩佩一声惊呼,来不及收起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就已经手忙脚乱的跳到地上穿衣服,而后离开酒店之后,就急匆匆的往公司赶。

    ……

    东电大厦,宽敞的办公室内,苏山安静的听着自己秘书岳茹的关于公司近期各种会议之类的报告,银色的汤勺轻轻的搅动着手中上好的蓝山咖啡,鼻端嗅着咖啡诱人的浓香,眼神却有些涣散。

    直到岳茹汇报结束之后,苏山才好似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一眼岳茹:“你说锦绣连城接管了整个梅影山庄?”

    “是的,今天早上的时候,连城和梅影山庄管理层完成了初步交接,已经开始插手山庄的相关事宜了。”岳茹小心翼翼的看一眼自家的小姐,她发觉,只要任何跟苏少有关的任何事情,总会让大小姐格外的关注,那怕是有关苏少私生活方面的事情。

    似想到了什么,岳茹打开了身边的文件夹,恭敬的将一张支票送到苏山的面前,小声的道:“这是连城小姐派人送来的支票。”

    “三个亿?这又是什么意思?”苏山看着支票上的数字,眉头微皱,接着脸上也是泛起一抹苦笑,“看来他并不想领这个情,这是要和苏家撇清关系吗?”

    想到苏灿的事情,苏山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即便是面对亿万级别的项目签约,都从里没有这样紧张无力过,可是面对苏灿,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替自己妈妈弥补这些年对他造成的伤害,不知怎么样才能让他放下心中的成见。

    苏山随手将桌子上的支票放到一旁,而这时,自己的私人手机铃声却突兀的响了起来,苏山眼底也是闪过一丝疑惑,因为自己的私人手机上只有寥寥几个至亲的电话,会是谁打给自己?

    狐疑的打开手机,只是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苏山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

    这里是明珠机场的接机大厅,贵宾通道外,苏山带着一群人恭敬的等候在一侧,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狭窄的通道,直到视线中,苏明珠带着一干人出现在通道中,苏山已经快步的迎上……

    老妈这一次的突然到来,让苏山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她不知道老妈此行的目的,在此之前她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讯息,不过从先前电话中的语气,苏山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简单,所以她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情,亲自来机场接机。

    “妈,您来明珠,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看着老妈走来,苏山脸上恬静一笑,伸手提过老妈的行李,脸上泛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埋怨道。

    “哼。”面对苏山的笑脸,苏明珠可没有丝毫的好脸色,任由苏山接过行李,苏明珠脚步不停的向着机场外走去……

    看着这一幕,苏山脸上的笑容也化作了苦笑,带着一丝隐忧的跟一侧的岳茹对视一眼,而后带着手下快步的跟在其后,不管是死是活,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封闭的商务房车里,气氛有些压抑,苏山和苏明珠相对而坐,却相顾无言,苏山低着头,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面投透过来的眼神,以及那种无声的质问,这让她心中也是一紧,难道自己老妈已经知道了苏灿的事情?

    许久之后,苏明珠的声音终于还是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苏山苦笑,看来妈妈真的是知道了这一切,不过这样也好,或许她亲自来,会让苏灿回心转意也不一定?

    苏山抬起头,刚准备坦白,却见老妈一脸怒其不争的盯着自己:“你这次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