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让你离开的价码
    ,!

    “我能够感觉得出你不喜欢我。”苏明珠看着苏灿,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同样,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你。”

    “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出现在我眼前?”苏灿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气平静的道。

    “开个价吧。”苏明珠沉默些许,最后沉声的开口道,“你可以开出让你远离苏山的价码。”

    “当初我在医院的时候,就说过,我不希望你出现在苏山的生活中,可是你好像没有遵守当初的约定。”苏明珠静静的道,“这次,因为你的事情,她顶着家族很大的压力。”

    苏灿沉默了,很显然,是因为昨天梅影山庄的事情,让苏山背负了很大的压力。

    苏明珠叹息着道:“你从来不会知道,生活在我们这些家庭中,需要承当怎么样的责任,或许在外人面前,苏山很风光,是那些人口中的富二代,官二代,红三代,可是这个世上,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你想要得到,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她不能犯错,哪怕一个小小的错误,都会成为别人攻讦的借口。”

    苏灿习惯性的摸出香烟,叼在嘴角,想要点燃,不过注意到对面睁着萌萌大眼睛的小满,还是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当他目光再次落在身边这个女人身上的时候,脸上却荡漾着一抹干净的笑意:“我不想被人打扰,你开个价吧。”

    那一瞬间,苏明珠也出现了瞬间的失神,莫名的,那笑容给她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让她那宛如止水一般的心微微一颤,不过紧接着,她回过神来,心头松一口气,而后缓缓的伸出两根手指:“两千万。”

    “好。”苏灿点点头,没等苏明珠从怀中摸出支票,却见苏灿随手从兜里拿出了支票本,熟练的写下金额,签字盖章,而后在苏明珠疑惑的眼神中,那写着两千万的支票被送到自己的眼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明珠眉头微皱,一双眼睛带着一抹威严的盯着苏灿道。

    “给你两千万,一个可以让你远离我的价码。”苏灿笑眯眯的道,语气讥讽的道,“对了,至于苏山小姐,麻烦你回去转告她,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想跟你们这些官二代、富二代有交集,我这样的平头百姓,高攀不起。”

    “还有……”苏灿声音一顿,接着语气冰冷了下来,“我不希望再被人跟踪,这会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如果发生某些不愉快的意外,后果自负。”

    “你!”苏明珠表情僵硬,来之前,他想过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却没有想到最后是这样。

    看着手中的支票,上面的数字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讽刺,明珠一个小保安,什么时候收入也这么可观了?

    “爹地,这位奶奶长的好可怕哦。”一旁,小满一脸委屈的开口道。

    苏明珠嘴角就忍不住一抽,先前这小丫头还叫自己阿姨,结果转眼间就成了奶奶?不过紧接着抓住了这句话中的关键,爹地?难道眼前这小子连孩子都有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请苏夫人先离开吧。”苏灿宠溺的看一眼苏小满,不理会苏明珠的惊讶,声音冷漠的对着苏明珠道,“不要影响我们父女两吃饭。”

    苏明珠感觉自己胸口像是中了一刀,自己难道就已经老到影响别人胃口的程度了吗?

    她不明白,这次来,她真的只是想来好好的跟他谈谈而已,为什么他从话里话外都透出那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就在双方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原本紧闭的餐厅玻璃大门被推开,苏山带着秘书岳茹神色紧张的冲了进来。

    看着急匆匆赶来的苏山,苏明珠神色再次恢复了冷静,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苏灿:“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苏明珠就要收起支票,接受这张支票是她的态度,这代表她接受了他的建议,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样,自己的女儿也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苏明珠握支票的手下一刻,被苏山紧紧的抓住:“妈,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苏明珠温柔的对着苏山一笑,“刚才苏先生给我开出了两千万的价码,一个让我远离他,以及以后你别在打扰他的价码。”

    “不可以。”苏山再难保持脸上的冷静,“这钱你不能收。”

    “为什么?”苏明珠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真的有些生气了,从小到大,女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自己,本来她就反对自己女儿跟这个姓苏的走的过近,而现在,人家女儿都这么大了,自己女儿黄花大闺女,怎么也不能便宜了这个‘二婚’。

    “因为……”苏山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挣扎,“妈,你相信我一次,这钱你不能收,不然……你会后悔的!”

    “后悔?为了自己的女儿以后的幸福,我做任何事情都在所不惜。”苏明珠一字一顿的道,接着甩开苏山的手,转身向着餐厅外走去……

    苏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看着自己母亲离开,苏山唯有满脸歉意的看一眼苏灿:“对不起,回头我再给你解释。”

    苏灿没有说话,只是目送着那个女人消失在视线中,他努力的让自己嘴角勾起一个豁达的弧度,可是连他自己都能够感觉得到那个笑很难看。

    这是在表现一个母亲的护犊心切吗?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可以放下一切的身段?

    可是……为什么,二十五年前,却要把他丢在冰冷的黄浦江边?

    虽然一直告诫自己别在意,可是心头还是涌起一股怒火,突然之间,他有种发泄破坏的冲动。

    “爹地,你是不是生气啦。”小满乖巧的看着脸色难看的苏灿,“要不,我们回家吧。”

    “没有,我哪里有生气。”苏灿深深的吸一口气,努力的将所有的负面情绪压下,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道……自己对她还有那么一丝丝期盼?

    怎么可能!

    苏灿眼底再次恢复了冷漠,自己曾经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在哪里?

    为什么自己牙牙学语的第一个音是‘妈’,为什么回答自己的却是满脸沧桑的老爹?

    老爹已经走了,既然这样,这种冷漠的亲情,他又何必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