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不待这么欺负人的
    ,!

    苏灿差点儿没晕死过去,能将萝卜做的这么有‘劲道’,也只有钱秧秧这独此一家了。

    看着菜刀寒光霍霍,苏灿咧开嘴,努力的让自己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喜,对着钱秧秧竖起敬佩的大拇指:“高,真正的厨艺高手,就是能将素菜做成肉菜的感觉,很明显,您已经登堂入室,开始想厨神迈步!”

    “你才是畜生呢。”钱秧秧勃然大怒,“苏灿,你太过分了,人家为了做菜,可是利用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努力的去学习了,你居然还骂我。”

    “咳咳。”苏灿差点儿没有被嘴里的‘清炒萝卜’给噎死,“厨神,厨师界的大神,不是畜生!”

    “那还差不多。”原本雷阵雨的钱秧秧瞬间阵雨转晴,投给苏灿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既然这样,今天这满桌本姑***劳动成果,你都给我解决干净。”

    “……”苏灿一双眼睛惊恐的瞪大滚圆,“全……全部吃掉?”

    “怎么?你想要糟蹋本姑***劳动成果?”钱秧秧乜着眼睛,瞟着苏灿道。

    苏灿差点儿没有晕死在餐桌上,我类个去啊,地球太危险了,自己还是回火星吧。

    苏灿艰难的抬起头,看向一旁幸灾乐祸的杜贝贝,赶紧能拉下水一个是一个:“那贝贝呢,人家还是学生,学习这么辛苦,我一个人吃完,对她岂不是不公平?”

    杜贝贝没想到这货居然祸水东引,赶紧满脸堆笑的开口道:“不用不用,人家刚才回家的时候,其实已经吃了好多东西了,而且……”

    杜贝贝傲娇的双手托胸,不去看钱秧秧发烟的脸:“人家昨晚上发现,上个月买的妞妞罩又变小了,人家近期正在减胸,要保持食量。”

    “也不怕坠死你。”钱秧秧很不满的瞪一眼杜贝贝,这该死的丫头片子,年纪不大,胸比自己两个加起来还大。

    这让钱秧秧不爽,看向苏灿的时候,眼神就更加的不善起来:“看来你是不准备给我面子了。”

    “给,怎么不给。”苏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觉得自己今晚之后,一定会对厨房有心理阴影,特别是厨房里站着的人还是钱秧秧的时候,绝对杀伤力满百。

    在钱秧秧的监视下,苏灿终于还是妥协了,闭着眼睛,不管什么玩样儿,直接往嘴里塞,好不容易解决了餐桌上菜,苏灿刚准备抬腿开溜,钱秧秧的声音就好似带着魔力的响起:“看来本姑娘的厨艺还不错嘛,居然都吃完了,吃完菜自然要喝清汤清减一下油腻,我去厨房端本姑娘秘制的蘑菇汤。”

    苏灿一听到钱秧秧口中的秘制两字,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想到是清汤,这种没有丝毫技术含量,只需要加水熬开就行,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不过……苏灿还是高估了钱大小姐,当她端着还咕咕冒泡的一碗汤放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苏灿一张脸都绿了,这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浑浊‘清汤’,还在咕咕冒泡,让苏灿忍不住就想起童话故事里,那些女巫嗷毒药的画面……

    不待这么欺负人的吧!

    只是面对菜刀在前,苏灿只能把满肚子的委屈往肚子里咽,喝一口‘酸甜苦辣咸’的清汤,心中就对不仗义的小刀等人一句骂,他决定了,等回头自己一定要让那两个混球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还有那个什么九灯法师,回头一定要把那个秃驴的脑袋敲成释迦牟尼那样满头包!

    一边心中碎碎念,一边解决掉碗里的‘清汤’,苏灿才算逃出生天,赶紧就逃回自己的房间,不然鬼知道那个死八婆还会怎么折腾自己。

    回到房间,苏灿也有些无所事事,没过多久就听见隔壁卧室,传来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大小美女叽叽喳喳的笑闹声,很显然,今晚钱秧秧是没准备回家了。

    苏灿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强大的肠胃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他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有些无所事事起来,随手打开电脑,翻看了一下时事要闻之类的,好增长一下自己的政治觉悟,怎么说自己也是党员。

    不过没看几条,他就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忽然觉得看新闻还不如看岛国小电影提神,想想之后,苏灿又登上了那个不怎么使用的企业号,本以为也是僵尸号,却没想到刚登陆,一阵急促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居然让万能的企鹅号都卡顿了。

    苏灿点开一看,就有些傻眼,那个上次被九灯和尚拉进去的武林仙侠群,信息居然达到了惊人的上万条,看着里面的聊天记录,苏灿却是极度无语,一群玩仙侠游戏的小破孩的聊天群而已,搞的老气横秋的,一个个说话都是半土不白的,里面居然还有文言文。

    而且里面还有人在交流修为等级,什么练气,炼神,入神,还有什么丹药云云,让苏灿感觉这群人就是一群活在仙侠世界的傻逼。

    想当初,苏灿很小的时候,也有一个仙侠梦,确切说是武侠梦,他也期望着自己会成为大侠,随便挥一下巴掌,就十八条龙飞出来,一踩地面,整个人都能飞起来好几层楼高,打架都不用武器,随手一巴掌,对方外边完好,内里心肝肺都碎了的那种。

    不过这都只是幻想,即便是在他自己身上发生了太过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还是不会相信那些幻想世界的存在。

    苏灿准备关掉这个群,顺便退出,却在这时,注意到了一段对话,是群里那个跳脱的唐家十三少跟一个叫铁口仙算的对话……

    “话说,有哪位道友在浙沪一带。”唐门十三少冒头道。

    铁口仙算:“弄啥。”

    “近期我要去浙沪一带游历,浙沪一带的道友请洗白白,做好接客准备。”唐门十三少发出一个坏笑的表情道。

    “说人话。”铁口仙算。

    唐门十三少发出一个得意的表情,“五十年前,我游历雁荡山脉,在支脉靠近浙沪一带,发现一株铁芯兰,如今三十年已过,想来已经成熟,这次我闺女练气凝神,正需要这么一株药引,所以需要一个熟悉浙沪地形的道友引路。”

    “……”

    苏灿看不下去了,这群人不但有病,而且已经并入膏盲,无药可医了。

    五十年前?

    五十年前你丫还是受惊卵吧!

    说的跟自己活的已经七老八十似的。

    本書于看書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