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爱车被砸
    ,!

    苏灿被钱秧秧折腾了大半夜,才被放过,不过天才刚刚亮,又被冲进房间里的杜贝贝折腾醒,让拉肚子快虚脱的苏灿几乎崩溃,今天是礼拜六好伐,有这时间难道就不能让人好好睡睡觉吗。

    “苏灿哥哥,这是我亲自制作的牛奶,要不要试试口感?”杜贝贝满是期待的看着床上瞪着两个烟眼圈的苏灿,手里还端着一碗牛奶。

    苏灿本能的一个哆嗦,没办法,现在只要一提到亲手制作,苏灿就有心理阴影。

    不过为了能够打发走杜贝贝,好好的睡睡觉,苏灿还是接过了杜贝贝手中的牛奶,看一眼,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什么不明物体,耸耸鼻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味儿,苏灿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豁出去的轻轻抿一口。

    原本睡眼朦胧的苏灿眼睛就是一亮,这杜贝贝亲手调制的牛奶,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反而清新爽口,不知道加入了什么植物材料,压住了牛奶本来带有的一丝膻味,透着一股子植物的清香,让苏灿也是忍不住喝了一口又一口。

    “怎么样?口感不错吧?”杜贝贝一双大眼睛满是期待的看着苏灿,等待着苏灿的评价。

    “不错不错,这牛奶里面加了什么东西?以前从来没喝过。”

    “莲蓬。”杜贝贝一脸傲娇的侃侃而谈,“这莲蓬可是我从市场买来的最新鲜的上好莲蓬,你知道莲蓬的作用吗,具有清心明目,治疗糖尿病也有神奇疗效,而将莲蓬榨汁加入牛奶中,我敢说,绝对是独家发明,绝无分店。”

    苏灿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会突发奇想的将莲蓬榨汁融入到牛奶中,不过口感确实上佳,让苏灿又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而且,我已经给我的新发明起好了名字了。”杜贝贝一张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色彩,“就叫莲蓬乳。”

    “噗!”

    原本正在饮缀的苏灿差点儿没被奶给呛死。

    “怎么了?难道这个名字不好听吗?”杜贝贝狐疑的看着苏灿,不明白这家伙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莲……莲蓬乳?”苏灿表情僵硬,接着就一阵反胃,“我靠,麻烦你起名字的时候,看看百度百科。”

    苏灿被这名字恶心坏了,看着碗里原本还觉得可口的牛奶,苏灿就感觉自己的肠胃都在痉挛。

    苏灿在怀疑,难道这段时间,地球麻麻的自转姿势不对吗,不然为毛自己这两天这么倒霉,想自己灿哥,什么时候被人欺负的这么凄惨过。

    懒的给她答疑解惑,苏灿轰走了满脸问号的杜贝贝,原本还睡意十足的他也睡不着了,懒了一会床,最终还是起床,不过刚出卧室,就看着旁边的卧室门打开,杜贝贝满脸煞白的往卫生间冲,路过苏灿门口的时候,还投过来满是恨意的眼神,显然,她回去果然百度百科了。

    唉,果然好奇害死猫。

    苏灿还没有来得及幸灾乐祸,就见钱秧秧也不甘落后的冲向了卫生间,他完全可以想象到两女看到那百度百科里面的图片时的表情,这让被摧残了大半夜的苏灿心情就愈发的好了起来,果然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苏灿哼着小曲儿出了门,去小区外买早餐,回来的时候,就见杜贝贝和钱秧秧脸色发白的坐在沙发上,苏灿眼珠子不怀好意的一转,立马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来:“早餐吃吗?大肉包子,绝对美味。”

    “不吃了。”杜贝贝有气无力的白一眼苏灿道。

    “知道吗,大肉包子跟莲蓬乳,简直绝配哦。”

    “……”

    “算你狠。”

    两女脸色再次大变,又一次争先恐后的冲向了卫生间。

    苏灿很是可惜的耸耸肩膀,自己难道有说错话?

    给依旧还在睡觉的小满丫头留好了早餐,苏灿不等两女从卫生间出来找自己算账,嘴里咬着一个油水四溢的大包子,就离开了家。

    虽然今天是礼拜六,不过苏灿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亲自登门向木槿道歉,女人嘛,就是用来哄的。

    不过,等他来到自己的停车位的时候,苏灿原本轻松的表情却是僵硬了起来,接着一张脸瞬间阴沉如水。

    因为他看到自己昨晚停在那里的那辆法拉利,此刻那原本绚丽的车漆,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火红的车身上,被写满了狰狞漆烟的杀字,四个车轱辘,也不知道被卸到了哪里。

    在几乎被砸报废的法拉利旁,还有一群围观者在指指点点。

    这是谁干的!

    难道是那个李安民的报复?

    还是这车的原主人,那个梅影山庄的胖子的仇敌所为?

    亦或是有人在吓唬自己?

    苏灿脸色铁青,如果是吓唬自己的话,那么这些手段也太过幼稚了,只是虽然威胁不到他,但是苏灿真的还是很生气,难道自己就注定没车的命吗?上次抢了小舅子的车,结果去医院却因为那个院长的儿子,车撞废了。

    这次……看来这法拉利也废了。

    不过这种低劣的手法也太幼稚了,以为这样就会让自己怕了?没有了车,自己大不了打车,不过别让自己知道是谁干的,不然他一定要把对方的五肢卸掉。

    苏灿随手招来一辆的士,上车向着佳人服饰而去,至于那四个轱辘都没有的法拉利,爱咋地咋地去吧。

    苏灿一直觉得,打的的才是贵族般的享受,哪怕出门五步远,也要打的,没办法,谁让自己有钱,任性。

    的士很快到达了目的地,苏灿豪爽的甩出一百块,对着的士司机一脸我是土豪的抛下一句不用找了,接着傲娇的下车径直向着公司走去。

    司机大叔也傻眼了,接着下车就不要命似的追向苏灿,一边跑还一边嗷嗷直叫。

    “are,you这是弄啥咧!”

    苏灿看着这一幕,也是撒开脚丫子就跑,不就是给了点小费吗,至于激动成这样?看这追的,都快赶上百米跨栏的刘翔了。

    司机大叔欲哭无泪,你大爷的,一百五的车费,只给一百块?

    你丫站住,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