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极品杀手兄弟
    ,!

    大汉也是傻眼了,这枪不是准星不准吗?怎么现在又瞄准了?

    然而也就在这发楞的一瞬间,一侧几乎被人无视的焦小娇一个跨步,身子已经出现在大汉的身侧,不待对方有所反应,一招小擒拿,一把锁住大汉握枪的右手,顺势往后一折的同时,一个凌厉的膝顶凶狠的落在大汉的裆上。

    焦小娇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当被当成人质的林芷晴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原先满脸凶狠的大汉,已经如同红皮虾一般,蜷缩在地上抱着裆部哀嚎。

    顺脚将掉在地上的手枪踢远,焦小娇才傲娇的瞟一眼倒地哀嚎的大汉:“别把交警不当警察,老娘也是练过的!”

    “……”本来准备动手的苏灿也是愕然,看着抱着兄弟哀嚎的大汉,苏灿两腿都是一紧,很是有几分同情。

    直到地上大汉哀嚎声渐渐安静下来,抓着白面男子的苏灿才开口:“那……现在咱们游戏继续?”

    “还是上一个问题,你们是什么人?”

    在地上直打哆嗦的大汉不敢犹豫了,赶紧抬起头,刚准备开口,耳边又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自己老大的一根手指再次向后九十度弯折……

    “我忘记了?你们是杀手,杀手的准则就是死也不能出卖委托人!”苏灿一脸我为你们考虑的表情,“我怎么能够让你们坏了自己行里的规矩呢?所以我就不问了,直接丢下悬崖。”

    如果白面男子可以说话,他真想破口大骂,去特么的杀手,去特么的死也不能出卖委托人。

    “等……等等。”倒在地上的大汉浑身都是一个哆嗦,声音几乎带着哭腔的道,“我们说,你问什么,我们都说。”

    “你这样,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苏灿眯着眼睛。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

    “怎么找,也先宁死不屈,然后被我折断五肢,才慢慢的招供,才配当一个杀手嘛。”

    “呜呜,去***杀手,我跟我老哥不过就是看夜场的马仔而已。”大汉哀嚎着道,他真的怕了,眼前这个家伙才是狠人。

    “好吧,那现在我问你答,或许我心情一好,就放过你也不一定!”苏灿心中泛起一丝狐疑,眼前这两个家伙的德行,怎么也跟杀手挂不上边,到底是谁找来这么两个**对付自己?

    苏灿松开了被自己卡着脖子拎着的白面男子:“你先说,叫什么名字。”

    脖子被松开,白面男子忽然感觉原来明珠的空气居然是这样的迷人,狠狠的吸一口气,才结结巴巴的道:“蒋英羽!”

    “讲英语?”苏灿翻着白眼,“hat,you,name!”

    “蒋英羽!”

    “hat,you,name?”

    “蒋英羽!”

    “我擦!”苏灿怒了,一巴掌直接糊在白面男子的脸上,“你丫逗我玩儿是吧。”

    苏灿一脸不爽的看向倒在地上的大汉:“hat,you,name?”

    “蒋……蒋国羽。”

    “……”

    苏灿感觉自己额头青筋直冒,上去对着这家伙就是一顿狠踹……

    “我真的叫蒋国羽!”蒋国羽快哭了,眼看着那四十二码的大脚又要劈头盖脸的落下来,赶紧解释道,“蒋光头的蒋,国家的国,羽毛的羽。”

    “……”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警……警察大姐,你快把我们抓起来吧。”蒋国羽呜噎着对着焦小娇道。

    原本准备出手制止的焦小娇表情也是一僵,接着干脆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瞎了你的狗眼,居然叫老娘大姐?老娘过了今天才十八岁零八十四个月外加五天。

    “谁指使你来的?”苏灿讪讪然的停住脚,冷声的开口道,不过话语刚落,苏灿浑身一个激灵,接着寒毛陡立,紧接着子弹刺耳的破空声呼啸而来。

    狙击偷袭!

    苏灿毫不犹豫的窜向一边,然而躲开之后,才惊恐的发现,对方瞄准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

    “小心!”苏灿怒目圆睁的看着场上呆立的林芷晴,对方子弹狙击的目标居然是林芷晴。

    苏灿想要救,可是以来不及……

    难道……五年前那一幕还要重演?五年前……他眼睁睁的看着狙击手狙杀了自己的老爹,眼睁睁的看着子弹穿过老爹廋弱苍老的身躯,带出一片血光……

    眼看着那带着火焰光芒的子弹就要落在林芷晴的身上,那一瞬间,苏灿脑袋中一片空白,然而也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再脑海深处炸开了一般,一股无形透体而出。

    整个天地似乎停顿了,原本北山风吹的摇摆的树木停滞,原本冲向林芷晴的子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凝滞虚空,如同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而也就是这短暂的停滞,苏灿已经一把扑倒了林芷晴,几乎同时,那暴虐的子弹凶狠的钻入后背,让苏灿也是一声闷哼。

    不过苏灿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露着林芷晴已经翻滚向车后,在那里有一把先前被焦小娇踢飞的手枪……

    手枪瞬间在手,苏灿甩手两枪,原先光亮的汽车前大灯瞬间被打爆,一时间,整个山路陷入了无尽的烟暗中。

    直到此时,在场的所有人才回过神来,焦小娇飞快的躲入了路边的灌木丛,而蒋英羽兄弟两人已经吓的尖叫连连。

    特么的,不是说好了五十万买哪个家伙的命吗,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还叫了别人,想要烟吃烟!

    砰!

    又是一声沉闷的巨响,苏灿脸色难看,这分明是军用狙击的声音,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而急速飞行而来的子弹在夜空中拖出一道宛若彗星,也映亮了原本漆烟一片的山道,苏灿暗道不好,来不及体会后背钻心的巨痛,再次带着怀中林芷晴一个翻滚,几乎同时,原先苏灿所处的位置已经多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弹孔。

    高手!

    这绝对是苏灿回国大半年以来,碰到的第一个狙击高手,即便是当初狙杀苏山的狙击手和狙杀钱秧秧的狙击手,都不及这个家伙,居然可以借着子弹映出的光线,辨别自己所处的位置。

    而且从身边那个蒋家兄弟大呼小叫的声音中也可以听出来,这个狙击高手跟这两个家伙不是一伙的,或许只是碰巧而已。

    苏灿脸色冷冽,而烟暗中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苏灿不动,烟暗中那个危险的狙击高手同样不动,双方都在等待时机……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漆烟山路的远方,响起一阵急促的警笛声,那原先凝重的气息才消散。

    苏灿心中暗暗的呼一口气,暗中的狙击手,终于撤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