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不用给我面子
    ,!

    危险消失,松一口气的苏灿才感觉到了背后透过来撕心裂肺的巨痛,让他也是脸色惨白一片……

    “苏灿……苏灿,你怎么了……血……血……”

    “快,快救人。”这是焦小娇的声音。

    脑袋中似乎一阵天旋地转,周遭的所有声音都好似变的不真实起来,当画面最后的定格,是闪烁的警灯下,一个个警察围拢的身影。

    ……

    医院,高干病房。

    因为胸前中弹,背后同样中弹,苏灿只能侧躺着身子。

    胸前还好说,当时因为有意识的躲避,加上那两个白痴使用的五四手枪冲击力不大,不过是皮肉伤,但是之后面对的可是军用狙击,如果不是他好歹也练过,估摸着自己的后背都要被炸个血洞了。

    想到那恐怖的狙击,即便已经过去半天,苏灿心中还是心有余悸……

    似想起了什么,苏灿原本百无聊赖的眼神也是一凝,就锁定了目标,床头果篮上嗡嗡作响的一只大苍蝇。

    脑海中,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凝聚,紧接着,寂静的空间似乎一荡,而后苏灿就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原本鼓荡着翅膀的苍蝇好似瞬间禁止了一般,凝固在半空,甚至空中挥动着的尘埃也凝固当空。

    苏灿甚至能够看到苍蝇那带着精细纹路的翅膀,还有那几条毛茸茸的腿,墙壁上,那钟表转动的秒针也在那一瞬间停滞……

    这种感觉像什么?

    对了,就如同当时高丽棒子热播的来自星星的你里面都教授禁滞时空的异能一般。

    苏灿心头一颤,紧接着,那如同凝滞了一般的画面再次恢复,消失的嗡嗡声再次传入耳中,而苏灿却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昨晚,他在那千钧一发的关头,脑海中一直没有反应的第三幅图终于激活了,现在他发觉了第三种能力,也明白,正是这种能力短暂的禁锢了虚空,让那子弹出现稍纵即逝的停滞,才让他救下了林芷晴。

    苏灿再次试验了自己的能力,对着苍蝇,空气中的尘埃,甚至对着墙壁上的时钟,知道脑袋发沉,才停下动作。

    脸上的惊喜却是愈发的浓郁,果然第三幅图,让他拥有了一种掌控虚空的力量,而且刚才试验了一下,现在他最多只能让东西停滞一秒钟。

    虽然只是一秒钟,但是苏灿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多加练习,这个时间一定会越来越长,就好比当初自己觉醒第一幅图,掌控四周的东西,也是从最轻的纸张学起,慢慢的,现在已经可以掌控十米方圆之内任何一件东西。

    苏灿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因祸得福,这让原本因为后背受伤心情不爽的苏灿也是喜不自胜起来,而也在这时,就见原本紧闭的病房门响起了轻微的开门声。

    苏灿赶紧闭上眼睛,脸上摆出一副大饼过后憔悴的神情,而透过微眯的眼缝,苏灿就看到一个娇弱的身影提着一个保温桶,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不是林芷晴是谁?

    林芷晴轻轻的将煲好的鸡汤放在一侧的床头柜上,而后坐在病床边,一双眼睛只是默默的看着病床上脸色煞白的苏灿。

    想到昨晚他拼死保护自己的那一幕幕,一丝丝水气就不收控制的泛起,模糊了她的双眼,直到最后,再也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那一枪落在他的身上,可是她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后背时,心却如同钻心一般的疼。

    他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替自己挡子弹!

    幸好那子弹没有伤及主动脉,不然的话……

    他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似乎有滚热的液体滴落,缓缓的滑过苏灿的脸颊,落入唇角……咸咸的!

    那一刻,苏灿的心猛地颤动,他心乱了,一股莫名的心酸怜惜涌上心头。

    许久之后,苏灿才压抑着心中的万般情绪,发出一声看似忍不住疼痛的呻吟,接着缓缓的睁开眼睛……

    “你……你醒了。”林芷晴慌张的擦去脸上的痕迹,满脸紧张的靠上来,看着一脸憔悴的苏灿,“怎么样,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去叫医生!”

    “没什么大碍。”苏灿微微的摇摇头。

    “你每次都是这样。”林芷晴生气的道,“每次受了伤,都是没什么大碍,你……你知不知道昨晚多危险,我不是说了,让你别出来,谁让你出来的,为什么又要替我挡子弹……”

    “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苏灿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有些失态的林芷晴,温柔的道。

    林芷晴声音一颤,莫名的,一股酸涩直冲鼻孔和眼睛:“我……我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苏灿没有说话,只是一只手静静的握住了床边林芷晴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一如当年学生时代的他们。

    林芷晴想要挣脱,可是她真的舍不得,舍不得那种熟悉的感觉。

    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她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两人相顾无言,不过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破了病房难得的温馨,紧接着,不待苏灿开口,房门就被推开……

    “我……我先走了。”林芷晴如同脱兔一般,飞快的抽回了手,慌张的擦去了眼角的泪珠,接着低着头向着病房外就走。

    好事被搅黄,苏灿很是不爽的看着推门进来的家伙,正是焦小娇,在焦小娇身后,还有两个身着制服的警察。

    焦小娇目送着满脸绯红的林芷晴离开,同样很不爽的白一眼病床上的苏灿,这货都已经成这德行了,居然还有时间泡妞?

    不过看着苏灿胸前包扎纱布的伤口上透出的血红,想到人家是因为陪着自己来荒郊野外喝酒,才遭遇这一切的,焦小娇脸上也是露出了关心之色:“现在伤口情况怎么样?”

    看着焦小娇一脸关心之色,苏灿立马很配合的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疼……”

    “疼?哪……哪里疼了。”原先还暗恼这个家伙花心大萝卜的焦小娇脸色大变,紧张的道。

    “嘴巴疼。”苏灿眼珠子一转,接着一脸坏笑,“要不……你亲我一口,就不疼了。”

    “你!”原本一脸焦急的焦小娇表情就是一僵,而跟在焦小娇身后的两个男警员就忍不住夸张的瞪大眼睛,我滴个乖乖,这家伙居然调戏他们大姐大……

    “哈哈,我是开玩笑的,你要亲我,我怕别人以为我性取向有问题。”苏灿没心没肺的大笑,看着焦小娇那副僵硬的表情,忽然觉得这男人婆还是挺可爱的。

    焦小娇一张脸没有发怒,反而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接着扭头看着身后的两个警察:“喏,床上躺着的这货就是昨晚被截杀的受害者,我怀疑这家伙一定做了什么不法的勾当,才惹来了烟暗势力,我觉得应该严查。”

    “咳咳……”苏灿满脸的得意就有些僵硬。

    “恩,不用给我面子,我跟他不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