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居然如此阴险
    ,!

    两个警员面面相视,跟他不熟?不熟昨晚送他到医院的时候,急的都哭了?

    大姐大这玩的都是哪出?

    “咳咳,抽烟?”苏灿尴尬的干咳一声,而后想要摸烟,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病号服,原先的衣服早就不知道被丢哪里去了。

    苏灿抬起头,看看床头的两个年轻警员,咧嘴笑道:“哥们儿,有烟不?”

    两个警员又是一愣,这货都成这德行了,居然还想着抽烟?还有,自己可是警察,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做笔录的。

    毕竟,昨晚上的事情,可不是小事情,局里的局长都知道了,下令必须严查到底。

    “喂,连根烟都不给是吧。”苏灿一看眼前两个小警察,居然连自己这么一点儿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不由白眼一翻,“不给烟,我可不保证会配合你们做笔录。”

    “苏……苏先生,你也听到我们大姐大刚才离开时说的话了,她让我们要严查,咳咳,这个……”小警察也不敢过于得罪眼前这个家伙,毕竟他们当初都是经历过那次佳人服饰钱宇恒绑架案始末的,亲眼目睹过眼前这个男人的凶悍。

    “你懂个屁。”苏灿白一眼对方,“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你怎么知道?”

    “有女朋友的话,就会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无踪。”苏灿一脸悠然的道,“你们大姐大嘴上说严查,心里指不定多紧张我呢,告诉你们两个啊,赶紧给我掏烟,不然等晚上,小心我在你大姐大吹枕边风,好好给你们穿穿小鞋。”

    “枕边风?”两个警察惊悚的瞪大了眼睛,难道……两人都睡在一起了……

    于是,两人就更加不敢摆脸色了,自己要是真的严查,万一惹了大姐大不高兴,虽然自己大姐大现在被‘贬’成了小交警,但是等‘体验交警生活’结束归队,他们还不得被脱一层皮?

    如此想着,两人脸上的表情就带上了一丝谄媚的味道,一人掏烟送到苏灿嘴边,一人摸打火机点着,配合的很是熟练:“姐夫,您抽好。”

    苏灿美滋滋的吸一口,很不客气的一把夺过对方的香烟和打火机,想想又有些心疼的抽出两根烟丢给床前的两个警员:“来,你们也抽。”

    “我……我们就不抽了吧,还……还要做笔录。”

    “你们不抽?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今天这口供就不录了。”

    两个小警察欲哭无泪,这位简直就是大爷,为了能够让这位爷好好的配合,两人也只能配合的点烟,然后三个人围着病床就是一阵吞云吐雾。

    “对了,还不知道两位警官尊姓大名?”苏灿美滋滋的吐一口浓烟,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两个小警察道。

    “我叫李彬。”一根烟果然能拉近男人间的感情,一旁瘦高的警察大咧咧的指着身边敦厚一些的警察介绍道,“他叫王全,我们两个以前都是大姐大手下的。”

    “对了,昨晚那两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苏灿眼珠子一转,旁敲侧击的道。

    “这个……”李彬脸上有些为难,“我说出来,有些违反纪律……”

    “怕什么,我跟你们大姐大都快生米煮成熟饭了,咱们都是一家人。”苏灿挤挤眼睛道,“再说了,你告诉我,我也不往外说,怕啥。”

    “也是。”李彬犹豫着咬咬牙,接着才开口道,“那两个家伙现在也在这家医院救治,我们组的人二十四小时监护,而且我们现在得到的简单线索,那两个家伙只是明珠一家夜店看场子的小混混而已。”

    “小混混?”苏灿眉头微皱,“小混混枪又是哪里来的?明珠什么时候枪支这么泛滥了?连个看场子的小混混都有那玩样儿?”

    “那两个家伙说,有人给了他们五十万买你的命,并且给他们准备了手枪。”一侧的王全开声道。

    五十万?

    苏灿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自己的命,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

    想想紫荆花刺杀榜,想要杀自己的人,哪个佣金不是成千上百万?

    苏灿感觉自己被侮辱了,要是找出幕后主使,他一定要被那个家伙切片喂鱼不可。

    “对了,查出那个幕后主使了吗?”

    “没有。”李彬摇摇头,“那两个家伙说,是现金交易,对方至始至终也没有透漏身份姓名,只知道是一个高高瘦瘦的斯文男子……对了,那两个家伙说,再一次交谈的时候,那个男子接了一个电话,他们听到,电话里一个女人好像叫那个男子小余。”

    “小余?”苏灿眉头微皱,搜遍了满脑子的记忆,似乎也没有一个叫小余的家伙的印象。

    不过从李彬的口中,苏灿还是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这个小余,似乎也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或许那个打电话给他的女人,才是真正的主使。

    只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女人?

    想自己如此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号称三八妇女节之友,从来不会做伤害女人心的事情。

    “对了,那个狙击手呢?”

    “跑了。”李彬回答的很简洁,昨晚他们带着搜索犬山上的时候,只查到狙击枪架设的地方,虽然留下了些许痕迹,但是对方明显撤退的很利索,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而且对方分明很有经验,撤退的时候,还做了气味儿处理,以至于他们调来的搜索犬也被转晕在了山上。

    听着李彬他们的讲解,苏灿心中也是微沉,果然如自己先前所想,那个狙击手跟昨晚的蒋氏两兄弟分别是两拨人,凑在一起或许真的只是巧合。

    相比蒋氏两兄弟,他对那个狙击手却是更有兴趣。

    军用重型狙击枪,这可不是通过烟市能够搞到手的,加上华夏对这方面向来是高压政策,这种东西更加不会流出,难道……昨晚的狙击手是军中的人?

    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更好玩了。

    就在苏灿沉思的空档,紧闭的病房门被推开,原先离去的焦小娇再次回来,不过一看乌烟瘴气的病房,三个家伙一副哥两好似的吞云吐雾,焦小娇脸色就是一僵,接着快步冲到苏灿面前,一把夺过苏灿手里的香烟:“你身体都这样了,怎么还抽烟。”

    “你们两个,不是来录口供吗,怎么自己在病房抽烟也就罢了,还让他一个病号抽烟。”焦小娇生气的训斥着李彬和王全道。

    苏灿很有些可惜的看着自己还有的小半截烟被焦小娇掐灭,咂咂嘴道:“好了,小娇,不就是一根烟吗,他们下次主动给我敬烟的时候,我拒绝就是了。”

    “……”李彬和王全都是瞪大了眼睛,什么叫他们主动给他敬烟,是你丫的威逼利诱,我们不敢不从的好伐,你丫可不能翻脸不认账啊……

    焦小娇不由狠狠的瞪一眼李彬和王全:“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滚。”

    李彬和王全如获大赦,也顾不上还没录口供了,撒脚丫子就开溜,看着这一幕,苏灿心中颇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沾沾自喜,幸好拉着两货下水了,而且自己枕头下面还有存粮,这几天在医院不至于这般无所事事。

    “报告老大,姐夫他藏了我的一包烟在枕头下面……”到了门口的王全转身,一脸正气的敬礼道。

    “……”

    苏灿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我类个去,你丫可是人民警察,居然如此阴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