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一张小卡片
    ,!

    又是一个艳阳天,如丝如缕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在洁白的床榻上洒下点点光斑。

    病床上,苏灿翻看着手上厚厚的一踏资料,眉头微锁,脸现沉思。

    “明珠,去年记录在案一共有一千两百人离奇失踪,这其中不涉及流浪人口,以及明珠流动人口……”

    “殡仪馆每年有百余具无人认领骨灰……明珠牛山监狱每年死刑犯枪决约百人……”

    “明珠医院等待器官移植病人高达数万人……”

    焦小娇最后还是将她们收集的资料偷偷的送了过来,翻看着一组组触目惊心的数字,这些绝对不会呈现在普通人面前的数字,如果关联在一起,或许会组成一个庞大的地下器官买卖。

    苏灿收起资料,不过就在这时,一张不起眼的卡片滑落,让苏灿大跌眼镜的是,这卡片上面画着穿着暴露的美颜女郎,看着就让人热血沸腾,在小卡片左下角写着一串电话号码,很像那些快捷酒店门缝里被塞的那种招小姐小广告。

    难道……这是焦小娇对自己的暗示?怕自己在医院里寂寞?

    苏灿眨眨眼睛,这小娇警官也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而就在他喜滋滋的准备打个电话感激焦小娇贴心替自己考虑的时候,房门被打开,进来的是提着保温桶的林芷晴,苏灿赶紧收起了满脸猪哥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那晚的闹剧之后,她们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彼此选择不同的时间段出现,再也没有发生那晚尴尬碰面的情况。

    而从那晚之后,木槿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的发脾气,每天按时出现在病房,而对于那天的事情止口不提,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

    苏灿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苦笑,他不知道木槿是默许了其她人的存在,还是依旧心中生闷气,等着自己出院了,跟自己算后账。

    “今天怎么样,伤口还疼吗?”林芷晴在床头熟练的打开保温桶,一股诱人的肉香飘入鼻端,让苏灿也是食指大动。

    看着林芷晴忙碌的娇弱身躯,苏灿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柔软,咧嘴拍拍胸口道:“一点儿都不疼了,自从吃了你熬的大骨汤,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壮的像一头牛。”

    其实以他变态的恢复力,当时在住院的第二天,他就已经可以出院,不过发生了那晚惊心动魄的抓女干之后,苏灿被吓虚了,加上这几天众女把自己伺候的无微不至,舒爽的小灿哥简直给个神仙都不换,所以苏灿干脆赖在医院,免得自己一出院,木槿找自己算后账,自己估摸着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知道贫嘴。”林芷晴不由白一眼苏灿,那万种风情,却是让他眼睛都直了,相比七年前,那个喜欢连衣裙,纯净的如同一朵水莲花似的女孩,此刻的她更像是一朵饱满的牡丹,富贵而成熟恬静。

    注意到苏灿那侵犯的眼神,林芷晴俏脸上也是泛起一丝绯红,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而苏灿只是咧嘴嘿嘿一笑,一把夺过林芷晴盛在碗里的大骨头肉汤,一脸幸福状:“能够尝到芷晴专门给我熬的爱心汤,我真想以后一直赖在医院里。”

    林芷晴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慌乱,洁白的贝齿轻咬肉唇,轻声的道:“少……少臭美,我只是给我妈准备肉汤,顺便给你剩一点儿送过来而已。”

    林芷晴不敢去看苏灿的眼神,赶紧故作镇定的去整理床上散落的那些纸张,心中却不由有些埋怨,作为一个病人,自然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才是最主要的,这家伙却还带病忙工作……

    “嗯?”林芷晴手上的动作一滞,一双眼睛已经好奇的看着手边那张不起眼的小卡片,“这是你哪来的?”

    正啃肉骨头啃的不亦乐乎的苏灿心中一惊,想要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正满脑子搜借口的时候,只见林芷晴手中也捏着一张一模一样的卡片。

    这让苏灿也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林芷晴,狐疑的道:“你这是哪里来的?”

    “那天回家的途中,一个男子塞到我手里的,对方说可以提供我想要的东西。”林芷晴同样一脸古怪的道,“本以为是不正经的东西,准备扔掉,可是想到那个男人的话,我还是忍不住拨打了这个电话,没有想到……”

    林芷晴脸上还有一丝震惊:“对方说可以提供肾源,保证正规渠道进入医院,不过要加价一百万……”

    “你也知道,我妈妈一直在等待肾源,不过医院每次的答复都是没有合适供体。”

    苏灿一脸错愕,也来不及啃肉骨头了,一把抓住林芷晴,满脸严肃的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有什么面目特征?”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平常无奇的招小姐小卡片,没有想到里面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你……你抓疼我了。”林芷晴眉头微皱,他不知道苏灿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

    苏灿一愣,接着赶紧满脸歉意的松开手。

    林芷晴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才皱着眉头道:“当时给我名片的那个人,我看不到他的面相,因为那天他带着一个鸭舌帽,而且还带着一个口罩,遮住了整张脸……对了,他带着一副烟框橡胶眼镜。”

    “还有没有别的特征?”苏灿脸色微沉,有些不甘心的开口道。

    “没有了……”林芷晴狐疑的摇摇头,接着似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晚我好奇的打那个电话,对方给我说可以提供肾源的时候,对方那边好像很乱,都是各种嘈杂的声音,对,是酒吧,我保证,你知道的,我当初在酒吧兼职卖过酒。”

    说到最后,林芷晴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当初在那个酒吧推销酒水,因为她而惹出来不少事,如果不是因为苏灿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听着林芷晴的描述,苏灿心中却是莫名一动,烟橡胶框眼镜的男子?酒吧?

    “难道是……”

    他想起来了,当时因为朱佩佩失恋,他带着朱佩佩去那个酒吧喝酒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带着单肩包和烟框眼镜的男子。

    他当时还清楚的记得男子跟吧台里调酒师的对话。

    一杯二锅头,半斤猪心猪腰子……

    苏灿在心中梳理着这一切杂乱的线索,这样一来,似乎事情都明了了,焦小娇可能就是借助这个电话号码,查到了那个酒吧调酒师的头上。

    而现在,想要揪出更大的鱼,很显然,那个调酒师才是关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