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悲催的豹子
    ,!

    豹子吃力的睁开浮肿的眼睛,就感觉视线中天地颠倒,整个脑袋更是一阵充血,要爆了似的,努力的调整视线,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破败废弃的库房,昏暗的光线从窗外透入,映亮了长满杂草的房间。

    看着这一幕,豹子就想哭,自从在锦绣缘被那个烟寡妇扇掉了满嘴金牙之后,他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就是霉星高照,流年不利。

    特别是宋家前段时间的变故,让河南帮没有了宋家这个大靠山,这段时间被杜家势力挤兑的几乎没有容身之所,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的两个小弟居然又被条子抓进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弟犯了什么事儿,今天本想着找找关系,把自己的小弟捞出来,怎么说那两货也是自己远方的表亲,结果小弟没见着,自己刚出警局,就被人套麻袋打晕了,等他再次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被倒吊在这个破旧的库房里……

    豹子觉得自己这的姿势真的好羞耻,怎么说自己也是河南帮的老大,手下吃饭的弟兄也好几百人来着。

    清脆的轮椅压过杂草碎石的声音传入耳中,被倒吊的豹子立马来了精神,努力的抬起脑袋,让自己的姿势尽量优雅一些,而翻转的画面中,首先落入眼底的是一架轮椅,紧接着是端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以及推轮椅的一个老太婆。

    而在轮椅身边,还跟着清一色烟色西装,墨镜耳麦的男子……

    豹子心里就是一个咯噔,在明珠,有这么大阵仗,而且还坐着轮椅的,似乎也只有龙家的那位大少了。

    自从前段时间宋家发生变故之后,龙图的名字,现在在明珠上层可以说无人不知。

    因为道上有传言,宋家落得如此凄惨下场,里面就有龙图的手段。

    只是……他河南帮什么时候惹着这位大神了?

    豹子一脸紧张:“龙……龙少,不知道鄙人什么时候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求您放我一马。”

    “你没有得罪我。”龙图笑眯眯的道,“我请你来,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听着龙图的话,豹子心中就松一口气,不过龙少‘请’人的方式似乎有些另类。

    当然,豹子可不敢有丝毫的意见,脸上努力的露出一脸的笑容:“只是几个问题而已,您说,我豹子绝对有问必答。”

    “认识蒋英羽和蒋国羽两兄弟吗?”龙图优雅的修着手指,抬头瞟一眼豹子道。

    豹子心头就是一惊,难道那两个混蛋被条子抓进去是因为惹了眼前这位祖宗?

    豹子心中已经把这两个家伙祖宗十八代的所有女性都慰问了一遍,脸上却是摆出一脸狐疑的神态:“不认识!”

    “难道这两位是我河南帮里的人?”豹子继续装傻充愣,“龙少,要不您放我回去,我回帮里好好查查,你也知道,帮里兄弟多,我也记不住那么多的名字。”

    “是吗?”龙图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看来是倒吊的时间久了,豹子帮主脑袋充血,记性不太好。”

    “来人,给他放放血。”龙图对着身边的烟衣人一个响指,这让豹子都是心惊胆战,深怕对方拿出杀猪刀就给自己三刀六洞,正准备老实招了,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么有动刀子,而是拿出了一枚注射器针头,然后在他狐疑的目光中,熟练的一针扎在自己的额头青筋上。

    这……又是玩儿哪出?

    豹子瞪着眼睛,就见一道暗红的血线,从针头涌出,简直就像是断了闸的自来水龙头一般……

    “这是0.1的注射针头,你知道它的流速是多少吗?你知道人体内的血液流干需要多长时间吗?”龙图声音蛊惑的道。

    豹子摇摇头,有些结巴的道:“多……多长时间?”

    “我也不知道。”龙图咧嘴笑着道,“正拿你试验一下。”

    “……”

    豹子就想骂娘,但是他不敢,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额头飙出的血线,他忽然觉得有些晕血。

    “现在可以说你跟那两个人的关系了吧?”

    豹子有些犹豫,而还没等他开口,轮椅上的龙图又是一个响指:“上0.3的针头。”

    “……”豹子一张脸都绿了,不待他挣扎,几个彪形大汉一把按住豹子,一个粗大的针头已经扎进了额头的动脉,于是,原先喷涌的血线立马变成了血柱……

    “我……我说。”豹子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了,“那两个家伙确实是我的手下,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做了什么事情,惹您生这么大的气。”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你的两个手下在地下赌场欠了一屁股债?”龙图眉头微微皱起。

    “我……我真不知道。”豹子欲哭无泪,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血飚的太多了,豹子感觉头有些发晕,一边心里怒骂蒋家两兄弟,一边陪着笑脸,“龙少,不知道他们欠了多少钱,我……我替他们处了。”

    “现在已经不是还钱这么简单了。”龙图怜悯的看着豹子,“你知道他们为了还清赌债,答应了一个叫小余的男人的要求,拿着枪去暗杀苏灿……”

    豹子愕然的张大了嘴巴,甚至连脑门上飙血都来不及去理会:“苏……苏灿……”

    这一刻,豹子心里想死,自从锦绣缘之后,那个男人绝对是他心中的噩梦。

    该死的蒋国羽和蒋英羽,你丫工地上搬砖的小工,老子提拔你看夜店场子,居然长能耐了,都干起杀人的勾当来了,老子这次要是不死,一定要把你丫的三刀六洞,挂楼顶风人干,一正帮规不可。

    不过……他娘的,这次自己真活不了了。

    “这么说,你现在连小余是谁都不知道了?”

    “不……不知道。”豹子带着哭腔的道。

    “上0.5的针头。”

    “……”豹子浑身一个哆嗦,直接扯开嗓门嚎了,“龙少,不要,您给我一个机会,求您在苏少面前给我美言几句,我……我一定把那个叫什么小余的家伙翻出来。”

    “我很忙,没多少时间。”

    “三天,三天之内,绝对找出那个姓余的。”豹子哀求着,特别是看到对方拿出足有圆珠笔芯粗的针头,差点儿没吓尿了,“你也知道,明珠的那几个地下赌场,我熟……”

    “一天。”龙图伸出一根手指,打断了豹子的话语,“一天之内,我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那么我就把你沉黄浦江喂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