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锤死挣扎
    ,!

    “混蛋。”

    一道歇斯底里的咆哮夹杂着清脆的巴掌声在宽大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刺耳,韩建国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伸手指着病床旁的老婆,还有身边捂着脸的秘书:“你们知道你们干了什么!”

    “不是那个家伙这次没死嘛,韩建国,你儿子被人废了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生气。”韩克松的病床旁,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冷笑着道。

    “你知道个屁。”韩建国暴跳如雷,“如果他死了,那也就罢了,问题是他没死!”

    “你认为苏家那位大小姐会善罢甘休吗!还有……”韩建国一字一顿的道,“我上次提醒过你,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我呸,韩建国,现在是你儿子被人用桌球爆了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中年妇人也是怒不可及,“事情是我安排人小余去做的,又怎么样,有种你来打我啊,或者你却检举我呀。”

    “你……”韩建国气急,扭头一双眼睛好似要杀人似的盯着自己的秘书,“余军,她一个妇道人家不懂,难道你跟我身边这么多年,还不懂事,你知道你招惹的是什么人!”

    “对……对不起,老板,是……是我考虑不周。”余军低下头,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很好的收敛,低声下气的道,“不过您放心,我安排的那两个人,绝对查不到咱们。”

    韩建国脸色阴沉,他明白了一句真理,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贤惠的女人,而每一个‘进宫’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败家的娘们。

    他现在也只能暗自的期望,余军做的手脚利落,不被人抓住把柄,否则,恐怕自己这个实权的副市长也要做到头了。

    “你下去吧。”韩建国看一眼余军,表情凝重的道,“这段时间,不要再牵扯到这件事情里,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是!老板。”余军谦顺的点点头,而后卑谦的低头退出了病房,直到离开了医院,回到自己的车上,余军一张脸才阴沉下来。

    看着后视镜内,自己脸上清晰的巴掌印,余军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怨毒,那个老东西,居然因为苏灿的事情,而动手打自己。

    自己只是他的秘书,又不是他的佣人,他想打就打?

    不过真的很可惜,那两个废物拿了五十万,最后居然没有杀死那个姓苏的。

    余军伸手摸摸依旧火辣辣的脸颊,接着脸色阴沉的发动汽车离开了医院,同时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那是韩建国在外边养的一个大学生的号码,该死的老东西,你打我脸,老子就给你戴绿帽子。

    一想到那个大学生火辣的身材,每次驰骋的是那个老东西的禁.脔,余军就热血愤涨,那个老东西可能还不知道吧,他的女人早就被自己勾搭上了。

    不过电话还没有接通,突然一辆捷达从侧边超车,突兀的堵在了车前,这让原本还满脸春色的余军也是一惊,飞快的踩下刹车,幸好自己崭新的汉兰达没有追尾。

    余军正准备放下车窗破口大骂,却听着自己的车门咔吧一声轻响,接着副驾驶座上已经多了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

    “你是什么人!”余军脸色瞬间大变,“谁让你上车的,赶紧给我滚下去。”

    “少废话。”男子亮起夹克,露出衣服下黝烟的枪口,“跟着那辆捷达,不然老子一枪蹦了你。”

    看着那黝烟的枪口,余军一个哆嗦,脸色已经煞白一片,他还想要挣扎,可是对方手里已经响起手枪子弹上膛的咔嚓声,这让他也是一个哆嗦,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操控着汉兰达尾随着那辆破捷达。

    冷汗已经顺着额头留下,看着四周的景色越来越荒芜,余军脑袋在飞速的运转,虽然脸上故作镇定,但是那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是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哥……哥们儿,哪条道上的?求财的话,你……你看我给你去银行取钱行不!”

    “少废话。”男子面无表情的道。

    看着那黝烟的枪口又是一抬,余军狠狠的咽咽口水,这一刻,他心真的慌了,对方并不是求财……

    最后,直到天色放暗,昏黄的路灯亮起,车才在一片芦苇丛生的黄浦江边停稳,而那辆小捷达早就没有了踪迹。

    余军从来没有想过,在明珠,除了极尽繁华的外滩,没想到黄浦江边还有这样荒芜的场所。

    在副驾驶座男子枪口的威慑下,余军脸色煞白的爬下车来,江风呼啸着吹乱了他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吹乱了他的心,直到此刻,他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芦苇丛边,闪动着点点灯光。

    慢慢靠近,他注意到了轮椅上的龙图,注意到了一旁卑谦的河南帮的豹子,注意到了那个应该在医院里的苏灿,而且……他还注意到了那个被打的几乎不成人形的地下赌场的老板。

    那个跟他吹嘘手下弟兄七八百的地下赌场的老板,此刻被揍的跟死猪一样。

    余军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在发软,不待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动手,余军就扑通一声软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自以为做的隐秘的那件事情,还是被发现了。

    原本在龙图身边,乖的跟孙子一样的豹子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了余军的身边,恶狠狠的一把就扯住余军的头发:“你妈了个p的,是不是你指使蒋家兄弟,对苏少动手的。”

    豹子不敢不卖命,今天白天的时候,他差点没被放干了血,而自己之所以这么倒霉,都是这该死的混蛋害的。

    “我……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余军不敢承认,看着凶神恶煞的好似要吃了自己死的豹子,余军努力的让自己的脸色保持平静,“你们不能动我,我是市长秘书,是公职人员,你们动了我,应该知道后果。”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灿歪着脑袋思索着道,“确实……揍了明珠市长秘书,挺不好善后的。”

    “你知道就好。”听着苏灿的话,余军也是恢复了一些荡起,色厉内荏的道,“你们最好放了我,或许这次的事情,我会当做没发生过,否则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过……如果这个秘书永远闭嘴了呢?”苏灿笑眯眯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